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高手】無關假期 [下] / 葉黃 (R18)

 
 
 
【全職高手/葉黃】無關假期 [下] R18注意
 
 
 
  黃少天是葉修背著走回上林苑的,兩人的晚餐也是途中隨便買了解決。這路雖不遙遠,但對他們不論誰來說,都是無比的艱巨漫長。葉修背著個成年男人走路本就吃力,而黃少天的壓力則多半是來自心裡的。這扭傷事小,可面子事大。至少黃少天覺得他寧願直接在興欣網吧二樓隨便找塊地方打地鋪,也不想被人背著走在外頭。這要被熟人看到甚至傳出去的話,他還真沒臉兒再繼續混下去。他可不像葉修面皮那麼厚。
  
 
  時間回到稍早之前。  
 
  「一點兒小傷而已,我還是能自己走的!」黃少天非常堅持。
  「行!你從這兒走到那邊戰術室,沿途不扶任何東西,能堅持一分鐘的話哥就信你。」
  「太小看我了吧這!」邊說著,他已經按著桌子站了起來,走得一扭一拐的姿勢也挺離奇,最後甚至開始用單腳跳步來代替雙足落地的行走。  
 
  一步。
  兩步。
  第三步。「哎唷臥槽——!!!!!」 
 
  黃少天摔得雖不至於驚天動地,但也稱得上動魄驚心……好吧其實也還好。總之最後的結論是,他至多也只能堅持五秒半,足夠他操作夜雨聲煩打出一套連擊了,可這畢竟不是在打遊戲。黃少天吃疼地跌坐在地後很悲哀地發現,他的腳踝似乎又腫得更大了。
 
 
  「別逞強了吧,」葉修淡淡地說。「又沒人會笑你……噗!」
  「靠,葉修你笑了吧?!你笑了對吧!!!你這不道德啊有沒有點同理心啊你還是不是人啊是不是人啊你?!?!!!」
  「我看你還是在H市住下養傷吧,少天。」葉修也不掩飾了,直接按著肚子笑了好一陣,然後才給黃少天想法子。「反正現在夏休期,也沒啥要打比賽的顧慮。我可不想被你們隊裡的人說我們老玩猥瑣來陰的,把他們劍聖大大給弄瘸了。」
  「我去,誰瘸了!」
  「你就先在我們這兒住下吧,反正老魏現在也不在,你就睡他位置唄。」
  「那不等於要跟你同房了嗎?你不是要趁人之危吧我警告你啊葉修你可別玩下流的。」
  「哥是這種人嗎?」葉修哭笑不得。他轉過身子背對黃少天,膝蓋微彎蹲低了身子。「上來。」
  「幹嘛?」
  「背你回去咱住的宿舍啊!你不是打算睡在訓練室吧?」
  「……」黃少天掙扎著,「其實我也可以住這裡就好……」
  「這裡是網吧,夜班也是有客人的,你要住這裡的話做啥都不方便啊。」葉修當下其實真沒別的意思,但還是被黃少天罵了聲猥瑣,但不管如何,他最後是妥協了。
    
 
  ***
   
 
  這位於上林苑社區的宿舍黃少天也不是第一次來了,對這裡的環境倒也輕車熟路沒半點兒生疏。夏休時期的宿舍一個人也沒有,陳果和蘇沐橙逛街估計也沒那麼快回來,黃少天發現自己竟毫無志氣地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
 
  進了門後葉修先把人給放到了沙發上,從冰箱給他取了幾塊碎冰,裝進塑膠袋再裹上毛巾權充冰敷片讓黃少天按在踝上,平常沒有備著彈性繃帶於是就用毛巾代替固定傷肢。黃少天疑惑葉修怎就對這些事那麼熟悉,簡直足以讓人跌破眼鏡毀滅三觀,那人卻笑說不懂的話怎麼照顧你?黃少天呸了聲,有些不自在地別過臉去。其實他在疑問出口的時候就隱約猜到可能的答案了,他想也許是葉修從小就離家出走的緣故,也或許是因為照顧蘇沐橙,又或者是他那雙生胞弟。黃少天突然有些吃醋卻又覺得彆扭,他自己也明白糾結這事其實是並無意義的。
   
 
  他們邊解決外帶回來的晚餐,邊隨意看了幾部電視劇打發時間。稍晚之後葉修把黃少天背回房裡,便把他扔上了魏琛的床,給他找來了些備用盥洗用品和衣物,笑著問他需要哥幫你洗澡嗎,又被黃少天罵了句下流。那時候他的腳踝已經沒那麼疼了,腫脹也消去許多,還能夠扶著東西自己走上一小段路。
  葉修聳聳肩便不再管他,說了句「那浴室你自便吧」,然後就往房間角落裡的電腦窩著不曉得幹啥去了。黃少天瞧了幾眼只知道又是榮耀,仔細一看還是裝備編輯器的介面,他於是也就識趣地不湊上去猛盯了。
  情人歸情人,但職業素質還是要有的。
  他坐在床上望著葉修的背影發呆,覺得好像哪裡不大對勁卻又說不上來,一種無以名狀的焦躁感在心裡堵得慌。  
 
  啥情況呢這是?
  他有些記不清以往碰面都是怎麼樣的了,但至少不該是如此。  
 
  黃少天鬱悶地緩步挪動到浴室,邊思索這叫人憋屈的情況究竟是鬧哪樣。蓮蓬頭沖刷出的水流澆灌過全身時他腦中突地浮現出葉修的臉,然後是頸項、鎖骨、胸膛,接著是明顯沒怎麼鍛練的肚腩,再往下……停!!!媽蛋,快停下來啊!
  黃少天拼命阻止自己繼續想下去。這水是不是轉太燙了?要不怎麼此刻他感覺自己一身燥熱?  
 
  一瞬間豁然開朗,他突然明白到底少了什麼了。
 
  兩個互相喜歡的人共處一室,也不是沒裸裎相待過,情人間會做的事一樣沒少,實在沒什麼故作柳下惠的必要。他倆平時難得見面,哪次不是乾柴燒烈火直接上的。回想葉修摸上了電腦之後頭都沒抬一下,看也沒看他一眼,黃少天心想哎這不對啊難道我們已經進入怠倦期了麼?這樣下去不行啊!
  扭緊水龍頭,身子隨意擦了個幹,他凝視了會兒自己映在鏡子上的倒影,暗暗在心下做了個決定。
  
 
  ***  
 
 
  葉修也洗過澡出來的時候黃少天正坐在葉修的床上翻看著最新一期的《電競之家》,沒完全吹幹的發尾還在滴著水珠,在枕巾上落成幾塊深色的水斑。葉修嚷了句不是讓你睡老魏的床嗎,蹭我這裡幹啥?然後湊上來幫黃少天察看腳傷。不同來源但相同味道的洗劑香氣在空中相遇然後糾纏,彷佛易導體般將葉修身上甫出浴的熱氣給傳遞過來,實質散出的溫度更是直接貼上了他的皮膚。 
 
  好熱。
  像一股子熱流找不著宣洩的出口,堵著難受便要爆發。  
 
  黃少天決定不跟自己的本欲作對了,發揮他機會主義者的高度天賦,看準時機和角度位置等等便把葉修按在床頭櫃上,借勢跨過了他的雙腿,膝蓋落在葉修身子兩側,雙手自然而然搭上了對方的肩膀。黃少天愉悅地俯看著對方眼裡透出了意外的神色,但那只在瞬息之間,葉修很快就明白了黃少天的心思。  
 
  「你確定傷沒事嗎你?」葉修忍住笑,到底還是擔憂著黃少天的腳傷,這才什麼都毫無動作,沒想到卻是對方先按捺不住了。葉修也是倍兒無奈。「警告你別玩火啊!我可是看你腳受傷才忍著的,辜負哥的苦心你就沒點兒不好意思?」
  「廢話這麼多幹嘛?葉修你不是痿了吧?!」
  「被你說廢話多還真是心情複雜啊……是誰說要我別趁人之危的?」
  「哎唷,我總要有點矜持的葉不修你個死腦筋懂不懂啊懂不懂?!」
  「行行行,那麼少天大大,」葉修捏住黃少天的下巴將人給拉近,鼻尖碰上了鼻尖,視線對準了視線,混濁曖昧的吐息於是益發肆虐了。「——咱就廢話少說了吧。」
  
 
 
  ***
 
 
 
  星星之火便足以燎原,可他們之間已不僅僅只是星火,而是近乎像被熊熊竄空的烈焰給焚燒,彷佛古老傳說裡緊牽著手雙雙躍入火刑的一對戀人,承載著些微背德罪惡感的快意反而昇華成一種抽象的甜。像禁果,美好,內裡卻流淌著沒有解藥的劇毒,一嘗便萬劫不復。
  灼熱的氣息糾纏到了一起,舌尖像他們對陣時操著的武器般交錯抗戰,一樣難纏卻更加柔軟、同為誘敵卻更加魅惑。保養完善的漂亮雙手也利索地活動起來,在雙方身上點燃一簇簇火焰,走到哪裡就燒到哪裡。
  等不及做足前戲與擴張,盛夏淩人的高溫令他們都急躁,平常精於爆速和微操的靈活指頭滑過彼此身體各處時比擺弄滑鼠和鍵盤還要更震顫人心。輕巧撥彈幾下便解開了衣襟的鈕扣與褲頭的拉鍊,一時間便又是敞門迎客似地坦誠相見。腦子也無法再慮及更多事了,此時此刻,他們所思所想的,都只有彼此而已。
 
  「……唔……」黃少天腰一沉,抵住後口的莖柱便長驅直入,與此同時,他感覺到自己內壁的肌理因抗拒外物而劇烈收縮所帶來的疼痛,像湧來的潮水一樣打在身上,其中卻混雜了一些其他的什麼,一波一波把他推往另一種漲至滿溢的高度。  
  「……少天,別亂動……」
  「哈……」黃少天捲曲著的指節都泛了白,緊摳著葉修的背,一道一道淺紅的痕跡在肢體劇烈擺蕩中被銘刻了下來。相貼的皮膚滾了層薄汗,使他們身體的接觸面更加密不可分。 
 
  好熱。
  他們甚至忘了那時候是夏天,一個即使你啥事都不做,也足夠將人熱到近乎融化的季節。也不是誰的錯。  
 
  「……好熱。葉修,你們這是多窮,冷氣咋不冷啊?……嗯……啊啊慢點……」
  「做這種事哪有不熱的啊……」葉修又往上頂了幾下,意圖讓黃少天閉嘴。這傢伙真是連做愛都不肯放棄話癆地說上幾句,情調值瞬即都降了半截了。
 
  
 
  夜還長得很。
 
  意識模糊間黃少天恍惚地想,這大概是他所度過的最荒謬的一次假期了。扭了的腳踝在激烈的運動中有些疼得麻木,但黃少天決定暫時不要跟葉修說。
 

 
  End 2014030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