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的巨人】Happy Halloween (團兵) /R18慎

 

 
  
  【進擊】Happy Halloween (團兵) /R18
  
  
  
  南瓜派的香味散了開來,像是要將十月尾聲驟冷的空氣也染成同它一般的甜棕色,未及親眼瞧見實物便已能憑藉氣味在心中勾勒想像出那金黃烤派令人垂涎的外貌,順帶把穿廊而過的冷風都給烘了暖。
  
  今天是萬聖節。
  雖然身處調查兵團的大夥兒們在平常例行牆外遠征的期程推進壓力下大抵是沒什麼興致過節日的,如不是真正意義重大的節慶,他們甚至連日期也不會多加注意。這萬聖節理應同此,可正巧的是,它倒是卡在個不上不下的時間,礙不著調查行程多少;而雖沒人去深究萬聖節的由來,卻仍是約略知曉這是個追思亡靈的節日,沒人記得最初是誰提議但總之他們只是不知不覺順勢養成了慣例,眾人在這夜齊聚一堂吃頓比平日稍微高檔些的餐。論高檔,也真的就只是稍微而已。
  說歡度或慶祝倒也有些奇怪,然他們總歸是要追思逝者的,可那些記憶回顧起來畢竟不是什麼高興事,眾人便也極默契地不怎麼在這場合多提,只偶爾雲淡風輕地談過去,像是聊著團裡那些沒什麼商業價值的八卦一樣。譬如,韓吉這次又拿大家在測試什麼新藥研究。又或者,團裡的這個誰或那個誰最近如何如何曖昧。
  
  萬聖節對他們來說基本上就是這樣的節日,他們也不過就是想著趁這日子與尚且活著的人們多些時刻相聚罷了。
  
  
  本日輪值到負責料理的一干人們在廚房和食堂間忙進忙出,將他們平日視為奢侈品的食物一盤一盤裝飾了潔白到一點兒污漬也沒染著的方桌巾上(拜調查兵團的整潔監督所賜)。真要說奢侈品,以現下物資缺乏的情況,倒也難以真的奢侈到哪裡去,稍早之前仍在辦公室裡加著班的艾爾文‧史密斯團長才正微蹙了眉,沉吟好一會兒才說:團裡可沒錢讓你們吃火雞大餐慶祝。
  他們所能供給的最好食材,也不過就一些煙燻類肉品罷了。它們的好處是極易儲藏,不那麼容易腐敗浪費,並且攜帶方便。
  在這食糧拮据的時代,能吃上一頓有肉的晚餐已是難能可貴。
  
  
  + 
  
  
  觥籌交錯。
  
  喧鬧的聲音夾著食物香氣一同從門板底縫下流洩進團長辦公室裡,卻依舊絲毫不打擾艾爾文的專注。筆尖流暢行走於公文紙上,時而停下來琢磨字句,覆又繼續書寫。眼皮底下的那汪深藍此刻像是凝成鍊戟尖端凜然的反光,彷彿要直直射穿紙面似的,把公文都給鑽出個洞。
  這一片寧靜肅穆的光景,儼然像是全世界都沒能打擾到他、觸及到他。
  
  
  幾聲木製鍋碗墜落地面的鈍拙撞擊聲冷不防磕了響,伴隨其後是一陣驚呼,還雜了些許嘲弄的笑語。那聲響宛如打起漣漪,艾爾文這下終於是停了筆,雖看不到被門板完全擋去了視野的門外的情況,但他還是禁不住抬了下眼睛。
  偶而艾爾文會突然覺得自己哪怕下判斷時再如何果斷決絕,遇上某些事情的時候,有時還是矛盾得很。譬如這時候。他一面擔心團員們過於鬆懈怠慢,另一邊又不希望大家繃得太緊。如果里維在,又恰巧能夠聽得他心聲的話,定會譏笑他才是那個繃得太緊該要放鬆的人。每種職業或身分都有它的忙碌週期,可像艾爾文這等職位的人,肯定是全年無休的。至少心態上是。
  
  正想著,里維卻在此時踱進了團長辦公室,他身後那片原本只夠從門縫間偷進房裡的熱烈氛圍和喧囂嘈嚷,此刻倒是不受阻礙地一股腦兒宣湧進來,唯獨那片明亮光線被里維的身子切出一道深色的陰影。來人進入後順手關上門,把閃瞬出現的外頭那些所有吵吵嚷嚷和節慶氣氛又都重新阻絕在了門外。
  
  
  「還加班?」艾爾文什麼都沒來得及問,里維一開口便先是這麼一句。
  
  「嗯,明年度的調查計畫書該投了吧,不趕趕不行。」
  「不出去跟大家聚聚嗎?你好歹是團長吧。」領袖人物不在的話,顯得那聚會像是大家私裡偷閒一樣。
  「一會兒告一段落就出去。」艾爾文說道,而後里維模糊地答了聲嗯,繞過辦公桌走到艾爾文身後窗台邊,漫無目的地隨意瀏覽著窗外的蕭瑟秋意。
  「你不去?」艾爾文沒抬眼,埋下頭準備繼續振筆疾書。里維挑了挑眉,「幹什麼,礙著你了?」
  「礙著倒是不會,」艾爾文邊說著倒是邊放下了筆,另一手支著下巴,偏了頭朝里維的方向望過去。他說,「但怎麼?太想念我了,等不及?」
  
  里維自然是懂得對方話中的含意的,不就是些繁務纏身久未溫存、不甘寂寞的討安慰罷了。但這種拐彎抹角地將自己的心思迂迴兜轉到他身上,每每讓里維倍感不悅。他狠狠回瞪艾爾文,也不應聲。
  
  「里維扮個鬼過來的話,還能給你些糖果呢。怎麼沒說那句萬聖節專屬的經典台詞?」
  「玩什麼萬聖節遊戲啊,誰要迎合你那奇怪情趣。」
  「這是節日典故嘛。」艾爾文也不知道打哪兒聽來的,說得頭頭是道又正經八百。
  「罷了吧,我沒興趣。」
  「可我倒是興趣滿滿呢,那句話是怎麼說來著呀……Trick or treat?」
  
  見里維沒什麼反應,艾爾文又說:「不給糖就搗蛋囉?」
  
  里維翻了個白眼,實在想不出艾爾文這堂堂調查兵團的首腦,開起黃腔也那麼隱晦迂迴。「糖果還是搗蛋,在你來說是一樣的吧?」里維冷冷地應了句,聽起來倒是無意拒絕。艾爾文自顧自在心裡解釋起來,肯定里維這些日子也是憋得緊,只是死鴨子嘴硬不好意思說出來罷了。
  
  瞧,這回答不是顯得挺明瞭的嗎?
  
  「我的士兵長大人,你還是那麼懂我。」
  
  「嘁──」里維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艾爾文已經起身走近了。
  「啊喂,等等!我警告你啊,別在窗邊──唔……」
  
  里維被艾爾文大手一撈輕而易舉地抱了個高,懸空的雙腳毫無憑依只能胡亂掙動,艾爾文騰出一隻手把他的腿扣在了腰間。里維的肩脊隔著衣料抵上玻璃窗,貼了背部一片冰涼。他哆嗦了幾下,細微的輕顫倒是因此而點燃了許多東西。
  
  「窗邊是冷了點,但你等會兒就會嫌熱了。」艾爾文一邊說得臉不紅氣不喘,唇和鼻頭幾乎是要緊貼著里維的耳緣低聲輕喃,吐息的溫度雖不灼燙但已足夠熨紅了他的耳尖。艾爾文褪去里維衣物的動作依舊流暢俐落,如平常一樣,絲毫不拖泥帶水。他卻仍惡趣味地說:「親愛的,這糖果紙包得還真緊。」
  「囉嗦,不爽不要吃。」聽著那又是拐著彎的下流笑話,里維這是鐵了心抬起另一隻沒被扣住的腳踹起艾爾文的肚子來,結果對方只是不以為意地換了手,又將另一邊襲來的攻擊給輕輕鬆鬆化解掉,順便像方才那樣限制了他雙腿的行動。
  「當然要了。」艾爾文微笑。「美食當前,誰會傻到拒絕呢?」說完還真的就朝里維裸出的鎖骨咬了下去。襯衫半掩著的皮膚上先是發白緊接著泛紅,一個個牙印彷彿行走而過留下的足跡一般。
  
  
  這時節雖不至像深冬那樣降雪結霜的寒冷,但風已是越發強勁了起來。里維可以感受到身前那好似一整片熔岩淹沒而來的灼熱,卻終究無法忽視身後緊緊挨著刺進脊髓裡的冰涼。況且嘶吼著的風又是一波一波不停歇地打在了玻璃窗上,里維倏地一個吃驚回神,把理智從暖洋流漩渦般的迷茫裡硬生生拉了回來。
  
  這窗還透明地發亮呢(又是拜調查兵團的整潔監督所賜)。
  絨布窗簾拆了一邊正趁著正式入冬之前最後一次送洗,而導致的結果便是,因緣際會在窗邊尋歡的他們這回一點兒遮蔽也沒有了。
  如果此時有人正巧從外邊經過,那肯定是要看光了窗裡那一片盛開的春色。何況,這季節天色已暗得早,房裡也點著燈,這要不看見也才真正困難,那人肯定是視力該去好好治治的程度了。
  
  
  「喂你……」
  「放心,不會有人經過。」
  「──!」該死,這人敢情是明知故犯!就知道自己會顧慮,卻仍然沒有轉移陣地或另尋遮掩,八成是心懷鬼胎。情調或者追求刺激感或者其他什麼,藉口總能夠信手捻來一大把。縱是斷然不相信,卻也已經無處可逃。
  
  「別擔心,我會看著。」說話的同時皮帶長褲脫脫扯扯落了一地,襯衫則是只有脫釦敞開沒有全部剝離,想來艾爾文倒還算識相,手卻不得閒地早已往禁處探索了去。
  「白痴!等你看見了,我們也被人給看光了……啊啊,混帳你輕點啊──!」
  
  異物在體內蹭動搔刮的感覺真他媽的難受,偏偏艾爾文對他身上各處敏感點瞭若指掌如數家珍,紮紮實實地朝著那些標的進攻。這回在主餐之前必定又是一次難捱的前戲糾纏,像是把食物捲入口中之後不急著吞入腹裡,反倒在齒舌間來來回回流連品嘗。
  身體對異物的排斥反應讓他下身一個緊,使勁撐住身子的腰桿一直延伸到腿根,甚至是扣緊了對方腰部的小腿肚,都因用力過度而痙攣起來。艾爾文全然沒有罷手的跡象,褲檔間隆起處隔著長褲布料摩擦起懷裡那人沒有任何衣物保護的前莖,泌出的液體把艾爾文的褲檔給染濕成了一片深色。
  里維朝下瞥了一眼就感覺自己雙頰又更燙了,一陣氣結於是狠狠地往艾爾文頸側咬了上去,這一咬後隨即身體又是一個痙攣,艾爾文在他身後掠劫的手更加肆無忌憚。
  
  「親愛的,你真是越來越懂得怎麼調情。」艾爾文嘖嘖驚嘆,然後才回過頭答覆他先前的疑慮。「真的不會有人的,萬聖節聚會大家都在裡頭忙著呢,誰要去外面受寒風?──嗯……」
  「……啊啊……輕點輕點輕點啊,我跟你有仇嗎?……哈啊……」那還懵懵懂懂地聽著話,艾爾文早就抽出手指而後一氣呵成地讓自己全進去了。里維又是突地驚醒,然後劈頭叫罵起來。「死禿子……也沒招呼聲居然就全進來……啊…回頭看我怎麼解決你……啊啊、啊啊啊──你這──」他已經連話都說不完整,那撕裂身體一般的疼痛就要像潮水一樣淹沒他。
  
  「控制音量啊,里維,我是怎麼教你的?」艾爾文邊說著這卻又是一個不帶保留地挺入。「外頭沒人經過但屋裡頭還是有的啊。就想這麼在調查兵團的八卦榜上再添上一條,我也是沒意見……」游刃有餘的艾爾文讓里維更加惱火,卻無計可施。 
  
  艾爾文進攻的幅度、頻率以及力道逐漸加劇,痛楚間部分轉成了麻木。他的背部撞擊著玻璃,震得木頭窗框嘎吱嘎吱地哀嚎,那勁頭像要把玻璃窗給撞破似地,而他們都已無暇顧及了。
  里維覺得自己的腰側都要抽筋起來,但原本的劇烈疼痛已經化作酥麻的電流,又像大片螻蟻同時爬過全身般令他全身頻頻發麻。
  
  
  恍惚著,艾爾文突然又湊近了里維的頸窩,喃喃說上一句:「這節日、會讓你悼念誰來嗎?」辭不達意地,倒像自言自語。里維都忘了今天是萬聖節,是個屬於亡魂和鬼怪的節日。
  「……誰?」
  「當然是說那些不在了的人了。」
  「喔……」
  「嗯?」
  「……人都死了,還能有什麼好想的……」
  「別難過,我們會贏的。」
  「嘖,你哪隻耳朵聽見我說難過了……啊……」
  
  意識模糊間里維突然想,他們這頓萬聖節大餐恐怕是沒能吃到了。而對艾爾文來說,這才是真真切切地飽餐了一頓。沒有什麼比這更滿足了。
  那夜晚正長著呢。
  秋天就是這麼個讓人食欲大增的季節,不論是口腹上還是……呃,大家明白的。
  
  
  
  
  + 
  
  
  「不等艾爾文團長和里維兵長了?」
  「哎唷,等什麼,他們倆可是在房裡享用著特別的大餐呢。」韓吉無良地大笑,眾人裡聰明的那些於是立刻瞭然。
  「太自私了居然自己享用大餐!」莎夏很是扼腕地驚叫了一聲,結果被幾個明事理的人給嘲諷了幾句。
  
  那大餐哪會是什麼普通的大餐呢──看韓吉分隊長那副詭笑和怪聲怪調,有點腦子的人們自然都是心裡明白了幾分。
  沒辦法吶,畢竟那早就是全團裡都無人不知的八卦了。
  
  「去去去,都去收拾去。」韓吉撿起了個挖空的南瓜順手丟給艾倫,「把這拿去刻個臉吧,傑克,晚上點個南瓜燈還可以給你們說說調查兵團的鬼故事。」
  「什麼?等等,這裡真的鬧鬼嗎──」四處都響起了零零星星的驚呼。
  「噯,一直鬧著呢,你們都沒發現?」韓吉訕笑起來,「還有什麼鬼比人類最強更恐怖的了!」沒等新兵們從怔愣中回神,她離開之前接著說,「沒把這收拾乾淨,明天脖子倒是抹乾淨點。」
  
  韓吉高呼了聲「萬聖節快樂」,然後就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2013.10.30 
 



Free Talk

不曉得明天有沒有時間,既然寫完了那就提前一天吧w(((反正離萬聖節也剩不到一小時
整整一個月沒發文了,對比之前更新得勤快,這還真是有點怠忽職守XDDD(沒人看
最近因為研究室的突發狀況和變動,總之各種忙O<<
不知道之後有沒有時間寫文章,最近團兵已經讓我有點力不從心了...燃不太起來似的,沒人一起喊喊就突然沒啥衝勁和動力了(躺)(一方面最近也忙QQ
 
倒是這幾天卯起來刷全職,還刷到我文風都跟著跑掉了OTZ
還真有點要認不出文風什麼的了啊到底ryyy
嘛就是這樣了,不論寫文還是畫圖還是三次元各種煩,總之深知自己實力不足這點還真是打擊人心。
希望可以進步啊嗚嗚嗚QQQQQQ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