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的巨人】Happy hunting ground (團兵)

  





  
  Happy hunting ground:[俚語] 死後的樂園。
  印地安人相信戰士或獵人死後的世界是個獵物應有盡有的狩獵場。
  
  
  -
  
  
  里維沿著Wall‧Rose的城牆邊緣來回踱步,被他擦得晶亮的黑皮軍靴剛踩濺出足音便立刻被高處的強風給吹散。他聽見的唯有呼嘯刮過耳邊的風與斗篷翻揚的聲音,以及伴隨風聲傳遞而來的、遠方那些巨人的嘶鳴。
  
  哼,淨是些畜牲。他咬牙切齒地低低罵了一句,隨即想起了前些日子在牆外調查中喪生的隊友們的臉。雖然里維並不真的是個會因為伙伴的死亡而長久消沉的人,畢竟這是早就該做好心理準備並且也隨時隨地都在發生的事。然而面對這些將曾經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戰友們侵吞入腹的異種,他仍舊不免湧起一股恨意。不是感懷某個在戰鬥中喪失性命的特定之人,因為死者多到無以計數,在身邊來來去去的面孔也總是匆促更迭以至於無從記憶。他僅僅只是對這種無力改變的現況感到不滿罷了。
  
  從Wall‧Maria被突破之後已經過了三年了,而這三年間調查兵團不曾怠惰地一次又一次進行牆外的探勘,可每次的遠征帶回的總是慘烈的傷亡和資源的耗損,卻無法與所收穫的相互平衡。他每每自歸來的路途中看見前方領軍的艾爾文在通過人群圍觀的街道時沉默地接受來自四方各種褒揚或責難的目光,以及死去士兵的家屬追問其子女的去向或功勳,他便不可抑止地露出不屑的神情。
  沒有誰比他們更痛苦,然而人們並不會因此更加理解或體諒。他們卻是在為了這樣的人而戰,為了這破敗的世界捐獻自己的心臟。
  
  里維望向有著人類生活著的牆內,從城門延伸而入的那條他們平常列隊行過所走的道路,不像凱旋時那麼擁塞鼎沸,但比起另一邊的焦荒蒼涼而言卻已姑且算得上是繁榮了。腦中浮現前幾日通過城門踏上那條街時圍觀群眾一張張各帶不同心緒的扭曲的臉,他轉而低頭看向自己雙腳底下的絕壁,忽然覺得一陣倒胃。
  
  
  其實不需誰來毀滅,世界早就腐朽不堪。
  
  
  
  -
  
  
  
  「吶,你覺得人類死後,都到哪裡去呢?」
  
  某次牆外調查歸來後,艾爾文突然拋來了這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問題。
  那時他們剛結束弔唁殉難亡者的儀式,無人認領的遺體和遺物、找不到屍骸的就用衣物或照片代替,連同歉疚與敬意全都進了空地上劈啪作響的熊熊火光之中。跳躍閃爍的光影映照著每張圍在篝火邊的臉龐一明一滅,而艾爾文的聲音就在那陣被柴火燃燒的劈啪聲襯托得更加寂然的靜默中幽幽傳了過來。他說:你覺得人類死後,都到哪裡去呢?
  其實在人類歷史上並不是沒有人討論過,只是這議題太不切實際。每次總有太多人死於這些無從咎罪的悲劇裡以至於探討這種哲學問題便顯得毫無意義了。
  
  「天堂或是地獄吧。」雖然里維壓根不信,但書裡都這麼寫的。況且,若是人就這麼死去了卻什麼也沒剩下,那麼肉體最終也只是無所填裝的軀殼,被巨人吃掉或者老死腐化一點差別也沒有。所以他寧可說服自己相信人們死了之後反倒是某種形式上的解脫,靈魂得以前往一個不再叢生著恐懼的處所。他想,死了之後難道還會更慘嗎?
  
  「你相信那種說法?」
  「不知道。你怎麼不用自己的眼睛親眼去瞧瞧呢?我很樂意幫你這一刀。比起被巨人吃掉,死在部屬的刀下要來得有戲劇性許多吧?」
  「我要是死了,調查兵團該怎麼辦吶?你好歹為了全人類想想吧。」
  「……好吧,我會等你老到不得不從這位置退下的時候。」
  「喂喂、你就這麼想讓我去死啊?」
  「你不是想知道死後的世界嗎?去看看那兒是不是如傳說所述真的有打不完的獵和吃不完的食物吧。到時記得託夢告訴我。」
  「打我從地下把你撿回來以後,你的幽默感真是大有進步啊,里維。只是說起話來那張嘴還是跟你的潔癖一樣乾淨俐落,狠毒得不饒人呢。」
  「我說過很多次不要再用『撿』這個字,聽起來活像我是你領養的棄貓。」他瞪了眼那個發出呵呵笑聲的男人,糾正起對方的遣詞用字。「再說,什麼幽默感,我可是認真的喔。與其你被巨人吃掉,不如我現在就解決你。」
  
  「好哇,那就交辦給你一個秘密任務吧!如果我哪天不幸落入巨人的口中,就請你趕在我被撕裂咬爛或滑入胃袋之前把我殺了吧。」
  「你在開玩笑嗎?」
  「對『人類最強的士兵』的你來說,這是很簡單的任務吧?」
  
  「……」里維看著艾爾文笑開的眉眼,以為這只不過是他們那些為了緩解生活的緊張感、平時就在進行著的沒營養對話。然而,換作是里維自己,八成也會這麼希望吧。與其成為巨人的口糧,不如就讓自己最信賴的人親手結束自己的生命。不光關乎肉體撕扯與一刀斃命的疼痛差別,追根究柢,果然還是為了保有尊嚴罷了。
  
  「……知道了,我盡量不讓你感覺到痛的。」
  「呵,謝謝。」
  
  那是個有些涼意卻被火光烘得赤紅發燙的夜。對某些人而言也許是天人永隔無比悲慟的一天,但對他們來說,那不過是與平常無異、又一個不得不將一些事物化作灰燼的日子。
  
  
  -
  
  
  艾爾文被召回王城進行本次牆外調查的會報了,里維暗自為他感到可憐,必須面對那些坐享俸祿的狗官們的嘴臉。其實最初艾爾文的意思是要里維也得參加會議的,然而若是他不肯,艾爾文倒也不勉強他就是了。比起授予特權這種說法,也許身為調查兵團團長的他只是怕里維會無法克制自己去毆打那些盲目愚昧的官員吧。不論是出於哪一個理由,他想,艾爾文果然還是瞭解他的,而他也樂得輕鬆。
  
  已經不曉得第幾次牆外調查了。就結果而言,這次也是一無斬獲。說完全沒有進展倒也不盡然,但卻不是足以向上呈交以堵住那些官員們的嘴的重大情報。艾爾文肯定也是相當頭疼吧,不過里維覺得沒什麼好擔心的,那個被全人類委以重任的男人總是能夠冷靜解決許多棘手的事。艾爾文‧史密斯這個人就像他所發射的那些信號彈一樣,是個能夠讓所有人都甘於追隨聽從的傢伙,並且也總是整個調查兵團的行動方針,也是里維的行動方針。
  其實過去的里維對拯救人類啦、殲滅巨人啦什麼的一點興趣也沒有,在他還只是地下街一個強歸強但始終默默無名的混混時,他才不管這世界怎麼樣、或者即將變成什麼樣子。反正人類終究逃不過死亡一途,差別也只是以如何的方式踏入棺材罷了,殊途同歸。不,也許甚至根本不需要棺材也說不一定,因為有些人連屍體都沒有剩下,就這麼無人知曉地從世界的某處永遠消失了。
  
  但里維才不在乎。
  至今為止究竟為了什麼而戰、為了什麼而犧牲己利投入兵團,對里維來說那不過就是,因為艾爾文要他這麼做。因為艾爾文要他戰鬥,所以他就戰鬥。這麼簡單而已。
  
  
  他在牆的外緣坐下,面對著Wall‧Rose之外那一片被巨人蹂躪踩踏過的荒原。曾經人聲熱絡的市鎮如今頹敗傾塌杳無人跡,遠處有幾隻巨人漫步而過。牆下的世界儼然一片廣袤的獵場,不論牆裡還是牆外,他們有時候是獵人有時候又是獵物,而大部分的人類常常是後者。沒有力量的生物在獵殺的途中只能如螻蟻般無助地四處逃竄。
  
  
  -
  
  
  
  「說起來,那巨人又是怎樣呢?」
  「什麼?」艾爾文皺起眉頭,顯然對里維的提問感到些許詫異。
  「巨人死後跟人類去的是同一個地方嗎?」他只聳聳肩,不耐煩地為題目做了補充。逐漸轉弱的火勢讓他們看不清彼此的表情,只能依憑聲音的語調來想像對方如往常般一臉凜然。
  
  「不會吧,巨人有靈魂嗎?」
  「看起來不像有。」他說。要是巨人和人類死後,靈魂都前往一樣的地方,那還真是連死都無法帶來安寧呢。里維兀自想像著人類和巨人和樂融融相處在同一個沒有疆界的空間中,突然湧起一股想暴打自己頭殼好將那畫面拍出腦袋的衝動,以及對想像這畫面的自己產生一種自我厭惡的作嘔感。「巨人應該不會有靈魂的吧?」
  
  「你別忘了,也有很多沒有靈魂的人類啊。」
  「啊啊,你是指躲在Wall‧Sina裡面那些穿著華服、會走路的豬嗎?」
  「雖然不得不稱讚你精闢的比喻,但我還是要提醒你,可別在外頭這麼說呀。」
  「切。正因為有這樣的人類在,才會使得底層的人民活著比死去還不如。」
  
  他轉向艾爾文所在的方向,此時篝火早已滅得只剩點點的火星,攀在焦黑的餘燼和碳化的乾柴上點綴出比血的色彩還要明亮的紅光。
  
  「如果是你呢?艾爾文。你覺得人類死後會去哪裡呢?」
  「唔,我想應該是天堂吧。」
  「唉呀,想不到你這麼少女心。」
  
  「是嗎?」艾爾文的聲音在空蕩的夜色中顯得更加嘹亮清晰。里維感到對方也正看著他,即便四周濃鬱的黑暗遮掩了絕大部分視線,他仍舊能隱約察覺艾爾文那雙炯然銳利的眼睛在夜裡透著決然的光亮。然後,那個在數不清多少次生死交關的調查長征中帶領軍團越過無數瀰漫死亡氣息的原野、現任調查兵團的團長,在最後一絲火星熄滅之前對他說:「但是你瞧,你所在的地方、就已經是地獄了啊。」
  
  
  -
  
  
  坐在Wall‧Rose牆緣的里維伸直了雙腿而後又重重垂下,用腳跟踢擊灰白的城牆。他冷眼看著牆外的那一頭幾隻不及崖壁一半高的巨人朝他的方向圍了過來,伸長手臂仍搆不著牆頂的獵物卻又不肯走開,聚在牆下發出低低的鼓譟。
  
  是說艾爾文也太慢了吧,那傢伙竟敢讓我等。
  
  里維回過頭凝望那片屬於人類領土的、牆內的土地,霧白的炊煙帶著一股說不出的蒼茫感,在市鎮的上空緩慢騰升然後消散。即使生在這樣充滿恐懼及不安的年代,人們依然照舊生活。恍惚中他突然沒來由覺得眼前浸染在黃昏時分金色霞彩的光輝下、這醜陋又扭曲的世界,偶爾在那為數不多的零碎時光裡竟也難得安靜祥和得可愛。
  
  
  他想起某個一如既往將片段燒成灰燼的夜晚,他的上司用前所未有卻看破一切似的語氣對他說:你所在的地方、就已經是地獄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