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高手】沒有見光死這種事 (喻葉/林方)

  
  ※ ※ ※
  
  
  
  喻文州提著兩杯咖啡從便利商店裡出來的時候,葉修正在外邊抽菸。天氣有些陰,像被蘸了過多水分的墨汁給打濕兒似的,染得一片灰灰糊糊的,這樣天色下葉修那只菸頭的橘色火光一明一滅的於是更加顯眼了,薄薄的煙氣隔在中間讓他那副漠然的神情變得遙遠而模糊。喻文州笑了笑,沒喊他,慢條斯理地踱了過去。
  僅剩兩步的距離時葉修正巧回神,見了人走來,旋即一臉皺得跟個苦瓜似地迎上,開了口又是一通抱怨:「文州啊,哥就覺得你實在是心夠髒,就這天氣你也要硬拖著我出來,你安啥心眼呢?」
  「情人節出來約會,我覺得挺正常的吧葉修?」喻文州笑著說,難道你情願我們登角色去刷情人節活動掛榜單放閃求人八卦不成?葉修幽幽地答:那至少還可以拿些任務獎勵或稀有材料,要不,攢點錢或經驗什麼的都好。喻文州笑,他說,誰不知道這興欣戰隊草根歸草根,但早已不是剛組建起來的那幾年財務捉襟見肘的情況了,葉修也早就沒那麼頻繁地朝網遊裡頭蹭。
  
  「哥覺得就這家裡蹲、打遊戲也挺好,你知不知道咱這些個遊戲死宅都是見光死來著?」葉修何其想念那個窗簾拉起來就透不著光的訓練室。
  「這你放心,我聽說設定上都是心地善良的好人才會短命,你的話肯定長壽得很,如果改掉一些壞毛病的話那就活更久了。」妖孽嘛,不都長命百歲的嗎?喻文州空出的手一抬,俐俐落落地把葉修啣在嘴邊的菸捲給抽走,順手就往一旁的水溝裡扔,然後把其中一杯咖啡塞進了葉修手裡,招來對方一臉怨尤。「而且今天是陰天。」喻文州接著說。沒見著光,談什麼見光死?
  「我靠,喻文州,你是去哪兒學壞了?」葉修表示痛心疾首。
  「沒學壞,這不都跟著葉修前輩混呢?」
  「……」
  「要不找間房裡有附電腦的酒店開房間,你說這提議如何?」
  「跟你去開房間,那電腦還用不用得著了?」葉修翻翻白眼,「行了,算你贏吧。你之前說要去哪兒約會來著?快走吧,別磨蹭。」
  「呵呵。」
  
  
  ***
  
  
  由於還有常規賽要準備的緣故,雖然年假才差不多剛結束,但下半賽季的訓練和征程也已是蓄勢待發。喻文州明兒還是要趕航班飛回G市的,所以他們也去不了什麼太遠的地方。喻文州列的幾個行程被葉修駁回個七七八八,剩下的也就隨意應付過去了。反正吧,這醉翁之意也不在酒,不過便是找個理由和彼此碰碰面敘敘情、偶爾滾滾床單罷了。去哪兒約會什麼的,也就只是個生活的調劑和關係的潤滑。
  兩人隨意在市區轉悠著,扯了半天也沒個結果,索性乾脆就真找個旅館開房間去了。人說春宵一刻那可是值千金,何況他們平常都領隊伍忙比賽,時間寶貴嘛!
  
  
  「喲!這不是老葉嗎?……哎唷,還有藍雨的喻隊長呀?」
  
  他們在街邊的小酒店門口遇上了方銳,打量半天只覺得這人衣著和神態與平時無異,看來也不像是出來約會或聯誼的,不過人出現在酒店門口這情況可就顯得意味深刻了。雙方都先是尷尬了一陣,方銳掩飾什麼似地咳一聲嗽,葉修沒說話,而喻文州倒是依舊笑得從從容容,也沒見半點動搖的模樣。
  
  「什麼情況呢這是?你們不是約出來交流戰術的吧?」方銳覺得這今天真是活見鬼了。大白天的,還在酒店門口碰上了自家隊長和藍雨的隊長,齊名四大戰術大師的兩個心髒之二,這簡直詭異透了。這兩人聚在一塊兒,說是閒話家常或談天敘舊什麼的方銳都不大相信。「──難道是、過情人節?不是吧老葉?畫風不大對啊!」
  「你才在這幹啥呢?我認識你這麼久也沒覺得你跟這鬼節日能扯上邊。泡妹子哈?」葉修開起嘲諷技能反擊回去。
  「你們才出來逛大街閃瞎人眼呢吧,心真髒啊我說!」方銳也沒管這說法究竟靠不靠譜、科不科學,一股腦兒就給吐了出來。畢竟葉修和喻文州這兩人的關係雖沒特別隱瞞,但也不是就那麼赤裸裸攤在陽光下開誠佈公的。而到底有多少人知道,身為當事者的兩人其實心裡也沒個準。
  方銳其實也就只是沿著話題順口就把球給接下來扔回去,也沒啥八人卦的意味,可沒想這話才出口,林敬言就從酒店裡走出來了。不知道是湊巧還是不湊巧,但方銳覺得今天不知怎地就是邪門到了極點。
  喻文州瞄到了那人把信用卡塞回皮夾裡的瞬間,微微一笑沒說什麼。
  
  「哎唷,這麼巧?」林敬言走了過來,沒覺得哪裡不對勁地大大方方打起了招呼。「兩位好啊!」然後回過頭去看方銳的時候才發覺那人臉色發黑全身僵硬。
  「……」你這時候出來做什麼呢林大大!這臉抽得疼也就罷了,還是秒抽,自己被自己的話打臉,又是在這微妙至極的地點和情況,方銳只覺得一整個想找洞往裡頭鑽,他感覺這臉被抽得都發燙了起來,說不定還紅了。
  
  「唷,老林呀!這是約會呢你們?」葉修不是個八卦黨的,可真要有機會可以嘲笑嘲笑這平常張揚跋扈的猥瑣流大師,葉修也是不會放過機會的。
  「沒什麼,就跟你們差不多了。」林敬言推了下眼鏡淡淡地說。他朝自始至終都安安靜靜在一旁微笑的喻文州瞟了一眼,對方仍是繼續報以從容的微笑。「我今晚的飛機回去。」林敬言補充。
  
  
  「情人節這樣大大方方走在街上,挺不像你們的。」寒暄一陣過後,準備告別之前林敬言又說。
  「沒的事,」喻文州笑著答道,「這不就準備要去避難了嗎?」
  「是麼?那就祝好運了。」
  
  他們互相道別,林敬言和方銳並著肩離開了。
  
  
  「這樣也挺不錯的啊。」看著逐漸走遠的兩人的背影,喻文州笑得意有所指。
  「……哥就跟你說了,」葉修難得語重心長:「情人節什麼的,還是老老實實在家打榮耀刷任務唄。」
  
  ──這麼說著,兩人最後卻還是去開了間房了。
 
  
  2014.02.1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