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171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Your Life -2 (冰夏)

事實上我開始有點後悔放這篇出來,五年前的黑歷史看得我真想去撞牆(X)
我的黑歷史羞恥症候群總是會在這種時候發作起來←
   
 

  Your Life -
 
 
 
 
  02
 
 
  他們沉默地注視著彼此良久,沒有人知道該如何開啟話題,任憑安靜的時間悄聲滑過。
 
  這樣的感覺很微妙,微妙得甚至無法付諸言詞去說明白。
  他們第一次以別人的角度來審視自己,第一次用別人的視野去看待世界。那是種無法形容的心情,有點兒像是在照鏡子卻又不完全是。這比鏡像要來的更加真實卻也使人更加難以信服。鏡裡的倒影畢竟觸摸不著,並且是能夠隨著自己本身的意志而呈現任何動作。但此刻不是。眼前的那個「自己」,變得不是你想笑就笑、想移動就能移動,甚至,你的大腦並未發出任何指令但你的右手卻會擅自抬了起來然後還動作稍顯遲疑地撫摸自己的臉頰。
 
  死亡而靈體脫離的時候大概也像是這樣嗎?差別在於看見的是活生生的肉體還是冷冰冰的屍體。
  不論如何,這終究還是很難讓人相信的,即便事實就這麼赤裸裸地攤擺在眼前。
 
  自己,就坐在自己的對面。
  自己就在自己的眼前默默地注視著自己。
 
  然後,誰都不知道該如何先開口。
 
 
  -
 
  「所以說,這是你自己的報應吧?」夏碎,或者說,有著冰炎面容的夏碎率先打破沉寂。
  「別在我面前提到那兩個字。」然後有著夏碎外貌的冰炎用溫度低涼的眼神瞪了對方一眼。
  「我都沒抱怨為什麼我也會被無端捲入了。」
  「喂、我說你……」
  「嗯?」
  「……別用我的臉做出那種軟弱的表情。」
 
  夏碎先是一愣,然後勾起很淡的笑。
 
  「你才別用我的聲音說出那種兇狠的話,會把人嚇壞的!」
  「不、我覺得你這樣笑會比較嚇人……」
 
  老天他這樣該不會折壽吧?全世界有幾個人有這樣的機會看見自己的臉對著自己笑,而且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平常是如何地被眾人形容是個表情冷厲得像鬼一樣的傢伙。
 
 
  「現在應該不是爭論這個的時候吧?扇董事還說了什麼?」
  「她說,一個禮拜,要是被別人發現的話就得一輩子這樣了。」
  「欸?」夏碎愣了愣,想,還真不愧是無殿的扇董事啊。「倒是、能惹到她做出這些事的你也是相當厲害呢。」
  「嗤!」
  「有沒有辦法連絡到扇董事?其實你只要乖乖道歉……」
  「道歉個鬼!」有著夏碎臉孔的冰炎用很恐怖的表情瞪向自家搭擋。要他去跟那女人道歉,不如要他去死還比較痛快一些。
  「唔、現在狀況對我們不利,你就不能屈就點嗎?」夏碎委屈地說,冰炎忿忿撇過臉顯然不想再看見自己的臉做出那種讓他老大不舒服的神情。然後他很無力地發現,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對上自己的搭檔時自己依舊慘敗。
 
  冰炎拿起手機撥了扇董事的號碼。
 
 
  『唷、臭小子,搞清楚狀況了?』
  「妳這……」然後他正要開罵手機卻被飛快地搶走。
  「喂?扇董事嗎?真是不好意思我家搭檔冒犯到你了。」
  『唉呀、夏碎小朋友,我家臭小子給你添了很多麻煩吧?可多保重,你以後可是要當我媳……』
  「咳、扇董事,請恕晚輩打斷,我是想向您請問有關互換靈魂咒術的解法的。」
 
  話筒彼端的人沉默了片刻,然後給了個一點兒幫助也沒有的答案:『當然是乖乖地撐完一個禮拜囉!你們該不會以為會有單純接個吻就皆大歡喜圓滿落幕這種童話般的美事吧?想都別想。』
 
  「……」
 
 
  「呐、冰炎,」掛上電話扔還給手機主人之後,有著冰炎外表的夏碎難得的嚴肅冷靜,演技而言倒是沒什麼問題了,不過僅僅維持了數秒他又再度勾起了溫和卻散落著森森寒意的笑,然後說:「別對我的身體亂來。」
 
  聞言冰炎頓時語塞。
 
  「……我才要說你。」
 
 
 
 
  * * *
 
 
 
  「啊!學長、夏碎學長。」
  「早啊、褚!」還未習慣過來的夏碎以其制約慣性似的微笑朝來人打了聲招呼,當然,是現下有著冰炎外表的夏碎。
  「咦……」褚冥漾一怔,且久久無法做出反應。
 
 
  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
  學長是吃錯藥了是吧?你吃錯藥了對不對!!
  還是其實你今天起床的時候不小心撞到頭了對吧?!!!
 
 
  ──啪!
 
 
  冰炎──噢當然,我是說現在是夏碎的那個冰炎──即使不是自己的身體他依舊反射性地直接往褚冥漾的後腦杓巴上去,很理所當然地忘記自己正陷入何種處境也全然沒思考過他這一舉動會引起多少人的譁然。
  沒過多久全校便傳遍「一向溫和有禮的藥師寺夏碎今天終於大動肝火並且找了個路過的學弟出氣」諸如此類的謠言。
 
  啊啊、我的形象毀於一旦了。這是夏碎當下極無奈卻也莫可奈何的內心哀鳴。
 
 
  然後真正愣很大的是這位疑似是受害者之一的學弟,不過覽遍全校不管這件事發生在誰身上大概沒有人不為之震驚。
  被夏碎學長巴頭了的他應該要當作極其難得且滿懷感激地欣然接受嗎?
  嗯,好像哪裡怪怪的。
 
 
 
  「不好意思啊褚,冰……夏碎今天身體不太舒服。」在旁人眼裡的那個冰炎用手肘輕輕撞了一下看來怒氣沖沖的夏碎,然後朝著褚有些抱歉地笑了笑。
 
  「……這樣啊……」不,事實上我覺得身體不舒服的是你啊冰炎學長──?!
 
 
  毫不知情的褚冥漾同學看著據說疑似面癱的冰炎學長臉上百年難得一見就算太陽打西邊出來也沒可能出現的柔和微笑,瞬間泛起一陣惡寒。
  老天,他感到雞皮疙瘩都要跳起來抗議了。
 
  然後扮演著冰炎的夏碎見到自家搭檔正準備舉起手來個第二輪巴腦袋懲罰伺候時,便驚得匆匆拉開他順便開啟移動陣扔下一句抱歉我們有事先走了便倉皇離開,留下褚冥漾在原地滿腹錯愕,獨自思考著明天早上太陽該不會就真的從西邊升起吧之類的依舊很沒營養的問題。
 
 
 
  -
 
 
 
  「看來我得要好好教你該怎麼笑了。」夏碎輕輕嘆了口氣。
  「我才要說你別老是那樣笑!搞清楚你現在是用誰的身體。」
  「比起爭論這個,我們首要是先想想該怎麼辦吧。」
 
  像他們這種級別的搭檔偶爾翹個課出任務是司空見慣的事,但真要窩在宿舍裡躲上一個禮拜即使同學不會起疑,上級也多少都會察覺。更何況,他們一致認同,扇董事絕對沒可能這麼輕易就放過他們。整個禮拜足不出戶或者人間蒸發,應該也是她口中「想都別想」的事。要不,他們這一週怎麼都剛好刷不到任何與委託案主或執行地點毫不相熟的外地任務,而課堂又偏偏剛好要交討論報告呢?
 
  為了互相監督對方有沒有粗心大意洩了底,他們這陣子是勢必要同進同出不能分開了。
 
  幾經議論他們決定分散著翹幾天的課,然後固定去課堂上露個臉,只要應對得當且盡可能避開人群,這一個禮拜應該是可以勉強矇混過去的。
 
  「啊,還有,得要躲著那些觀察力和直覺都過分精明的傢伙才行呢。」夏碎說。
  「喔……例如賽塔或你弟?」
  「……呃,差不多。」
 
 
 
  TBC-
 
 
  原發表於2008.7.217.25
  翻修於2013.8.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