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的巨人】Astray (團兵)

   
  
  ※ ※ ※
  
  
  
  - Astray 歧途
  
  
  里維很早就認識艾爾文這個人了,至少比大家所想的還要早上一些,甚至比那個男人披上軍服立下功勳或者升任團長零零瑣瑣之類,還要來得更早。里維正式進入調查兵團之前,以及之後,他漸漸查覺到艾爾文這個人各種細微的轉變,比如他的眼睛從最初天空一般的澄澈晴朗,變成了一種染上雨水味道的雲,但還是藍色,深沉濃鬱的藍色。或者另一種藍,他只在書裡頭讀到過一次,是牆裡的數十條運河加起來都無可比擬的顏色。遠海的幽藍色。
  那本書是艾爾文帶給他的。厚而硬實的精裝書皮鐫著燙金的藤花,鎖著一個遙遠的夢。
  
  這個男人的轉變不只如此。比方說,他會開始跟里維講起兵團裡的生活。關於他還是訓練兵時的往事,或者他進入軍團後如何避過上司耳目偷偷摸摸地來到地下街與里維見面。艾爾文老愛笑著說,他們活像是出來偷情。話甫說完,腹部便淪為里維腳底板踢擊的標的。
  
  又或者譬如說,艾爾文會開始在他不注意的時候親吻他,有時候是點水般在頰邊偷個香,偶爾不客氣地直接蓋上鼻息奪走他的呼吸,更往後一些的日子,艾爾文學會了濃烈的相濡以沫,交纏著彼此彷彿要將對方吞融進自己的身體裡,緊緊地好似壓得肋骨都要斷裂生疼。等到里維終於也進入了調查兵團,他們便開始花上更多個難得空閒的夜晚與床枕嬉戲,在純白被褥上留下不可勝數的皺褶和水漬都不捨止歇,爾後滾落一地旖旎春光。
  
  
  
  里維偶爾會懷想這一路上究竟是誰先帶著誰走上這遙遙的歧途,放眼向前看不到未來而回頭盼顧又望不見過去,懵懂間他們已經走在這裡,沿路盛開了以蘸血代墨恣意揮毫的風景。悽愴的哀鳴如歌。
  
  記憶在海馬迴的彎鉤裡迷了路,破碎的畫面像神經元間跳躍的電流般閃出白亮的光。他想起某次他們一起走在陰暗街道的蜿蜒迴路裡,他不曉得突然哪根筋兒不對似的毫無反抗地讓艾爾文牽著,對方覆蓋著厚繭的粗糙掌心上佈滿了深如溝壑的刻紋,尾端開成一分為二的岔路。里維的指腹細細循著那些紋理行走,彷彿要將那人掌裡的圖騰也紋進自己大腦皮質的摺痕中,收藏成刻骨的幟。
  
  領頭的艾爾文突地停下腳步,里維在傾身撞上儼然一堵高牆的男人前急急煞住身子,唯獨交握的手心扯得更加死緊,他的摸索在掌紋的岔口前被掐斷。里維張口正欲開罵,抬頭卻被那一片碧空似的深藍給淹沒住呼吸,話語在其中溺斃成透明的氣泡,出了口便無聲。
  
  艾爾文說,「你瞧,里維。這裡開始有兩條路。」他高大的陰影遮住了前方的視野,里維仍能分辨一邊是通往街外的明媚陽光,另一半則是銜接幽暗街道的更深處。他再熟悉不過的地方。艾爾文問他,「如何?你要選擇哪一條路呢?左邊,還是右邊?」
  「這是在幹什麼?打啞謎?」
  「之後我會升任調查兵團的十三任團長,老頭說他已經能放心交給我。但我就不會再過來這裡了。」他的嗓音像被日光曬暖了喉,溫柔而低沉。「里維你呢?你的決定呢?」
  「你的意思是要我跟你走?」
  「那是再好不過的情況了。但,當然,我不會勉強你。」艾爾文讓出了道,讓里維能夠更清楚看見眼前分了歧向兩邊延展而出的路口,一明一暗強烈對比,通過這個路口就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金髮男人站在透滿光亮的左邊,整個人像要溶進身後那片燦暖色的背景裡,稍不留神便要消失。里維望了眼幽暗無光的右邊,石磚疊嶂與斑駁渾濁的褐色和灰色不規則地交繪成更深的黝暗,像極了他身上的顏色。
  他躑躅不前,好似腳底生了根。
  
  「還是說,你對未知的世界怕了嗎?」艾爾文說,就像人們恐懼的其實不是死亡本身,而是對死亡的無知、對牆外世界的無知。巨人並不可怕,人們惶惑的,是對巨人以及牆外的不瞭解與不安全感,而寧可死守這沉寂了百年的和平。他說,他們調查兵團的任務就是去理解它,不明白就想辦法弄明白,以便將來真有那麼一日人類醞釀了足夠的力量後予以反擊,那時調查兵團的犧牲與收穫便會是人類最強的後盾。
  
  「混帳,我怎麼可能會害怕呢。」里維趾高氣昂彷若不可一世,他說,「我都還沒親眼瞧瞧你在牆外遇到巨人嚇得尿褲子的蠢樣啊。」
  「很好的回答。」艾爾文笑了,瞇起一彎藍色新月像遠古東方的神秘符號,無從解讀。「里維,加入調查兵團吧。以你的資質,要不瞭多久就能跟我並肩同行了吧。」
  「……才不是為了你。」
  艾爾文拉著他往其中一邊走去,絢爛的陽光唰地一聲跌進了視網膜,像往他眼裡傾注水銀,讓耐不住強光的瞳孔瞬間收縮。微瞇著眼什麼也看不清,唯獨艾爾文的聲音從光中傳來。「我們現在要去的地方,不比你待著的地下街來得光明。知道嗎?那裡多的是比溝水還黑的陰謀,以後你就會慢慢知道了。」
  「說夠了沒,你走不走?」里維強迫自己迅速適應了光,拽住男人寬大厚實而遍佈粗繭與紋理的手,頭也不回地邁開腳步。
  
  
  如果眼前因自身猶豫而阻擋去路的是必須抉擇的歧途、是再也回不去另一邊的分岔路,那麼,他想,有著這個人存在的那一邊,就是他一生的方向。
  


 
  
  -  2013.7.11




這篇是我鮮網專欄六歲生日賀,以及「凜落」這個筆名的六歲生日。
悲慘到只能自己寫文祝自己專欄生日快樂啦──!(ry
這次也是一人樂了吧,嗚嗚(((阿普上身
至於為什麼是寫團兵...嗯,好問題,我現在腦子裡跑的文字都還是團兵啊!(沒說服力)
雖然...最近團兵好缺乏喔,各種缺乏。算了。(((你也放棄太快#
想想當初創欄,是為了家教的DH呢!!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會覺得那段時光真是不可思議www
Dino在我心中還是一樣的帥氣又可愛啦!就算你變成大叔我敢保證你還是一樣帥──!(不用你說)
但是我現在寫不出DH了,太遙遠而且我也沒有追後續,就讓他們永遠收在心底深處吧QQ
反正團兵也是金髮<del>大叔</del>x黑髮青年,就這樣聊以慶賀專欄和我的生日吧XD(喂)
 
不曉得這次撐多久才會失去愛,即便覺得落寞但在此之前能寫多少就寫多少吧。
(我今早還腦抽地想把所有寫過的CP都拿出來再寫一遍,到底ry ←怎麼可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