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Practice Makes Perfect (冰夏冰)





   ※  ※  ※
  
  
  
  
  ──冰炎殿下和夏碎閣下在校園南邊的空地上打起來了。
  
  這是褚冥漾過去短短二十分鐘之內第九次聽到身邊匆匆走過的同學們熱烈討論的當紅八卦,第五次看見一旁的雪野千冬歲那張鮮少有表情變化的臉在各種顏色間跳來換去,一陣慘白一陣青紫,偶爾會漲紅得像不甘殞落的憤怒夕陽,彷彿要燒掉西方半片天空。然後褚冥漾右臂的衣袖被第四次死緊緊地扯住,最後的兩次則伴隨了千冬歲拔高聲線地尖叫著:「漾漾,我們快去!夏碎哥受傷了怎麼辦?」
  他無奈地嘆了口長氣,心想,不過就是搭檔吵架吧?即使是結縭多年感情再好的夫妻,也都有偶爾吵架的時候喔?
  應該吧。
   
  這些話他自然不可能當著千冬歲的面說,當然,他也不可能於冰炎學長人在附近的時候說,哪怕是想都不行,他有幾條命都不夠被對方爆腦袋。雖然褚冥漾覺得一般情況下夏碎學長應該會救他,不過,他可沒把握將自己這條不值錢的小命押在夏碎學長偶爾興致一來比誰都難纏的惡趣味上豪賭一把。勝率太低了,這賭局實在不值得。
  
  真可怕,他的學長們怎麼都如此不把人命當一回事?
  
  
  當褚冥漾還陷在自己的思緒糾結裡時,千冬歲已經朝地面丟下了移動陣。
  「咦?等、等等,真的要去?」你就不怕被掃到暴風尾嗎?啊,失敬,我知道你不怕,但是我怕啊!還有,我的意見呢?要去你倒是自己去啊──!
  
  「別擔心,」原以為對方能瞭解他此刻的心聲,沒想到臉色已經難看到找不著任何色彩可形容的千冬歲只是推了一下眼鏡,說,「我不會真的殺死你學長。」
  
  你的表情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等等,你不會真的認為你殺得了學長吧?你平常的理性呢?不對,重點是不要拖我下水啊──!
  褚冥漾第無數次在心裡哀嚎。
  
  
  真的好可怕,這所學校,就連同班同學都不把他的人命當一回事。
  
  
  
  ※
  
  
  
  循著流言來到事發地點的時候,都還沒看到人影就先聽見了響徹耳膜的金屬撞擊聲、符咒爆裂聲,以及狂嘯的風聲。空地上有三三兩兩的人們群聚圍觀,有的他認識有的不認識,有些滿臉擔心、大部分人則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眾人所關注的焦點分別佇立在空地兩端,相望的眼神就跟他們手裡散發寒光的兵器一樣鋒芒銳利,好似能將此地的一切劈展而開,裂成低深的谷。
  
  隨著氣旋劇烈翻揚的袍子下擺拍擊出窸窣聲,在他們迅如疾風的旋躍之間快速拉近距離,然後又是一聲巨大的爆響。他們打得如火如荼又難分難捨,所有人都看得屏氣凝神,彷彿一個眨眼就會漏掉任何片段,一個呼吸都要擾動大氣破壞美感。
  沒有人注意時間。
  
  直到,兩人中有人先說,「今天到這裡吧。」
  彷彿一場驚心動魄的表演才就此謝幕。
  
  
  
  
  「夏碎哥!」
  
  「千冬歲?啊,褚也在。」夏碎禮貌地點頭致意,而他身旁的黑袍則是拋了句:「你們來幹嘛?」口氣不是挺好,看得出他老大現在心情也不會太佳。皮不繃緊一點的話還不知道見不見得到明天的太陽呢,如果學長生氣的理由是因為他們跑來這裡關切最強搭檔到底會不會開打分手擂台的話......呃,學長,剛剛當我沒說。
  
  「大家都在傳,最強的搭檔在南空地上打起來了,所以......」褚冥漾小心翼翼地說,「難道是……吵架?」他費了好一番勁兒才把到口的夫妻吵架這字眼給嚥了回去,還差點笨拙地嗆了著。
  
  「練習而已。」冰炎冷聲說,「怎麼可能是......吵架。」他在說出吵架兩字之前微妙地停頓了下,在旁人看來或許細微得不覺有異,但褚冥漾頓時一陣惡寒起來。
  
  等等,學長你該不會聽到我剛剛腦海裡的夫──算了,還是當我沒說。
  
  褚冥漾感受到那足以把他整個人也劈開到連靈魂都不剩下的冰冷目光,他便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但是,他管不住的是這個時候的千冬歲的嘴。
  
  
  「即便你是冰與炎的殿下,但若是你敢讓我哥少了一根頭髮,我……」千冬歲氣得雙肩發抖,惹得冰炎不耐煩地用眼神示意搭檔去解決。夏碎卻只是笑,完全無動於衷。
  
  雖然褚冥漾不覺得少了一根頭髮這種程度的折損千冬歲有本事發現(情報班難道也有兼修如何觀察敵人的毛髮數量嗎?),不過,若說是戰鬥中的擦傷或其他什麼,倒還真的一點兒也沒看見。
  
  學長好像貌似都專挑夏碎學長的要害和空隙攻擊,彷彿理所當然熟知對方每個弱點,但事實上有些時刻卻也讓人分不清他們的練習到底是在對戰還是在合作。這對搭檔時而互相揮舞利器朝彼此攻擊,好似欲靠這些刀光劍影斬斷多年情誼;時而又一同結咒印、施陣法或畫術紋,默契好到彷彿一開始便說好了似的甚至會讓人以為操演過無數次,連個暗號都不必使。他們彷彿深深知曉著對方每一個攻擊落下的角度、速度和深度,抓得準每一次施術的時機、種類和範圍。不必言語、肢體,甚至,他們連眼神示意都不必,而是多年來搭檔行動所遺下的、一個長久而深刻的、彷彿植進了骨髓深處裡的基因,無限度地轉錄複製出自然而然的絕佳默契。
  
  不過,連詠唱咒語的key都要一致,會不會太誇張了點啊?還有,為什麼學長可以忍受夏碎學長那種偶爾惡劣起來會把對方活活玩死的拖拍攻擊啊乾淨俐落不是你們一貫的作風嗎──?
  
  「白痴,」冰炎嗤了聲,那雙紅眸惡狠狠地瞪著好似一對淬鍊途中被燒得炙燙的紅晶,融鑄成尖銳的輕蔑。
  「你以為,平常陪夏作練習的人是誰?」
  
  
  
  「啊。」夏碎一臉事不關己似地在一旁涼涼地說:「別聽他的。」
  他瞄了一眼自家搭檔冷峻的臉,完全不在意爆料對方行動所帶來的嚴重後果似地慢悠悠地說,「冰炎平常嚷嚷著要陪的,可不是只有對戰練習而已。」
  
  
  
  ──Practice makes perfect.
  戰鬥也是,談戀愛也是。
  
  
  
  2013.7.18
  


   ※  ※  ※



接下來是深夜檔喔,小朋友該去睡覺了~乖。(笑)
然後就是,打鬥場面寫得有點混啦對不起(←很明顯的混)((((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