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的巨人】團兵小說本《Your Collections》資訊頁



Butterfly Specimens:蝴蝶標本
  
  為了留有恆久的美麗,只得將那些時光凍結起來收藏。
  
  艾爾文的辦公室南面牆壁上懸掛著一只蝴蝶標本,鑲在一個裝飾了木紋方框與水晶玻璃的展示盒中,木框上作工精巧的細密雕花並未奪去主角的姿色,反倒更為其增添一股優雅與神祕。被保持得澄澈晶亮的透明玻璃也沒有令她的風采偏了差,只是將折射而入的光線篩成溫和柔軟的虹,落成不矯揉不造作的胭脂。
  那只蝶靜靜地舒展著薄翅,像兩個手掌攤開來那麼大,顏色是黎明的天空般沉靜的幽藍,如曙光將透未透時漸層鋪開的夜,與高雅的黑色紋路一同織理出細緻如上好錦緞般的絲絨,綴著鑽石粉末似的晨星。
  
  那是許多年以前艾爾文從牆外帶回來的,在牆裡並未見過這樣美麗的物種。
  他喜歡收集些稀奇的美麗的怪異的事物,有生命或者無生命,能收藏的就帶回收藏,帶不回來的便刻在腦裡、繪於筆下、撰入文中。算是在這無可預測的人生與惶惶不安的日子裡一點小小的興趣和排遣,作為士兵而生的他們能夠真正留在身邊的東西從來就不多。艾爾文不像韓吉那樣對研究或採集過分狂熱,然而在情況允許的時候他也會為自己帶上一些東西做為紀念。
  
  譬如那隻蝴蝶

  沒有人知道艾爾文是怎麼把那隻蝴蝶帶回來的,甚至是他所收藏的除蝴蝶之外其他昆蟲植物或礦石等等,來歷都讓人匪夷所思。牆外調查的路上也沒人見著他有那個空暇餘裕去捕捉和採樣,而可以確定的是,那些收藏裡有近乎一半的比例不是在牆裡可以時常見到的,有的甚至是牆外的特有種,喊都喊不出名字來。
  
  那只身著一襲黎明色彩的蝴蝶是從牆外來的,所以市面的蝴蝶圖鑑上並沒有記載,也找不到類似的品種名稱可以分類。從特徵來看的話勉強可以歸類為鳳蝶科,但圖鑑上終究沒有相符的屬種或亞種可供對應。
  艾爾文管她叫維多莉亞,說是某個他極喜歡的著名歌劇裡有雙與蝴蝶翅膀顏色相仿的夜藍色眼睛的女低音。沒有華美花腔與高亢音色,卻不失清麗優雅,餘音能夠久久迴盪且更加雋永。
  他命人將維多莉亞製成標本,又找了工匠打造了那個水晶玻璃的展示相框,將一切美好而易碎的事物永遠釘封在凋落死亡之前。他笑著對韓吉說,我珍愛的收藏裡又多了一個美麗的孩子。然而韓吉卻只不以為然地回笑道,她對比巨人無聊上數百倍的生物一概不感興趣。

  「我真沒想到,你竟會喜歡這些跟你這大男人一點兒也不搭的東西。莫非你心裡其實住著個小女孩?」韓吉沒良心地揶揄。而艾爾文只是回答,「就像你喜歡巨人一樣吧。喜歡這件事,從來就沒什麼道理。」
  「別拿我跟你相提並論。」韓吉擠眉弄眼地朝他做出了噁心的表情。
 

  其實艾爾文的喜好很難捉摸。
  例如他辦公室裡那些懸掛在牆上的吊畫、陰森的動物骨骼標本、或者來歷未知的化石等等。他的喜好常常令人摸不著頭緒,卻無人能辯駁他所收藏的那些事物都是美麗的。並不是說非要有什麼巧奪天工或動人心魄的外觀,但至少,圍繞著他的那些人或事物總有某種共通點,散發出難以用言詞形容的美麗與神祕氣息。
  就像艾爾文本人。
  以及譬如,他在某年的一個飛霜如霧的冬天帶回團裡的男孩。
 
  那孩子如夜一般黑,又像當時天空落著的霜雪那樣冷。沒有人清楚這孩子的真實來歷,只隱約知道是出身自首都裡惡名遠播的地下街,在裡頭甚至還是個挺出名的混混,矮小的身軀卻足以撂倒一打的壯漢。
  那是個他們這些普通人無法想像的地方。
  更後來一些時日眾人才知道,原來那名嬌小的男孩,其實也已有二十來歲,外表與實際年齡之間的差距就像他那瘦矮的身軀卻隱藏恐怖力量一樣令人難以置信。
 
  那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
  那時候無人曉得艾爾文與這孩子之間有過些什麼,就像團裡沒有人知道他怎麼帶回蝴蝶的一樣,那時誰也不知道、甚至無人過問艾爾文是怎麼把這來歷不明又像個不定時炸彈般包滿不安定因素的危險人物給帶回來的,為了什麼目的、出於何種動機,又或者打算怎麼安置。艾爾文什麼也沒說,其他人便也從不多問。
  唯獨韓吉倒是比平常還要興奮起來,對那孩子在地下街響亮的名聲全然不覺懼意似的鎮日圍繞著他打轉,精於觀察和探究的雙眼散發出欣喜神色,穿透鼻樑上橫架著的眼鏡鏡片落了里維一身。

  那個被艾爾文喚作里維的孩子倒意外地對此沒有什麼激烈反應,雖一臉嫌惡但也並未多加做些什麼抗拒和攻擊,想來也許是艾爾文事前已對他做過什麼思想工作。韓吉越是興高采烈地觀察里維,他便越是惡狠狠地瞪向艾爾文,一聲也不吭。後者則是終於在看夠興致之後才苦笑著拍拍韓吉要她收斂些,說:好了好了、里維可不是來給你做研究樣本的。
 
  「欸艾爾文,這該不會又是你另一個收藏品了吧?想不到你也開始有了這樣的癖好。」韓吉一陣訕笑。「的確是夠美麗也夠有趣,比維多莉亞可愛上幾萬倍。不過,你的變態興趣還是那麼讓人不敢恭維啊。」
  「妳在說什麼啊韓吉,說起變態興趣的話,大家會想到的第一個可是妳而不是我唷。」艾爾文讓身子陷進皮椅裡,饒富興致地看著眼前的光景,這畫面在過去那段日子裡還難以想像,然而如今卻像司空見慣。他勾起玩味的笑意,見里維像是欲刮起狂風暴雨前的那片寧靜般沉著臉,指節因緊握而呈現失了血色的蒼白,眼神則冷得像窗外那陣冰灰色的冬雨。
 
  艾爾文決定還是先把韓吉打發走,他可不想這兩人還沒開始共事就已經先搞得彼此不對盤,雖然里維單方面的敵意佔了比較大一部分。「韓吉,上次牆外偵查時帶回來的那些疑似基因異常的生物樣本已經化驗完畢了。我想妳會有興趣看一看,就麻煩妳順便把報告帶回來吧。」
  「哎呀,難得這次這麼有效率。」聞言韓吉看起來樂不可支,跨著輕快的跳步蹦向門口。「這就去。晚點見囉,艾爾文。還有里維也是。」
  充滿活力的分隊長朝他們揮了揮手順便帶上門,艾爾文和里維一起聽著門外走廊上誇張的笑聲伴隨喀的短促跫音漸行漸遠。
  
  

  「韓吉其實人不壞。」對方離開之後艾爾文這麼說,「她只是,嗯、對感興趣的事情會比較熱情一點。看這樣子,她應該蠻喜歡你的。」他起身走向一旁的櫥櫃,取出兩只馬克杯然後回頭問里維:咖啡好嗎?接著如預期中沒有得到對方的回答,他於是擅自幫里維決定。「以後就是同事了,要好好相處啊。當然啦,這取決於你能夠在這條路上走多久、爬多高。別看韓吉那樣,她可是……」
  「維多莉亞是誰?」背後傳來質詢似的問話打斷了艾爾文。他有些驚訝地回過頭,沒有料想稍早之前與韓吉那一長串沒營養的對話中,竟是這個詞彙被予以捕捉。更加意外的是,里維居然會開口問他。艾爾文不禁感到有些好笑。「這麼在意?」
  
  放下右手裡捏著攪拌咖啡用的湯匙,他指了指牆上懸著的蝴蝶標本,裝模作樣地咳了幾聲清清嗓子,然後說,「隆重向您介紹,我心愛的維多莉亞,來自牆外的美麗生物。因為顏色有些像曙鳳蝶,你也可以稱呼她黎明的仙子。」
  「哈?那是什麼?」里維不置可否,扯扯嘴角譏了一句:果然是變態興趣。艾爾文則笑著反駁:怎麼會呢、這可是種生活樂趣啊。邊說邊遞上剛煮好的咖啡。
  里維接過馬克杯,沒有抬頭看向艾爾文,倒是彷彿觀察起咖啡上層旋轉散開的奶油色花紋,往上飄升的熱氣遇冷化作白色水霧,更是模糊視野阻絕了目光。艾爾文想,也許里維不那麼喜歡咖啡。
  

  「你也把我當成收藏品嗎?」提問的聲音微弱下來,里維作勢啜飲咖啡像要堵回溢出口的話,卻不小心燙著了唇。細微的疼痛讓唇緣發了麻,他於是乾脆咬著下唇不再出聲。艾爾文倒是一陣詫異,「原來你這麼想啊?」
  「……」
  「我可不會把你當成收藏品,況且,」艾爾文停頓,順便往自己那杯咖啡裡加入超乎常人份量的砂糖。淺嚐了一小口,又動手加了兩匙,然後才滿意地把砂糖罐放回櫥櫃上。「況且,我也不覺得你會是個肯乖乖讓人收藏的傢伙啊。」
  「……我也不想讓你取那些俗得要死的名字。」里維說著便撇開了頭。「好你個變態,我這才看清你。」
  「噢,親愛的,事實上你沒看清的事絕對超乎你的想像。」艾爾文大笑。
  

  

 
  入了夜的氣溫漸次降了下來,混著碎雪的雨則一直沒有停過,窗外的天空是一片重得彷彿要塌下來的灰藍色,黏冷的雨水氣息貼著窗,在玻璃表面滾出一層滑膩的潮氣。艾爾文在壁爐中點燃柴薪,室內才總算溫暖了起來。他本想再沖一壺咖啡,但屆臨晚膳時間他想了想終究作罷。
  明滅搖曳的橘紅火光照在維多莉亞的翅翼上,原本懾人心魂的幽藍色絲絨顯得更加詭譎艷麗又栩栩如生了。那只蝶如同她的名字一般高貴優雅,安靜而端莊,卻也同時氣勢萬鈞宛如將要復活過來衝破玻璃飛騰而出,或者巨大化成不知名的妖物將他們都吞噬乾淨。
  強大駭人卻終究美麗無比。
  就像他們一樣
  
  艾爾文就著火光端詳著里維精巧五官的側臉,突然回憶起最初遇見他的時候,確實是想過這樣出色的可造之材若能納為己有的話,假以時日一定能夠成為人類反擊的力量。那時的里維還僅是一只欠缺琢磨的璞玉,然即便如此,這未經雕琢的玉石表層那些附生的碎礦與汙泥,都不能掩蓋其隱隱然透出的燦亮微光,銳利得像能斬裂一切黑暗。可艾爾文知道,那些鋒利的稜角一樣也能撕扯光明。
  
  但人類還是需要他。無可否認地。
  

 
  「怎麼了?」察覺到那人目光中的異樣,順手整理著文件的艾爾文開口詢問。
  「收藏品也好,棋子也好,我是你的,艾爾文。」一時半刻的沉默中里維突然出聲,「你要我去哪兒我就去哪。你讓我待在這裡我就待在這裡,你讓我出牆討伐我也會義無反顧。」
  跳動的火炎光影不只給了蝴蝶標本生命一般,也映照著里維的側臉,一半是耀眼閃爍的火光,另一半未被照射的部分則是深邃的陰影。力量本身便是如此危險的雙面刃,操作得當的話便能為己所用激發潛能,而使用不慎則會反噬自身,招來萬劫與災難。他們都是這樣的人,強悍無邊卻危險得像隱雷。誰都抓不準光明面與黑暗面,哪一方更能帶來勝利。
  即便如此,人類還是需要他們。
  
  「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可是,如果有一天,我發現你不再是我認識的艾爾文,到時候我也會毫不猶豫地削下你的脖子的。這點給我記清楚了。」
 
  ──別變成我認不得的樣子啊,艾爾文。
 
  「哎呀。」艾爾文笑笑說,我都快搞不清楚你這番話是告白還是恐嚇了。死在你手裡好像也挺浪漫。不過呀,里維、「關於這點你暫時不必擔心。」
  
  在最後的結果出來之前,誰都不會知道答案。

 

《Butterfly Specimens》完  
(原寫於2013.6.16 / 翻修於2013.9.1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