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的巨人】Labor of love -01 (團兵)

 
 
  
  【進擊】Labor of love (團兵)
  
  
  
  睜開眼睛時第一道跌進瞳孔裡的光是微溫的暖鵝黃,它在安靜的早晨裡爬滿你們的窗子及你們的床還有你們的髮,用輕柔的力道撫順了黑色夢境遺留下來的餘波。你總是在這樣的光景裡醒來,在那人懷中寬闊的溫暖裡醒來,或者在他柔和的天空色目光注視下醒來。
  
  那個男人會在你偶爾被夢境侵擾而沁了冷汗的額頭或臉頰或削瘦的背脊上輕拍,安撫著說,沒事了、沒事了,我在。然後用他的氣息完整地蓋住你,像是只要如此你便不會再被世上任何事物傷害。接著他會等待你彆扭地試圖推開他,用冷漠刻薄卻無力動搖對方的聲音反駁著說,艾爾文我沒事,真的沒事。他卻還是不放開你,壯碩有力的臂膀像桎梏般緊緊鎖著。一直到你說,早晨會報要遲到了,他才戀戀不捨地起床梳洗。當然,在此之前他還是會按照慣例細細數著你身上每一朵前晚種植下的紫花,用他溫燙的唇一一重新灌溉,虔誠地彷彿辛勤的園丁悉心耕耘那一畝專屬自己的花圃。 
  
  你抿緊著唇意圖關住那些廝癢所帶來的喘息,在無可抑遏的呻吟聲足以燃起火星或招來另一場風雨之前澆熄或者關起它,像關起水閘阻擋那男人潮水般襲來的慾望一樣。你用不使勁壓抑就要出賣自己的聲音威脅他說:早上的會議沒準時的話,今天晚上就去睡沙發。他才終於肯把你連同溫暖的被褥一同放開。而其實會議開不開,對你來說一點兒也沒差。
  
  
  那人用冷冽的清水洗去臉上的睏意,凌亂散落兩鬢的金髮以凍質髮膠梳分整齊,早餐則用廉價的即溶咖啡香匆匆帶過。他的打理一氣呵成。你瞟了他一眼後淡淡地說,艾爾文,我勸你別再往頭上亂抹東西,我可不希望太早看見你的頭髮禿光。他卻笑著攬過你,厚顏無恥地回了句:我倒是希望你稱讚一下我的帥氣。
  
  你該去看病了吧,艾爾文?
  你說,晚點兒我幫你預約醫療部的精神科,檢查一下除了頭髮之外,是不是連智力也要丟光。
  
  是啊,我想我是病得不輕了。
  艾爾文把剩餘的咖啡一口飲盡後大笑著說:我猜可能是因為,跟什麼人在一起就會變成什麼樣子吧。
  
  你瞪了他一眼,決定今晚還是該讓他去睡沙發才對。
  
  
  
  +
  
  
  
  迷宮一般的夢總是沒有出口。
  
  你坐在他旁邊,在會議室內靠近最裡邊的位置,窗子一旁陽光濃郁的地方。秋日的薄陽打在背上,不疼卻仍會燙。你稍微側頭就能用眼角餘光看見他制服外套上繡著的自由之翼在絢燦光線下像要振翅而飛,飛出窗口然後飛出高牆,最好飛出這個令人作嘔的世界,重獲新生。
  
  會議在討論些什麼你幾乎沒怎麼聽,反正你想,艾爾文總會不厭其煩地再為你解說一次,省去零瑣片段和枝微末節,只講些你需要知道的。其餘對你來說一點也不重要,那些你不必知曉也無妨的事,艾爾文都會貼心地幫你略去。反正,對你而言,不論艾爾文的決定是什麼,你都會相信他的判斷。這樣子也持續好幾來年了,從來不曾出過什麼錯誤。至今你也還是相信他,像相信你自己那樣無條件地信任他。
  
  你突然想起清醒之前的那個夢,迷宮一般找不到出口的那個夢。轉角過去不是死路就是死亡,你一個逃過一個,然後又迎來了下一個。夢裡的你總是找不到他,無論跑過多少個長廊或岔路、躍過多少深洞或陷阱,你仍是找不著他。迷宮裡低矮的天花板也許容不下他,或者闃暗的空寂也容不下。男人的身影那麼耀眼,如果真的存在這裡的話沒可能不發現他,於是你猜,也許他不在。
  
  你從夢境的回憶裡重返現實的時候正好是韓吉亢奮地高聲發表言論,對於斬擊巨人胳膊時小小的新發現長篇論述了起來。所有人不是低頭處理自己文件就是放空或補眠,就連艾爾文都放任著興奮的演講者從她的研究經歷談論到她對巨人的見解等等諸如此類。艾爾文看起來全然沒有要打斷似地埋頭批閱著自己的公文,紙筆摩擦發出細微的聲響彷彿一點也不受到干擾。突然他抬起頭,發現你正望著他,他於是對著你笑了笑,說,再忍耐幾分鐘。
  
  你想,啊、艾爾文還是那麼體貼。
  
  
  這時的你倏地又回想起清晨那個突然戛止的夢,以及夢醒之後那個男人溫柔地撫著你的髮絲說,沒事的、沒事的,我在。
  除此之外還有心臟跳動的聲音,那個不屬於你也不屬於他自己的心規律鼓動的聲音,近得都要貼上耳際似的,直直地傳達到另一顆心的深處。你想,等你能夠真正完整地擁有這顆心的時候,或許便是它不再搏跳的時刻,冰冷而發僵的時刻,當人類已不再需要他的心臟的、那個時刻。
  
  你們從沒能夠留給彼此什麼,或者去承諾對方什麼。最多也不過是,趁著兩人都還活著、都還能待在對方身邊的這些時日,用盡力氣緊緊地擁著彼此罷了。
  
  
  2013.7.30
  
  
  
  - Labor of love:[俚語] 心甘情願。
  

 
-  -  -

果斷(?)放棄趕場出本之後,我又來發廢文了...(艸)
老天啊,說好的收藏品系列在破萬字前卡關了這到底是──?(ry
說起來呀當初一直嚷嚷不掉團兵坑的我,現在居然在寫出本的稿子,我對自己絕望啦(抹臉)
雖然這次不趕場了(來不及),不過可能會延後吧。所以我還是會繼續寫,有興趣的歡迎鞭策我(艸)
 
最近看到了16話那個傳說中的崩壞團長臉XDDD 不忍說了(ry
不過我想我還是會愛他,愛是盲目的啊──!(咦)
Call your name這首插曲殺死我無數次,以及16的團長說出那句「我從心裡尊敬各位」我也ry
老天,好痛啊──!
這集的讓也好痛,痛死我了!雖然我漫畫都痛過了,但動畫還是會被痛一次(艸)
會痛的角色總是能夠深深打到我OQQQQQ(←這人M
 
 
感謝點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