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ree!】如你一般的寶石藍 (真遙/凜遙)

 
 
  
  ※  ※  ※ 【Free!】如你一般的寶石藍 (真遙/凜遙)
  
  
  
  
  
- 海洋藍
  
  耳邊響起了氣泡破裂的聲音,很細,又很輕。
  如果不是因為聽到了那個聲音,他想他不會醒來,不會從那個寧靜又安全的水面下清醒。那個夢裡總是有一對澄澈的、紅得發紫的水晶,鑲在一個他既熟悉又好似不熟悉的面容上,瞳孔中心的深色調讓他探不到底,潛得再深都無法觸及。每當他想伸手去碰,那道紫紅色的光就脆弱得像要被海流沖散消失,或者沉沒進幽暗的海溝裡。然後,他會聽見有什麼東西破裂的聲音,承載著稀薄空氣的水泡漂浮而來,觸到他的身體時就急急破碎散去,夢境便也跟著消失。
  
  七瀨遙浮出水面的時候第一眼又是看到他,即便在浴缸輪廓擋住了一半視野寬度的情況下他還是能清楚看見對方一如既往的苦笑,像令他眷戀的水一般溫柔,低涼的溫度不燙人又不凍冽。他抬手抹去了臉上的水痕,試圖想看得更清晰些,然而細細的睫毛上掛著的水珠氤氳了一片柔和的光,門口那對綠翡翠般的眸子於是也變得模糊起來。他以為他還在夢中,在水面下那個幽深又寂寥的夢。他伸出手臂往上撈取,以為會像過去那樣又一次撲了空,卻落進了一掌厚實的溫暖裡。
  
  
  
  
  
- 翡翠綠
  
  橘真琴今天早晨也來到了七瀨家。像每天的例行公事一般,他固定在算好了有充裕時間打理而不會遲到的時間抵達七瀨遙的住處,熟門熟路地從後門進入房中,接著沒有意外地在澡間的浴缸裡尋獲屋子的主人,溫柔地把對方叫醒之後又一次為對方能夠身著泳褲入浴而驚呼。雖然,也沒有真的那麼驚訝就是了。
  然後,他會耐心地等待對方慢吞吞地下廚料理早餐,他便坐在餐桌邊支著下巴側頭欣賞圍裙覆蓋不到之處那片光裸背部的良好風景,看對方偶爾旋身投來的目光充滿藍色海水的氣息,又像藍寶石般閃爍著晶璀的光亮。
  平底鍋發出滋滋的聲響伴隨一陣香氣四處逸散。
  
  「小遙。」
  「幹嘛?」
  「今天也跟凜見面?」
  「嗯。」七瀨遙解開圍裙掛到架子上,拉開椅子落坐。「幹嘛?」
  「啊,沒事。」橘真琴仔細地幫他整好制服襯衫和書包,以便他吃完他的早餐時能省下些打理自己的時間。真琴沒有抬頭看他。「本來想問你要不要去市立泳池,正巧拿到了──」
  「我去。」
  「欸?」他話都還沒說完。「那,凜怎麼辦?」
  「我會找他一起去。」
  「糟糕,我的優惠券只有兩張呢。」
  「啊、」七瀨遙正巧解決了他最後一口早餐,然後順手把瓷盤擱到流理台上。「那──」
  「沒關係,優惠券給你,你跟凜一起去吧。」
  「那你怎麼辦?」
  「我沒關係。」真琴朝遙遞出了書包和襯衫,七瀨遙接了下來,沒發覺對方的下唇抿得如紙一般蒼白。「走吧,要遲到了。」他說。
  
  
  
  
  
- 水晶紅
  
  松岡凜把手機粗魯地丟進課桌抽屜裡,在敲響深處的木板前先被凌亂的書本和雜物給擋了下來,挽救了一聲可能會害他被叫出去走廊罰站的哀鳴。
  簡訊裡的字像豎成一排排刺目的尖針,即便已不橫在眼前卻仍舊扎得他一陣疼。他沒想到那個人會發來這封簡訊,如今像要回過頭來給他一計重擊似地敲打上眼窩和後腦,痛得他無力吼叫。
  
  記憶如翻騰的潮水般襲來,是飽滿而無垠的藍色,一如那人像寶石般清潤透亮的眼睛,盯得他發慌。他不得不想起過往那些大家一同度過的美好夏日,總是脫離不了水藍色的回憶,不管是泳池還是海邊。好像他們除了在水中競泳與嬉戲之外,生命就再無其他。
  
  
  他應該是要高興的。收到來自這個人的簡訊,松岡凜本該要感到高興的。彷彿這些年來他的那些隱忍的苦澀的青稚的、像場夢般的暗戀,都要得到了回應一般。彷彿、過往那些輕狂而懵懂的時日裡因莽撞告白所徒留的傷和遺憾,都能因此得到救贖或被誰諒解。他也能從此忘掉脫口而出那句喜歡之後,對方只是將海水一般藍的眼睛彆扭地投往了另一個人的方向。縱使他什麼也沒說。
  那人的短信裡便嵌著這麼一個人的名字,他突然覺得不論過了多久,這個人的名字都不會離開。每當他想起那些同寶石般發著光的日子時,這些刺就會像鬼魂般糾纏著他。
  
  ──你在可憐我嗎,橘真琴?
  
  他不明白簡訊主人在滑動手指鍵出這些字句、或者那個人的名字時,會是什麼心情。而他也未曾聽聞那兩人之間的任何事,在一起或者不在一起。松岡凜隱約感覺,這些屬於青春的謎題,大概永遠都不會有答案。他想,如果對方已經忘記那些個青色的夏天有個男孩曾向另一個男孩傾吐無聲息的愛意,那麼,他將永遠死守這個祕密,至死都不會解脫。
  
  
  
  
  2013.7.13
  


※ ※ ※
 
搞不清楚凜到底什麼顏色,一度猶豫到底要寫紫色還紅色,神煩欸ry
真琴超可愛而且他痛到我(←
 
我真的像神經病一樣欸這驚人的更文速度已經好幾年不曾見到了啊(艸)
至少斷層期前後那一兩年是絕對不可能,我覺得好像要更久以前,當我還寫著迪雲或冰夏或米英的時期、大概吧。
 
沒錯我也看起了Free!,雖然這類動畫我在看的時候一定是瘋狂地吐槽XDDDD
這種青春運動題材真是閃亮得像會燙到一樣wwww
本來我堅定地決定只看不跳的,殊不知卻在動畫才出兩集時就敲了文,到底ry
嘛啊、不曉得之後會怎樣發展(各方面),總之先這樣了www
 
感謝點閱(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