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Welcome home (冰夏)

- - -
  
  
  01
  
  他從片場離開踏上歸途時,已是霞彩謝幕星子出巡的時刻。深色大衣外套披上一片華燈的光影,使得隻身走在街口的他更添寂寥的色彩。
  最近老是工作到很晚,為了舊片的重製也為了新一季的開拍,加之零零總總的宣傳行程、座談節目或番外拍攝,近期的工作量已是讓劇組的演員們各個人仰馬翻了。說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點也不誇張,例如現在,微涼的晚風梳過他的髮,他踩著街燈投射在磚地上的一圈昏黃,低頭看見自己的影子在光中剪出一道幽暗卻仍舊焰氣張狂的黑色輪廓,他便再一次意識到,自己又讓那人等門了。
  
  即便,那人此時大概也是如往常一般,在家微笑地等著他吧。
  他的搭檔。
  
  他曾經想,如果幸福可以描繪的話,那麼對他來說,一定就是有著這個人存在的光景了。當然這番心得他是絕對不可能對著當事人說出來。有些事,縱使不說出來對方也是知曉的,然而更大一部分原因,自然是因為如果這麼一表露的話八成又會落為那人手中的把柄而大肆調侃一番吧。他對這一點認知還算相當有自信。
  
  
  不知何時他已站在家門前。找尋鑰匙的同時無數次想像這道門後的那個人,必定早已勾著那抹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笑,準備好要迎接自己。
  
  「我回來了。」
  他轉動門鎖開了門,果不其然那人像是已預知到他的歸來似的,將所有他朝思暮想的一切遞送而來。
  那幅名為藥師寺夏碎的風景。
  
  「吶、歡迎回來。」
  
  
  
  

  02
  
  「今天真晚呢。你看起來一臉倦容吶,拍戲不順利?」
  夏碎從廚房走出來,淺紫圍裙的繫帶繞至身後纏成工整的結,刻劃出他清瘦的身形。要不是他手裡端著一鍋熱氣蒸騰的湯,冰炎其實挺想順著腰際一把將人攬來的。真是可惜。
  
  「主要都是在趕拍第二部的進度,至於舊版重製的部分其實也沒多大更動,不然你以為你可以像這樣悠哉待在家裡不去片場嗎?」
  「哎呀,這麼說起來,第二部劇情進展得如何呢?」
  「怎麼?原來你沒關注?」
  「嗯哼,你知道我很忙的啊。」說著邊脫下圍裙掛回木架上,到櫥櫃取了兩副碗筷才回到餐桌邊。
  「每天待在家裡也不拍片也不接通告的你,我倒好奇你是在忙什麼。」
  「哎、當然是在家作你的賢內助吶冰炎大爺。」夏碎笑了起來,戲謔的成份佔了多數。冰炎雖然喜歡夏碎笑的樣子,然而每當這樣的時刻,他便覺得自己有種不戰而敗被迫認輸的感覺。
  
  「我可是每天都要為了思考幫你準備什麼晚餐菜色而煩惱著呢,還得要顧小孩,不曉得是誰堅持說不要讓小亭上幼稚園。今天可是正巧喵喵她們邀她一起去女孩子的睡衣派對,要不你以為家裡現在會這麼平靜?我可是每天每天都很忙碌的啊,殊不知這位大爺有多難伺候!」故作不滿地抱怨著,臉上卻盡是一展而開的玩味笑意。夏碎演得如泣如訴,好似他是多麼罪孽深重的負心漢一樣。
  
  「夏碎,你現在莫非是在嫌我對你還不夠好吧?嗯?」
  
  「這怎麼敢呢。呵。」
  
  
  

  
  03
  
  他們的生活大抵如此。
  除了那些固定的拍攝工作,以及偶爾需要出較遠的外景差,再不然就是參與各地的宣傳活動。有時假日他們會帶著小亭到郊外野餐兼散心,或者乾脆把小亭交給劇組的同事們照顧,兩人便自顧自向導演請了連休假不曉得消失到哪兒去旅行。
  如果你問那些同劇組的演員們他們兩究竟都幹什麼去了,即便知悉內情最多也只會被引用劇裡所設定的例如『你說那對最強搭檔呀,他們出任務去了喔!』諸如此類的回覆給笑著打發掉。說起來大家還真是默契十足,除了某些落在常模信賴區間外的誤差,比方說,飾演古老精靈的賽塔只會給你一個頗具深意的微笑邊說你長大就會懂了,而重要關係人代表雪野千冬歲則是只報以一計嗤之以鼻的冷哼(是說你到底生什麼氣呢?)。
  
  平常的時候,他們也會一起懶在家裡哪兒也不去,除了在自家書房待上一整天之外,夏碎偶爾也會花上好一陣子時間擺弄那些他種在庭院裡的花花草草,各種可以入藥的植物或者僅供觀賞的花卉。有時他會發現那些庭院裡的植物突然出現在晚飯時間的餐桌上,縱使經過烹調程序的處理而改變了原本的面貌,他仍舊可以依稀辨認(但那東西真的能吃嗎?)。當然,冰炎最多也只是皺起眉頭看著自家搭檔愉快的表情,不打算多問什麼。反正這裡畢竟不是劇中的世界,再怎麼樣應該也不至於出現太超脫常理的東西才對。
  
  總之他們的生活大抵如此。跟他們所主演的戲劇內容比起來,他們的真實生活著實要平靜安穩得多了。沒有老是突然就冒出來破壞世界和平的鬼族,沒有亂七八糟又危機四伏(而且明顯是惡趣味)的學院裡各種危險設定,沒有整天搞得雞犬不寧的劇組主要角色群們沒事瞎攪和等等。沒有什麼陣法、咒術,沒有致命的幻武、沒有珍奇的異獸,更沒有千年的仇恨與邪惡的陰謀。
  
  
  然而還有一點,最為重要的那一點,是在擺脫那些占據了他好一部分生活幾乎都快像是現實人生的戲劇角色束縛之後,他仍舊擁有夏碎。不論戲裡戲外,那個人終究是他所熟識的藥師寺夏碎。
  
  
  

  
  04
  
  「喂,當初導演說要開拍第二部的時候,你怎麼不接?」
  「在說什麼呢,我也是偶爾有去串串場的喔。」夏碎一臉得意,像是那些僅只幾次屈指可數的出場頻率就足已是莫大的成就。以他對夏碎多年來的瞭解,這人肯定是根本想乾脆請導演隨便找個理由發他便當,也好自此有個藉口推託戲約。
  就算一時起意想來個亂入,比起正常人類,夏碎可能更興趣演個幽靈也說不一定。惡質的幽靈。
  
  「你戲份實在是有夠少的啊,害得我幾乎都要自己往返片場了。你甚至連到片場探班也不肯,是鬧什麼彆扭?」
  「不好嗎?我以為你平常就已經受夠我了呢,終於可以逮到機會擺脫我不是嗎?你瞧瞧,有年輕的新進學妹、還有火辣熱情的大姊姊們呢。像冰炎這樣的人肯定很受歡迎吧!」
  
  「……夏碎。」
  「莫非是、對女生沒興趣?那還有你可愛的學弟呀!我看你們走得挺近的,其實可以乾脆……」
  
  「藥師寺夏碎!」
  
  對方聽到他喊出自己的全名(還是惡狠狠的語氣)後,終於是沉默了下來。一雙眼睛透出意味不明的神情,對上他直勾勾的視線。並沒有什麼電光石火交流而過,但他可以肯定夏碎打一開始就是故意要說那些話來惹自己生氣的。對方曾經如此評論:『冰炎他啊,這傢伙實在太容易惱羞成怒。』而偏偏夏碎就是如此深諳他每一個易被觸怒的地雷,仗著他對他的無限寬容,便更加恣意妄為起來。
  但有時他想,這或許是夏碎最大限度的任性了吧。開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順便將那些隱不可見的曖昧或撒嬌或彆扭的控訴與報復,悉數偷偷鑲進字句裡,為的就是看他因辯駁不過而惱羞成怒的樣子。等夏碎覺得玩夠了,才會乖乖收起伶牙俐齒,裝作被他逼得坦白的樣子(當然也會有玩得過火而引火自焚的時候)。
  
  「唉。」結果那人卻只嘆了口氣繼續打迷糊仗。「反正我們又不缺錢,領雙薪什麼的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你知道問題不是這個,這樣下去觀眾都快以為我…」婚外情。這字眼他實在是怎麼也說不出口。
  「嗯?」
  「不,沒事。算了……」
  
  
  「欸、冰炎,你知道嗎?」他伸手支著下巴,凝止的眼神中閃逝了一瞬間的憂傷,然旋即又隱去。
  「不想去片場……我想大概是因為我不想看到你、跟別人親密友好的樣子吧。」
  
  

  
  
  05
  
  「你是指…我跟褚?你明明知道那是劇本和導演的要求,我……」
  「不只吧?反正你很吃得開。」
  「你在鬧什麼彆扭啊?我都不曉得你原來這麼會吃醋。」
  「呵,我要是完完全全不介意,你難道不會擔心嗎?」
  「擔心是不會,因為我有十足把握絕對會讓你介意我。」他直接無視掉對方故作詫異的表情,即使那表情裡頭成份絕大部分是你哪來的自信啊諸如此類的挖苦。「不過,很不爽倒是真的。要是你再敢跟我提起我跟其他人什麼的,那麼我絕對會身體力行付諸行動來向你證明我只有你一個。」他撂下這句聽不出到底是狠話還是情話,而後滿意地欣賞自家搭檔微微皺起的眉和明顯鬆了一口氣的苦笑。
  
  「唉,真是可怕。」夏碎吐了吐舌。
  「哼,下次你可以直接告訴我你在吃醋。」
  「別這樣嘛,至少我聽了你的話接下特典和茶會,也乖乖地把它拍完了啊!而且我是真的不想參與太多戲份,總覺得會喪失一種神秘的美感吶。」
  「你到底想說什麼啊。」
  「唉呀總之,這角色實在沒什麼突破呢我覺得好‧無‧趣‧啊。在我想到有什麼點子可以讓劇情變得有趣之前,實在不想去你們的八點檔裡摻上一腳。呵呵呵呵──」
  
  啊,這就是藥師寺夏碎、他的搭檔的真面目。
  
  到底是誰主張把他的角色安排了個讓人痛徹心扉又無比糾結的悲情設定呢?好讓這人可以那樣理所當然的躲在各種自己描繪的面具之下,上演起一齣又一齣、似真似假的戲碼。
  於是誰都不知道藥師寺夏碎究竟在哪裡,真正的藥師寺夏碎,他那隱藏在層層纏繞的偽裝之下,過於澄澈又敏感的、真正的心情。
  只有他找到了。
  或者說,夏碎只讓他找到了。
  
  
  
  「我倒不介意以後只跟你演對手戲。」前提是導演得要同意才行。
  「呵呵,那介意床戲嗎?」
  
  哎、求之不得呢。「別忘了這可是你自找的。」
  
  
  

  
  06
  
  俗話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他常常想幸好那些都只是虛構的故事,而非活生生的事實。他想真正的自己並不如劇中所刻劃的那樣強悍又堅定,現實中有太多太多是他怎麼也輸不起的,而他相信即便是劇裡的那個他所詮釋的角色,也同樣如他一般深深的執著某些人事物吧。那些重要到他絕對不願意失去的東西。他甚至不願去想像,如果『假設的那一天』真的到來,他該如何去承受這些情感所遺留下來的哀傷。不是笑笑說這只是一場戲啊就能草率帶過的。
  
  
  「有時候我會覺得,還好我們不是真的劇中人。」還好,那不是真實的人生。
  「怎麼說?有方便的符咒、魔法什麼的,不好嗎?」
  「……不好。」
  「哎?」
  
  「我可不想因為種族年齡差距設定這種愚蠢的理由而失去你。」
  
  
  
                        2013.4.27 TBC? (maybe or maybe no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