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高手】絕不退讓的那件小事 (韓張)

   ※ ※ ※
  
  
  
  韓文清和張新傑好像吵架了。
  
  這麼說似乎也不大對。正準備下如此批註的張佳樂自己都覺得哪裡怪怪的,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首先吧,張新傑本身並不是個容易與人吵架的類型。向來自我要求極高的霸圖副隊長從不會恥於和人承認自己的錯誤,明辨是非的清晰思路和說一不二的嚴謹性子,以及他總是會在他人反應過來之前便率先就坦承自己錯誤之處,以至於當張新傑義無反顧堅持自己的想法時,也往往深得人信賴,沒什麼人會質疑他。
  要跟這樣的人吵架是很困難的,你很難不對他們這類人的對錯分明和一絲不苟感到又愛又恨的同時仍還是抱以敬重和信服,而除此之外,心理素質強悍如張新傑,是個連受到葉修嘲諷都能不見波瀾的人,若說要吵架,那才真是難為了吧。
  
  再說到韓文清,這人也是個對錯分明且絕不妥協,對於犯錯會直接破口大罵的標準嚴厲性格。你要和他吵架吧,不論是誰都絕對會自己先沒了底氣。吵架這種帶有雙向性質的詞彙,用他身上也亂不適合一把的。只有單方面挨罵,吵架一說何來之有?
  
  
  事實上,霸圖的正副隊長吵架這事兒本就少見,唯一稱得上靠譜的說法,無非便是他倆都是個固執又有所堅持的人,這麼一細細計較起來的話,對自己認定的想法都不會退讓的韓文清和張新傑兩人因為意見相左而賭氣,倒變得不那麼像是憑空幻想的了。
  可張佳樂還是覺得哪裡不大對勁。
  相處得久了,總還是多少能從些枝微末節的小事中感受到某種氛圍上的微妙變化。很抽象,但這種事原來就很憑感覺的。張佳樂老覺得這兩人之間肯定發生了什麼事,可諒他也實在沒那膽量直接去問當事人。
  
  
  「他們是鬧啥脾氣啊?」張佳樂打了通電話給林敬言,絮絮叨叨地說著最近發生的事。已經退役的林敬言平日也沒再時常待在隊上,只能從張佳樂的描述中依稀推敲,可終究無從梳理出頭緒。
  「沒吧,不平常就這性子嗎?」
  「哎唷,我說不上來啊!就覺得哪裡不大對勁……算了,不說這個了,老韓的慶生會你來不來?」
  「當然,」林敬言回答,旋即又感慨起來。「原來已經又過去這麼久了啊!」
  
 
  
  ***
  
  
 
  慶祝會當天也沒怎麼特別激勵人心的高潮橋段,大夥兒很平常地同吃頓晚餐,日常作息好似也沒多大區別。韓文清倒不是厭惡慶祝或者聚會諸如此類的場合,但畢竟不如上個月剛輪過壽星的張佳樂來得擅長此道,要他這壽星起頭給大夥兒帶些歡樂也實在是為難他。最後大家輪流送上禮物和祝賀,韓文清一一道過謝後便說不早了都散了吧,眾人便也不堅持要鬧上個通宵了。
  韓文清瞟了眼時間,再看一眼張新傑,沒打招呼便走出食堂。後者不以為意,收拾乾淨之後便也離開了,沒看見身後的張佳樂與林敬言交換了個不明所以的眼神。
  
  
  韓文清回了自己房間,剛準備扭開門把,一個轉頭卻正巧看到了廊道另一端的張新傑,踱著平穩的步子不緊不慢朝他走來。「有事?」韓文清盯住來人隔在鏡片之後那雙黑暗裡異常剔透炯亮的眼睛,搶在對方開口回答些什麼或搖頭否認之前邊開門邊對他說:「進來吧。」這次是命令句而不是提問了。張新傑倒也沒婉拒,沉默地跟在韓文清後頭進了房間。
  
  僵持的氛圍絲毫未減。
  
  
  「隊長,您還是不打算退讓?」已經整整一天沒和韓文清說過任何一個字的張新傑終於開口了。
  「這話是我要問的吧……新傑,你也不打算退讓嗎?」
  「……」張新傑繼續沉默,於是韓文清也不說話了。他倆加起來總共兩雙四顆黑溜溜的眼珠互相對視著,也沒啥電光石火或暴雨驚雷,更多的倒是凝結膠著。
  
  「頂多九點半,底線了。」
  
  「嘖,」韓文清早已按捺不住,大手一撈便把人給按到了床上,順便摘去對方的眼鏡就往床頭櫃上擱,稍嫌粗魯但卻也是處處留心,沒讓自家副隊長感到一點兒難受。即使如此,他出口的仍是先抱怨:「平常都順著你,說幾點就幾點的我可沒強迫你過。今天難得我生日,換你個凌晨兩點都不行?」他的聲音變得沙啞,彷彿挾帶著某種風雨欲來的前兆,低低地在張新傑的耳緣外邊迴響。
  沒了眼鏡輔助的視野變得模糊,但韓文清驟然湊近的面容因距離縮小而益發清晰。灼熱的氣息吐在耳邊讓張新傑難得的感到侷促和動搖,低啞的嗓音彷彿帶有魔力,令他鬼使神差地又退了一步:「……十點。」他感到口乾舌燥。
  
  「十二點!」韓文清秒答,毫不遲疑,不留餘地。
  「……」
  
  到底是多大的堅持?竟連這種小事都不願退讓到了這個程度,如此討價還價說出去給人知道的話那還有啥尊嚴嗎?
  爭論間,燃起的野火卻也早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
  
  「只有今天。」張新傑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
  壽星嘛,難得讓你任性一回吧。
  
  
  2014.03.3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