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的巨人】橫過曠野 (團兵)

  
  
  
  
  
  
  
  
  【進擊的巨人】橫過曠野 (團兵)
  
  
  01
  
  牆外的風有一種微帶澀澀苦味與淺淺香氣的味道。
  
  里維初嚐這股陌生氣息時是在某個仍有些涼爽的春天。在他被帶離地下街、以驚人的成就結束一連串課程與訓練後、第一次正式加入牆外遠征的行列之前,艾爾文說要先帶他出城去熟悉熟悉環境,好讓他不至於在未知的土地上以及與巨人的追逐中感到恐慌無措。里維對艾爾文的說法感到不滿,他想反駁一句你是在說誰會感到恐慌,然而怒意和鄙視卻壓不下想盡快出到牆外的慾望。他老早就想到牆外的世界一探究竟了,總是被那個男人像要吊盡他所有胃口似的掛在嘴邊的、外面的世界。
  
  以前的里維對這種事情是絕對不會多加感到興趣的,至少於他還身在那處骯髒陰暗的地下時,他從未料想過有一天自己的雙足會踏出這塊囚籠般的安土。許多年以前,當他的嗅細胞與神經束還仍只充盈著地下那些汙穢腐臭和潮濕氣味的時候,突然出現在他眼前的那個高大的金髮男人身上所挾帶而來的陽光味道和青草香,甚至著實令他反胃了好一陣子。明明是個壯碩魁梧的士兵,卻怎麼也沒有半點狐臭汗臭銅臭或者體味血味腥味,甚至沒有其他因在官僚軍隊中打滾求生時所沾染上的世故的味道。
  當時的里維厭惡著那個男人身上對比起地下的腐臭而言過分清新暖熱的草香,卻在更往後的一些時日裡驚訝地發現自己似乎對那些氣味無可抑止地上了癮,再難戒除。
  
  他冷眼瞪視了那個好歹也算是自己上司的男人好一會兒,然後說,知道了,什麼時候出發?
  
  耐心點吶,里維。艾爾文笑著說,私下出牆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呢,況且門也不是說開就開,除非你打算隻身出去不帶軍馬。可是相信我,里維,我們會需要馬匹的。
  
  真麻煩。他微不可聞的嘖了一聲。
  
   
  

  
  02
  
  外面的世界是座沒有邊境的煉獄。
  可是對跟著艾爾文來到城央的里維來說,這世界就像洋蔥一樣,越是往內剝向裡頭,便越是辛辣嗆鼻,刺得眼睛疼痛讓他不想靠近分毫。不是會因此而想要傷感流淚的那種,而是看盡某些身處高位但靈魂卻比凡人還低賤的權貴高官,他便覺得這世界早就無藥可救,刺目得不想再多看一眼。
  
  里維無聲望著不遠處正與駐紮軍團顧守城門的士兵交談的艾爾文,那圓滑老練的話語和微笑讓他覺得自己當年八成是看走了眼才會以為這傢伙跟王都那些狗屁官員們不一樣。
  不……還是有些不一樣的,例如,里維有些慶幸艾爾文並不會用那種公事性質的笑意對著他,否則他不敢想像自己會有多想把那張臉給削下來。
  艾爾文一手牽著兩隻深色鬃毛的馬匹,直挺挺的背脊散發出沉穩幹練的氣質。里維看著男人對駐紮軍團的士兵點點頭,然後轉過身對自己招了招手。
  
  他伸手輕輕拍擊腰間的立體機動裝置,邊緣金屬的冰冷觸感與機體核心的炙燙高熱交織著傳進掌紋肌理透入血液。心裡突然沒來由一陣激動起來,但他的表情仍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終於要去到牆外了。
  這一天終於到來。
  
  
  

  
  03
  
  「聽著,里維,」艾爾文拉低了墨綠斗篷的連帽,順便也將里維的斗篷帽拉上,接著才將一只拴了馬匹的韁繩交到他手裡,一邊叨叨絮絮地囑咐著要他特別注意的事項。「別進行無謂的戰鬥,知道嗎?」
  「……」
  「我們這次出來的目的,不是殺巨人也不是牆外調查,這次只有我們兩個……你在聽嗎,里維?」
  「……在聽。還有,你什麼時候像個老媽子似的說個沒完了?要不要也順便幫駐紮軍團他們擦擦城門如何?」
  「別鬧了,里維。我在說的可是幫助你在牆外頭生存下去的重點吶,好好聽著。」
  「我說了我在聽。」
  
  這回里維倒真的安靜了下來,姑且也可能只是懶得再說些什麼好減省因口舌相駁而浪費的時間。艾爾文又說了些什麼,他有一句沒一句的聽著,十來分鐘便也過去。最後艾爾文又叮囑他:「別忘了,這次出去只是帶你看看而已,可別亂來啊。」然後他們才終於動身啟程。
  
  

  
  
  04
  
  他永遠都記得城門開啟那一瞬流洩而入的強勁烈風。
  
  軍馬飛快奔馳著乘載他們越過廣袤的原野,躲避無數次巨人的追擊。意外地,里維對這些自己第一次在牆外見到的生物並沒有感到多大的恐懼或震撼,甚至比自己早先所想像的還要更為淡定。艾爾文好幾次在路程中回過頭觀察他的反應,他只回以冷冷的目光,那人於是便又放下心似地轉回前方認真於領路。
  里維在顛簸中偶爾抬起眼望見的便是前方艾爾文策馬飛馳的背影,斗篷帽早已被狂風吹扯掉落,未曾被建築物陰影切割的熱烈陽光便這麼直直地落在那人金色的髮梢上,投來一道眩人眼目的反光。
  
  啊,是那個味道。
  
  很久以前,他曾第一次在艾爾文身上嗅見的那個前所未聞的味道。像被午後的太陽曬過,又像某種生長在這片曠野的植物所散發而出的生物香。那個曾經遙遠而清淺的氣息,此刻嵌夾在風裡大片大片宣湧而來,浪潮般一口氣便佔滿了鼻道直至胸腔。
  跟艾爾文身上的氣味有點像,又有些不大相同。那個男人身上的香氣多了一種淡淡的暖意,而這裡的氣息則要再更加如水般溫涼,且多了更多自由奔放不被拘束的味道。
  
  
  他們一前一後驅著馬匹穿越無數小丘與荒原,繞過幾片青色矮叢與岩石陰影,里維抬頭看向遠方那道宛如鑲著條細碎金邊的地平線,向兩端展開延伸至不見邊際的無窮遠處,將天空與地面分成兩半。里維覺得不論朝那個方向奔馳多久,與遠方金色地平線的距離卻始終沒有縮短。他們越追上前,地平線便彷彿越是不斷退後,怎麼也追趕不上、到達不了。一如他們的理想,遠得看似無法企及,他們卻仍舊邁步追逐。
  
  軍馬的腳程很快,不知不覺中,附近漸漸看不到巨人的蹤跡了。里維沒有特地去算他們出城了多久,也不記得究竟走了多長。大部分巨人都聚集在裡頭有人類居住生活的城牆外圍附近,所以他們離城越遠,巨人的散佈就越是零星。但那並不表示此刻他們已經安全。
  
  「里維,來這裡。」
  艾爾文勒緊韁繩讓馬兒趨緩腳步,里維則驅著馬在接近艾爾文右側一步之遙時減速。「幹嘛?」
  
  「怎麼突然停下……喂!!」
  
  斗篷前襟被一把拽了住,太過突然的力道讓里維險些失了平衡墜落馬匹,但好在他敏捷的反射神經令他即時穩住了重心才幸免於難,而罪魁禍首的艾爾文也並不是真的要扯他下馬,甚至細心地為他撐好一個讓他不至於太難受的姿勢。艾爾文身上那股被加了溫的氣味撲天蓋地而來,化作綿密而悠長的吻,掩住口鼻、揪緊心臟。里維一手抵在艾爾文強壯的肩臂,為了不摔落馬匹他只得繃緊肌肉使盡力氣,沒有再多的反抗。
  
  接吻的時候還睜著雙眼很是不解風情,但里維仍舊狠狠地盯著對方。艾爾文閉著眸,里維看不見他那雙深沉如潭水的眼睛,讀不到可能隨那幽潭波光流溢而出的心思和情緒。淺色的細睫微微顫動,更上去一點是習慣擰緊的眉,再上去一些是被風吹得略顯紛亂的髮,髮後則是令人迷炫的光。那陣日光在艾爾文的五官上刻出深深淺淺的陰影,又或者繞過艾爾文的髮間落入他的視網膜,他覺得刺眼於是這才閉上了眼,那人的氣息便更加濃烈了。
  
  
  
  不遠處傳來笨重的腳步聲,由遠至近踽踽而來。艾爾文終於放開了他,順便也幫他穩好身軀回復到正確的乘馬姿態。然後笑著說,「老早就想在牆外這麼做一次。如何,很刺激吧?」
  
  「笨蛋,看你的右方。」
  一只三米級巨人朝他們的方向巍顫顫奔跑過來,約莫距離幾公里遠,尚不構成威脅但里維已雙手摸上刃柄蓄勢待發。「是哪個傢伙說過只是出來看看,還要我別亂來?」他握緊了雙刃,然而刀未出鞘就被艾爾文壓住手背阻止。「哎呀,也差不多該折返了。」他使著韁繩讓馬匹調了頭,放眼量測敵人的距離和速度,並在心裡計算著巨人接近所需的時間以及他們脫逃和回程的路線。
  
  「走吧,里維。在牆外調查前夕王都那幫傢伙找不到人的話,又一波陰謀論要忙著消毒了。被壓著經費很困擾呢,何況我們也沒有那麼多時間跟那幫人周旋。」
  
  
  巨人終於進到了警戒範圍,貪婪地張著嘴垂著涎,還未能觸及便先伸長了手臂撈取空氣,但艾爾文仍舊笑得游刃有餘。他投向里維的眼神如同透明無色的信號彈,在曠野的空寂中炸響一道無聲的火花。里維不由自主地將刀刃握柄上的手掌移到韁繩上,勒緊,調頭。
  隨時準備好拔足狂奔。
  
  走之前他又回頭望了地平線一眼。原本火球一般的太陽已經沉得接近地面,滾燙的溫度也降成溫暖而瑰麗的霞彩,將水平線的碎金邊紋繡上橘紅帶紫的燦亮輪廓。天空與地面的顏色更加接近了些,夕日的暮光如水彩顏料般渲染著模糊了那條劃分兩處的界線,於是那個一路延展到天空深處的「遠方」便看起來更是遙遠了。
  
  「好好跟著我,不會有事的。」出發的暗號捎來之前,里維先聞見這句諾言般的碎語、伴隨而來的香氣與風,以及令人震懾屏息的浩大餘暉。
  他忍不住瞇起了眼睛。「別廢話了,快走吧。」
  
  
  

  
  05
  
  「覺得怎麼樣呢?外面。」
  
  「太短了。」里維指的是這次艾爾文帶他繞過的路程。事實上他們這次到達的最遠處離牆並不算太遠,扣除掉擺脫巨人所花費的時間,也不過正好一個午茶的時光,如果他們有午茶的餘裕與習慣的話。「你當帶小朋友去遠足嗎?」
  
  「只是讓你體會一下牆外遠征的感覺而已,我說過的吧里維。況且既然進入調查兵團,你以後有的是機會,不想去也得去了。」艾爾文眉間皺起苦笑,接過韁繩把馬匹牽回廄裡拴好。「還有,我可不希望你當這件事是遠足,從今以後這可是攸關性命的事,遠足的說法有些輕率呢。」
  
  「那你就等正式牆外調查的時候再讓我出去不就得了?每期新兵沒半百也總有數十人,沒道理只有我需要你特別動用特權讓我戰前觀摩吧?」說觀摩,其實也不過就是騎著馬在牆外頭繞上幾圈再折回來罷了,別說戰鬥了,就連較有致命風險的奇行種都沒見到幾隻。
  
  「嗯,那當然是因為,」艾爾文頓了一下,「唉呀、怎麼說呢,我有想要讓你單獨看見的風景嘛。」
  「你是說你那醜陋的眉毛嗎?」
  「想不到我的眉毛比外頭的風景更吸引你,真是榮幸。」
  「切。」
  
  「怎麼樣?牆外的世界很寬廣吧?」艾爾文伸手揉亂了里維的髮,接著毫不意外地被對方不留情地拍掉。他啐了聲說別把我當小孩,當心我削了你。艾爾文呼了一口氣而後溢出淺淺的笑聲。
  「為了有一天,能夠用自己的雙腳悠哉地在外面的土地上散步,接下來的日子裡,你可得好好努力了喔?」
  「……這樣就想釣我,真是陰險的大人。」
  「謝謝誇獎。」
  「這才不是誇獎。」
  
  

  
  
  06
  
  每次出牆他總是想要去到更遙遠的地方。
  他想去到那個帶著香氣的風吹拂而來的處所,想去金色地平線那端,有什麼東西在遠處閃閃發亮,連帶也讓里維遠眺的眼眸中燃動著憧憬的光。
  
  艾爾文有時候會懷疑自己當初這麼做究竟是好是壞。每當他下令收隊回城的時候,里維總是說,不夠遠,我們還沒挺進到極限不是嗎艾爾文?這讓他著實有些困擾,畢竟為顧全整個大局,也有不得不以退為進的時候。可里維這傢伙,壓根不曉得什麼叫做退縮,拜那如牆一般高的自尊心所賜,又或者拜那強悍而壓倒性的力量所賜,里維這個人便是為了進擊而生,為了往前突破邁進而生。
  他是人類的希望。
  
  艾爾文當初就只是想收服里維的信任罷了,順便也有些略帶私心地想帶著里維一同體驗在原野騎馬飛馳的浪漫以及私奔的樂趣。殊不知,他現在得開始煩惱該怎麼讓那個不甘受人控制的里維安分下來了。
  好在,艾爾文想,好在那個任性的里維還是挺聽他話的。
  
  「喂,艾爾文……」
  「乖一點,現在不是時候。」
  
  看來他得好好擬定一下馴養幼獸的教育計畫才行。
  
  




  2013.6.9 - - - -
 


 

團長馴獸師啊根本wwwww

期末還沒結束,雖然我說要先趕報告沒多的腦漿可以寫文,結果還不是耐不住性子寫了──(艸)
最近好寂寞喔、各種(ry
終於好好地認真寫一次團長和兵長,卻還是抓不到人物,嗚噢噢噢噢到底──!
團兵對我而言真是個矛盾的CP,糧食貌似不少卻也不多,
然後進擊的衍生故事真是不好寫啊,真的該繼續自耕下去嗎...(遠目)

原作什麼都還不明朗,另外我最近邊看邊覺得這跟某個什麼作品的路線貌似有點像啊...?
等等不就是鋼鍊嗎?!!!
感覺核心就是整個有問題的啊,官方高層們──!還有愛蓮(新注音你)他老爸讓我想到霍恩海姆。
接著我腦中就冒出了歸鄉三人組對著醫生把拔喊父親大人的畫面......(快停止)
簡直──!(怎樣)

以上腦子抽筋亂七八糟的發言,
總而言之,感謝點閱,然後感謝有看到這裡的各位!(鞠躬)
當然,若是有同好肯跟我聊聊天發發廚我會很開心的(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