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高手】夜會 (雙花/ 張佳樂生日賀)




   ※ ※ ※

  
  
  張佳樂走出霸圖俱樂部的時候夜色已深,厚重濃稠的雲層壓得很低很低,遮過了所有星輝,街邊的路燈一晃一晃的像要被某種棲居在黑暗裡的獸給吞沒。冷風打在臉頰上彷彿挾著刺勾刮擦而過,帶來的疼痛細緻微小卻難以忽略。
  就像偶爾會登門造訪的寂寞。不想起來的時候什麼也沒有,一旦不小心意識到,它就撲天蓋地而來了。
  
  張佳樂把大衣和圍巾或者任何得以用來禦寒的防具裝備都往身上扯得死緊,口中低低罵了幾聲什麼,又走沒幾步路時他卻突地停下了步伐。
  有一個人站在轉角處那片清冷灰白的街燈下,落了一地孤單的影子。可那人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面容卻像要把張佳樂舉目所及的世界都點燃,好似百花燦放的光影,瞬息就驅散黑暗。
  
  是孫哲平。
  張佳樂並不意外,彷彿知道此時此刻這裡就會出現這麼一個人似的,然而一些難以說明白的情緒促使他加快腳步。
  
  「你這傢伙……真來了啊。」
  「唷──好久不見。」
  
  那人笑著朝他招呼。
  
 
  ***
  
 
  
  「這麼早就接到你說慶生會已經結束的簡訊我還嚇了跳呢。」孫哲平笑著說,一手俐落使著筷子搶走了張佳樂正準備夾取的生魚片,惹得那人氣吼吼地叫著:喂喂,孫哲平你有點素質,手傷的傢伙就有點手傷的樣子好嗎!沒準我看你可憐就讓你了。
  孫哲平於是笑得更開懷了。
  搶生魚片吧這點程度而已,我還是應付得起的。他愉快地回道,沒半點兒被踩中痛處的模樣。
  
  他們都早已不是會為了某些無法改變的過去而黯然神傷的年紀了,縱使想起來的時候仍會有些悵然若失,卻比誰都明白應該要抓住的是還沒有到達的未來。
  
  
  孫哲平打量起了這個昔日搭檔,明顯兒是剛從什麼慶祝會裡出來的樣子,頭髮上還沾著幾片彩色碎花,酒意化成微熱的溫度染上皮膚,最後在雙眼裡溶解成一片迷離。孫哲平微笑,「我還想說你是不是其實在霸圖人緣也不挺好啊,慶生會竟然這麼早結束。」
  
  「什麼叫也?!……還有,你應該不是不認識我們副隊長的吧?」張佳樂無奈地聳肩。誰不知道霸圖的副隊長張新傑呢,這人要時間一到了,該做啥事可是誰也攔不住。就連韓文清都不行。
  「知道啊,那小子發光的時候我可還在圈裡呢。」即便是那麼久遠以前的事。
  「睡覺時間一到就強制結束了啊。其實平常也就這機械似兒的作息,不習慣也得習慣了。」其實慶祝會並不是不能繼續的,他們大可以放張新傑自己去睡,但事實上,在霸圖這兒待久了,大夥兒不知為何都養成了個不會熬夜太晚的習性。現在想來,張佳樂還是覺得挺不可思議的。果然吧,這人在哪兒蹲得久了,連畫風都要越來越像了。
  另一個原因是,稍早之前孫哲平告訴他要來Q市的消息。他不由地想,慶祝會早些結束也好。但這個理由他當然不會告訴孫哲平本人。
  
  張佳樂伸手要去夾盤裡的魚卵壽司,筷子才一伸過,便又馬上機警地往孫哲平瞪了幾眼,活脫脫像隻捍衛食物主權的貓。這次孫哲平沒去搶了,卻是在心裡暗暗覺得好笑。
  
  
  
  酒酣耳熱。
  他們都帶著些許的醉意,酒精煽動起的後勁讓他們都肆無忌憚起來。張佳樂不顧形象地越過方桌往孫哲平這側的椅子上蹭,髮尾搔得孫哲平有些心不在焉。──這二貨敢情真是醉了吧,要不平常哪那麼容易見到這樣的風景。
  好在他們的位置在店裡較隱密的角落,這時間也沒太多其他客人。吧檯裡的老闆垂著頭清理砧板,那神態甚至比自己擦拭鍵盤上的落塵還要慎重幾分。孫哲平模模糊糊地想著,張佳樂卻攤開手掌朝他伸來。「我的禮物呢?」
  「幾歲人了啊你?」孫哲平笑。也不介意究竟有沒有人注意,便大大方方地讓手臂繞過張佳樂的腰側順便偷捏了幾把。沒見人反抗,但細細的呼鳴聲還是讓孫哲平隱隱覺得這樣下去有些不妙。他把燃燒得更盛的體溫推到了酒意上。
  「……你不是真沒準備吧?」
  「澳洲八天七夜蜜月套裝自由行如何?……唉唷,我都忘了你還要打比賽來著。」
  「臥槽!去你個土豪──」
  
  晚點兒給你。孫哲平偏頭湊過去,挨在張佳樂的耳緣邊低聲地說。
  
 
 
  ***  

 
  
  ──許個願吧?
 
  
  「哼哼,那還用許願嗎?」這麼多年來,願望從沒有變過啊。
  張佳樂說著話時眼神裡閃著光亮,倒是不像個酒醉的樣子了。就這時刻,他覺得他們彷彿都還年輕,還在那些個繁花未凋的夏天裡,揣懷著足以勝過一切的夢想,然後宣示,「──當然是總冠軍了!」
  
  孫哲平擊掌稱好。他對張佳樂微笑,說,那你現在得先踩過我的屍體才行了。
  那是當然,這還用得著你提醒麼?張佳樂與他相視而笑。
  
  
  「說得好,咱來喝交杯酒吧!」孫哲平硬是扭過了張佳樂舉著酒杯的手,把自己的手臂也給勾了上去,頭一仰就要將杯中物一飲而盡。從茫然中回神的張佳樂大叫:「白痴!全部不對了好嗎?!」唯獨孫哲平看見了那道不是酒精造成的色彩,像花朵盛開般一路往上綻放到耳根。
  
  一片絢爛。
  
  
 
  2014.02.23



小劇場:
 
「等等去哪?」
「不如跟我回我住的酒店?」
「滾啊你!老子才沒像你這飽暖思淫慾的傢伙!」
「……我啥都沒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