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的巨人】Labor of love -06 (團兵)

 
 
 
 06
 
  整個地面都在震動,像地殼碰撞又似山石崩落,伴隨笨重物體墜落路面的聲響接連不斷地傳來,地平線以輕微振福上下擺盪。那不是地震。所有人都知道,那絕對不是因地震而引起的搖晃。
  那是奇行種巨人快步奔跑而來的聲音,而且看樣子不只一隻。
 
  偌大的天空掛著各種顏色的煙霧,梅紅色的、草綠色的、黑色的。若非是在這樣的情況裡,倒還挺像是過去慶祝什麼王室誕辰的嘉年華。但此時此刻人們實在無暇抬頭欣賞,甚至,這種過於輕浮的比喻可以說是相當荒誕又諷刺,而現在可絕不是什麼放鬆同歡的好時機。
  最初的那道黑色長煙變得稀薄之際,天空又升起了更多同燃灰一般黑的信號彈,彷彿點著爆竹的引線似地啪噠啪噠炸開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
 
  該死。你在心裡暗罵了聲,隨後聽見後方的佩特拉以緊張卻不見怯色的聲音向你喊:「兵長,請下命令吧。」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出戰,然卻是他們首次作為里維特別作戰班的成員執行任務。而他們不愧是你親自挑選出來的部下,即便面臨如此前所未有的危急情況,你身後的每個人都仍舊沒有荒亂陣腳或動搖意志,取而代之的是鐵青著一張臉屏氣靜待你的指令。馬匹的腳步未顯任何一絲凌亂,他們依舊穩穩地駕馭坐騎,筆直地朝前奔馳。
 
  你用餘光掃了一眼身後比較靠近你的佩特拉和奧路歐的神情,側耳傾聽他們的呼吸聲及其下的馬蹄聲,突然想,這是否就是被信任的感覺。雖然你們是第一次組成作戰班一同合作,你也未能肯定如此短的時間裡是否足以建立某種程度的信賴關係,而不僅僅只是形式上的服從。你知道的只是,這些人的心理素質與精銳技術確實足夠成為特別作戰班的優先首選,而至於信任關係啦或者其他什麼,那都是以後再說的事。
  你只相信艾爾文。
 
  「繼續前進。」你說,「艾爾文還沒下令撤退以前,我們只管繼續前進。」
  你只能相信艾爾文。而此刻,你的部下們只能相信你。
 
 
  ❖
 
 
  地面震盪的幅度更大了,以及巨人的嘶吼、氣體噴發推動和鎖鏈飛射撞擊的聲響都越發能聽得清晰。想是戰鬥仍無可避免地發生了,即便敵人還未侵達隊伍深處,可從你的班這裡已能明顯感受到威脅的接近。
  戰鬥聲源的距離令你不免猜想起側翼瀕臨潰敗的可能性,你聽著那一聲聲彷彿響自絕望谷地的淒幽哀嚎卻仍舊只能帶領大家繼續在死亡的淵崖邊緣行走。你曾懷疑這麼做的正確性,至少曾經那麼短短一瞬地懷疑起自己過。你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擔起這些責任,能不能給什麼人一些交代或者補償。例如,你的小隊成員若在你的任何一個決定之下因而不慎丟掉了性命時,你能否或多或少替對方做點什麼。諸如此類的事。
 
  你一直都沒能肯定所走的道路前方究竟會遇上些什麼,因為那都是真正遇上了才會知曉的。縱使明知是條再也無法歸返的死路,你還是得帶著你的作戰班涉足。
  你曾經多少覺得有些對不起他們,然而如若是壞抱著這樣的心情,便更是無法對得起這些為了使命而拚盡一切的人們了。在這裡的每個人,任誰不是早已做足了覺悟,而得以站上這廣袤殘酷的戰場,在這世界掙扎著生存。
  如果為這些勇敢的犧牲感到憐憫或愧疚的話,那便是稱不上尊敬了吧。
 
 
  ❖
 
 
  前方來了消息,說是前方的小隊被巨人群給圍困了。傳令的士兵說完後又驅著馬快速離開。
  你已經可以見到一兩輛裝載著補給品的馬車翻覆在路上,看起來是胡亂地用短刀切斷了連結的麻繩,為了增加活命機會而不得不丟下貨物以減輕負累的重量。
 
  緊接著左翼也被突破了。
  體型畸怪而姿勢扭曲的奇行種巨人以某種極不符合科學原理的步態及速度飛快跳躍而來,路途上的低矮灌木及碎石群都無法對其產生什麼攔阻作用。生著癤瘤的雙臂於身體兩側以誇張幅度擺動,被揮撲或攫住的話便要直接致命似的。鮮紅色的笑容裂至耳際,覆蓋黃垢的齒列牙隙間溢出灼燙的吐息和黏膩含糊的鳴叫聲。黑溜溜的眼眸目不轉睛地盯著地面上如蜉螻一般小的獵物,也就是盯著你們。
  縱使馬蹄速度絲毫未減,依舊迅捷如拂風似地奔馳前進,但於這個面對的不是一般種而是奇行種的當口,軍馬多快都已然無法再帶給你們任何優勢。
 
  你在心裡估量著敵方距離以及可能不得不拔刃戰鬥的時機,邊猜想著如果是艾爾文的話,會希望你就地戰鬥嗎?還是繼續前進呢?
  不過,這些臆測是沒有答案的。何況,現下艾爾文也不在。即便那個男人在的時候,也從來就不會給你任何作出選擇的建議。他大概只會告訴你,不論選擇的是哪一條道路,結果都要到最後才會知道。他們都不是先知,誰也不會預先曉得選擇所帶來的後果,遑論好壞。
  你暗自忖度,回過頭卻碰巧撞見身後的人們堅定而炯然的目光。
 
  「請相信我們吧,里維兵長。請相信我們對你的信賴。」他們這麼說了。
 
  很多時候你們必須做出抉擇,而這決定的後果如何,都不是當下可以立即顯見的。就譬如你對那個人的信任,也絕非一天兩天倉促成形,更不可能如散沙般一經沖刷便旋即潰散。關乎信賴這類的字眼,你不確定是否真有其意義,然而那時候你只是想,如果是跟身後這一群人一起的話,也許能夠突破未來所有的重圍和難關也說不定。
 
  「只要是您的命令,不管是什麼原因我們都相信您。所以,請您也相信我們吧。」
 
  不論那個未來有多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