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的巨人】Labor of love -04 (團兵)

   
 
  【進擊】Labor of love (團兵)
  
  
  04
  
  
  
  你的夢境開始出現黑白以外的其他色彩,彷彿畫師打完底稿才又補上了各色染料,層層疊疊塗塗抹抹,是質地厚重的油畫風,置身裡頭像要透不過氣來。
  最起初是宛如乾涸凝固的血漬般黯淡的褐紅色,沾黏在你裸足行經的粗糙地面上,說暗紅其實仍是更幾近不飽和的黑,與原本的色調無異所以你並未多加留心。然而越是往前行走,那些逐漸鮮明起來的紅色油料一層一層塗染覆蓋,像你一直以來見識過無數次的那些腥慘畫面,像血。你甚至錯覺那些紅色的顏料如同好幾灘新形成的血泊般正汩汩淌流蔓延,但你仔細一瞧,這些斑雜的顏色實際上是死死地凝固在那裡動都不曾動一下。
  
  接著出現的是微淺的金色,在其中一道岔口的深處那個仍離你有些距離的遠方。明滅錯落好似要被周遭的黑暗給撲熄,卻又頑強地執意閃爍。
  
  然後你想,那會不會就是你一直尋不著的出口。
  
  
  +
  
  
  
  你從艾爾文那兒收到了有關下次牆外調查的資料文件,裡頭字句嚴謹地詳列出各種情報包括行進路線、隊形配置以及人員物資調度等等,看似沒有什麼龐大訊息量但那些紙張實際加總也有兩三公分厚度。
  那時距離例行牆外調查的出征日子僅剩一個星期,大致是夏天臨近尾聲時花圃裡鼠尾草已經不再開花的季節。你將資料隨意翻了翻然後就丟到一旁去,猜想著,這些內容大概也未能讓你從中瞭解艾爾文真實想法的完整面貌。那個思慮縝密又設想長遠的男人,總是能夠同時在腦海裡運轉若干個不同的計策和謀劃,絕不像這些紙本文件的表象看起來那麼簡單直白。
  
  你想,這份資料是給其他團員們讀的,艾爾文的話是不會把機密的計畫內容放上這些供人傳閱的文件裡,光是看這些書面資料或許也看不出些什麼端倪來你不如直接去問他本人,這比起自行揣測那個男人的思想還要來得更有效益些。
  儘管,你也不確定他會不會告訴你。
  
  許久之前某次牆外遠征的路上,新進的團員中有人突然問:那個艾爾文團長、究竟在想什麼呢?
  並不是質疑或挖苦,你可以感受到這句提問中沒有任何尖銳的成分存在,僅僅表達疑惑本身罷了,就像這麼久以來所有人的都納悶著的同一件事。
  
  這個問題,卻連你都緘默。
  
  
  並不是說你當真不知道艾爾文心底蘊著的想法,只是他的心也像籠了層霧一樣,你好似能在霧中隱約看見一些事物的輪廓卻又未能辨認細節。你信賴著他所以從不過問,你只是比所有人都還要更加接近艾爾文,也比所有人都更能夠理解這個人是出於什麼動機而做出什麼決定。
  
  你才開始想,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明白艾爾文‧史密斯這個人。
  
  
  你只得說,喂那邊的菜鳥、我不知道那傢伙在想什麼但是……
  勒緊馬韁你瞇起眼睛斜睨了一會兒,然後才說:艾爾文一定是對的,相信他的判斷就對了。
  
  你都這麼執著地相信著艾爾文一路走過來了,那麼,如此深信著這件事的你,肯定也是對的。你只需要相信他,就算有天那個男人連你也要拋棄,你仍會相信這就是他深思熟慮過後所作出的最好決定了。
  
  艾爾文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的。
  你總是這麼想。
  
  
  +
  
  
  
  下午好啊,里維。
  
  你進門的時候瞧見他仍埋首在自己堆積如山的文件裡,地圖上密密麻麻的註記像螻蟻般幾乎快爬上他的手腕。艾爾文聽到門口的窸窣聲響時這才抬起頭愉快地向你招呼。他問,我派人給你送去的資料有什麼問題嗎?
  
  你聳聳肩,然後說:像平常一樣沒什麼大問題。
  喔?那小問題呢?他放下筆桿微笑地回望著你,像在等待你富有獨特見解的答案般那樣殷切。
  你說,也沒有什麼小問題,我倒是好奇就算問了你會不會告訴我。
  
  艾爾文卻突然撐起了頰大笑起來,他道:對你也沒什麼不能說的啊,但是唷里維,我以為你不會想要知道那些你不需要知道或者沒興趣知道的事。
  他的調侃充滿了肯定的自信。
  
  我的確是沒怎麼興趣。
  你如是說,一邊走近他的辦公桌,在他撐著桌面的手肘旁撥開上頭雜物一屁股坐上去,雙手交叉抱胸俯視著他。只有極少數幾個像現在這樣的時刻,你才有機會如此俯視這個男人,你突然覺得心情暢快於是更加趾高氣昂地微仰起頭,用壓窄了視野的眼角餘光去看艾爾文。
  那人在你的傲視之下依舊笑得溫柔如水,瞇起的那彎藍色眼睛像金色沙漠裡安靜等待商隊或旅人小憩的綠洲清泉,漾開陣陣舒服溫涼的漣漪。
  
  
  吶、想知道什麼?
  他問你,但彷彿答案早已瞭然於心似地將所有文件全部拋開,曲起了手指輕輕捏住你的下巴,將你昂首的姿態拉低到足以雙目對視。你們的鼻尖幾乎都要碰著了彼此的,嗅覺只得聞見對方的吐息,而那一汪冰涼的泉水像是要整個往你的眼裡倒。你以為這麼近距離就能看見那片幽藍潭水的深處,卻因為太深邃而仍是探不到湖底,頂多只能看見澄明如鏡的水面映出你灰色的倒影。
  
  你冷哼了聲,依然由上而下地俯瞰他,像握擁勝利的王者立於高處俯瞰他的臣民。你用手指梳進他金色的髮叢裡然後扣緊他的後腦,在主動送上溫唇之前說:想知道你是怎麼看我。
  
  但艾爾文已毋須回答,你學著對方一貫堵死你言語的那個方式封住他的嘴,用不需任何詞彙便能傳遞一切的方式來接受他的回覆,然後滿意地看著那男人眼裡因你難得的主動而閃現的驚訝神情,你便覺得一陣得意。
  而至於那個問題的答案,你想反正,不論艾爾文對你的情感究竟屬於哪一種,你其實都已無須知道。
  
  
  你臀下壓皺了一角的那張日程表在悄聲訴說,出牆遠征的日子就要到來。
  
  

 
  2013.8.8




最近常常被說愛補刀(最近而已嗎?!!!),好吧我默認了(躺)
但是這篇我是督促著自己HE的啦所以(ry)(((所以啥?
-
今天看了漫畫48各種心情啊...
然後艾爾文帥翻啦真是的XDDDDDD
他的髮線啊──!他的頭髮是真的啊!XDDDD(廢話#)
-
謝謝點閱以及看到這裡www(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