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的巨人】Cage (團兵)


   - - -
 

 
 
  
  這世界儼然一座幽寂的巨大牢籠,誰都在試圖掙脫。
 
  
  ※
  
 
  黑亮外殼的鋼筆在艾爾文伶俐擺轉的指頭間跳躍,以拇指為輔而重軸為心,一路從食指溜到小指,然後又從指尾溜轉回來,反反覆覆,偶爾靜止。沉思的時候他會不自覺地用筆尖敲擊桌面,長年積累下來於是他的辦公桌右半邊手腕攻守範圍可及之處總是零星散佈著沾有藍墨的坑洞,斑斑點點如深墨色的星圖。
  
  時鐘指針用比他轉動筆桿的速度還要慢上萬分的步伐旋過一圈,弧度優雅而從容無聲。
  
  當他又再度毫無自覺地往桌面植下一顆新星時,里維正巧行經他的門前,沒特意放輕腳步躲避他敏銳聽覺的追擊,卻匆匆奔過彷若怕被捕捉。艾爾文在里維的身影完全閃過門口從視線中消失前喚住他,跫音噤聲之際窄窄的門框視野正好餘下他來不及收起的一截腳踝。
  
  里維人不在軍團裡的時候艾爾文往往會把自己的辦公室門大大敞開,那麼他便能在對方回來後路過他門前時精準地揪住他,半哄半命令地將里維拐進辦公室裡。
  這麼做的成效極好,即便少了些隱私但他並不介意。艾爾文看著隔了張寬闊桌面站立於自己跟前的里維,慍怒卻試圖壓抑的雙眼與自己隔空相望,他的心情便好了起來。那麼丁點兒門框一般寬的隱私剝奪,在權衡了獲利之後便也不被他放在眼裡了。
  
  
  
  「你去哪裡了,里維?」
  「……」
  「里維?」
  「嘁,你也管真多。」里維哼了聲,但涼冷的眼神比不過艾爾文的低溫,那雙未達冰點卻凍如冬霜的藍,像欲把他整個人囚入深水底下的牢,永生永世都無法逃跑。里維別過視線聳聳肩說,「街上。」
  「打架了?」
  「沒有。」
  「我想也是。應該是對方單方面被你修理吧。」艾爾文的那雙冷藍被笑彎了弧度,折射著日光閃爍如細細的月勾。視線直指里維手背上突出骨節的擦傷,以及衣角邊緣那塊明顯曾被嘗試洗刷的灰色汙痕。
  里維側過身遮住了襟擺上的汙斑,瞪上他的眼睛時小聲碎念了句:看什麼看,你是眼睛抽筋嗎艾爾文?話語的尾音卻在對方無聲的注視下默默嚼進了嘴裡,換來艾爾文一陣難掩的笑。
  
  他想里維肯定是早已被自己的制約給鎖死,即便他實際上並沒有直接或間接做出什麼幽禁之類的舉動。艾爾文只是偶爾、會在那些他們相遇之後的無數個變得熱鬧的日子裡,對里維時而嚴厲警醒時而柔性教育,然後更多的化作輕撫或指爪或紫羅蘭色的咬痕,像他桌上那些深藍墨點連線繪出的星象,又似播種般飽含愛意地密密植株上平坦光潔的土壤,它便兀自茁壯成纏繞的樹藤,把他們都緊緊捆住。
  
  
  
  「里維,你就待在這裡吧。」沉默良久的艾爾文突然說,「待在我的身邊吧。不論是Sina裡的王城還是Maria外的原野和海,只要你想,我都會帶你去。」
  
  他堅定又霸道的語氣彷彿構築牢獄的鐵,敲出鏗鏘有力的聲響令里維倏地動彈不得。打自最初馴養了一頭野生的獸開始,艾爾文本身便是一座寬闊而堅實的囚籠,要把里維的一切都網羅進自己那片暖金色的星辰裡。
  
  「所以,里維,待在我身邊吧。」
  
  
 
  2013.7.5 -
  



-  -  -

啊啊,跟人說著進擊太火紅我有點無力,卻還是在更新著團兵...人生到底還能多矛盾呢(捂臉)
怎辦啊該剁掉手指嗎──?!(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