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的巨人】不要說這是最後 (團兵) /H慎




   ※ ※ ※
  
  
  
  
  
  【進擊】不要說這是最後 (團兵)
  
  
  
  
  
  燈火均歇。
  
  夜幕垂簾蓋滿天空之後是所有人就寢的時刻,夢境則是人們得以暫時逃脫殘酷世界的過渡口,藉酣眠而能短暫地抽離一切或尋求慰藉。
  
  軍團營裡的燈光陸陸續續熄了,寧靜的黑暗便爬滿覆了層薄冷濕氣的石牆一路延伸,將所有角落都鋪上濃重的闃寂。
  劃破這片黑暗的唯獨窗外的淡白月色以及、從團長辦公室的門板縫裡流洩而出的昏黃光線。仔細聆聽的話,還能聽聞見伴隨這道幽微火光一同漫出的破碎輕吟和嘶啞喘息。倘若此刻有尚未回房的人偶然經過這裡,甚至,膽敢冒著生命敲敲團長辦公室的門順便關心一下團長的作息時間與身體健康,那麼,幸運點的或許能看見一室綺麗春色,光裸泛紅而佈滿汗液的皮膚與柔韌勻稱又線條優美的肌理,慾望同脫落的衣物和配件凌亂散落滿地如斑斕的落花,何等美好的光景;至於那些沒那麼幸運的,別說明早的太陽了,甚或連今晚的夢境國土都要無緣造訪,更慘一些的就直接到夢裡長眠去。
  
  好在,這是個所有人都已入睡的時刻,他的辦公室也並非位於團裡來往必經的主要動線上,正好可以免去悲劇發生。
  各種的悲劇。
  
  
  +
  
  
  
  雖然不能說是早有預謀,但若歸作突發狀況的話倒也顯得牽強。
  
  對艾爾文來說,讓里維陪著他加班待到這個時間,然後直接在辦公室裡幹盡一切亂七八糟的事,也只是自然而然罷了。這畢竟不是第一次發生。他們既不是第一次做愛,也絕對不會是第一次在辦公室裡做愛。只是,當艾爾文在里維嫌惡地皺起眉心撂下一句「是讓你加班不是來發情的你自己解決吧」然後準備開門離開時他眼明手快一個箭步上前把對方扯了滿懷,仍舊不免被嬌小的青年那反差的強勁攻擊力給劈中了腰腹。
  
  往後的衝力讓他們直接摔在了沙發上,而艾爾文自然是墊背。他抱著他坐在長形三人座沙發的最左端位置上,而里維則弓著身子背對著坐在他腿上。沙發支撐著兩人的重量因而深深陷落,椅墊裡頭的彈簧被壓到極處時發出了細微的哀鳴。
  里維掙扎著要從他懷裡起身,艾爾文有力的雙手卻始終緊緊鎖著他,讓里維單薄的背脊貼向自己寬廣的胸膛。「別急著走,夜還長著呢。」艾爾文湊上里維的耳際處輕聲說。
  
  
  
  不安分的雙手如藤蔓般成圈纏繞,穿過里維的兩腋一手來到胸前一手則遊走到下腹。他俐落地解著里維的衣襟和褲頭,像演練無數遍而早已熟能生巧的流程,甚至幾乎是閉著眼睛都能一鼓作氣順暢完工,不消多久便讓難以脫去的制服一一敞露。
  
  被扣緊在艾爾文懷裡的人仍在掙扎,但是背對著的體位讓里維的奮力抵抗也作用全無,揮舞的雙手根本找不著施力點。然後他才突然發現,自己越是胡亂掙動,下方的某種灼熱突出物就越是脹大起來抵著他,像迫不急待親臨他的領地。驚覺這一點的里維倏地全身僵直不敢再移動分毫,好似坐於針氈或滾燙的爐火上,警戒地毛髮都要豎起來一般。
  察覺此一情形的艾爾文惡質地笑起來,稍微挪動了幾下好讓里維能更深刻感受到橫堵在兩人中間那炙燙溫度正勃然挺立並蓄勢待發,然後滿意地看著懷裡的那人吃驚地輕顫了下。
  
  「里維,你平常可不是這麼含蓄。」他說,手上的動作未曾停下。
  「噯,廢話。」里維試圖捉住艾爾文不斷下探的手腕,卻因力氣差距而只能被對方帶著一同往更深處游移。「……啊喂,隔幾天就要牆外調查了,你能不能多少節制些?」
  「夠節制了,我可是有先把今天的工作給好好做完的喔?」艾爾文轉而埋頭啃咬起里維的後頸,那人黑色髮絲的尾梢騷動他的鼻尖更加狂撩起如風雨般的慾望。
  
  他的手指像是彈奏鋼琴,時而溫婉輕柔時而豪邁壯烈;同時又像舞蹈,在里維身上各處曼妙舞動。跳著繞著一路滑到腿根間的敏感私處,用指腹沿著玉莖輪廓緩慢勾畫,惹得那人陣陣驚呼。
  發燙的皮膚滾了層薄薄的汗水,相碰間帶來貼合摩擦的黏膩觸感與令人羞恥的聲響。他進入他的時候給那人帶來如何巨大的疼痛這艾爾文是知道的,單憑他用以突入的器官所感受到的緊縮壓迫與像要撕裂出血的預感,再再都令他的挺進卡在中途動彈不得;以及從那人口中溢出的帶著髒字的尖聲辱罵,他便得以想見這嬌小的身軀正承受何等劇烈的痛楚。
  
  但他停不下來,不能停下來。
  艾爾文能做的,只有一點一點緩慢繼續往裡頭移動推進,就像每次的調查遠征一樣,雖然只能往前邁進一些些,實質上也未必能有什麼長足的里程碑跨越。但至少,已是每次都比起前一次來得有所進展。像是忍過一次次疼痛之後便會如電流一般竄往全身的快感,帶領他們一同前往高潮的頂顛。
  
  
  每次與他做愛時他都想,這會不會有可能是最後一次。因為沒有下次,所以才更加恣意地享受短暫的歡愉,耗盡全身力氣也要與彼此緊緊相融。
  
  「嘛、怎麼能節制?都沒能保證這會不會是最後一次啊。」
  
  「……混蛋,不要說這是最後。」
  
  
  2013.8.15
  


雖然是這種標題但不曉得這會不會是最後一篇R18肉文...寫這種實在傷腦細胞又破壞形象XD(說什麼啊)
我果然不是個擅長寫肉文的傢伙,寫完都好羞恥(((艸)
 
計畫中的團兵本卡稿啊,不去寫本篇的我卻先發了這種渣文,到底(ry
說到本,在想著到底要不要收進《Labor of Love》,但如此的話這本就要變成分級本了(爆笑)
各種擔憂wwwww 這事兒之後再說吧(欸)
 
謝謝點閱!
以及曾經以任何形式或留下隻字片語給予我感想的你們都是MY天使──!我愛你們啊!(痛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