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彼方隔層紗 (喻葉)

 
  
  ※ ※ ※
  
  
  
  有人說曖昧往往始於相互的吸引、猜測和試探,一層偽裝剝開又是一層,隔了一片輕紗像隔出了地獄和天堂,不撩撥開就永遠看不清彼方。
  
  喻文州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曖昧的一種,但他和葉修之間的確有那麼些時候踩在一道搖搖欲墜的邊上。舉個例子說吧,每一場比賽結束之後,他們都習慣偷個時間私下小聚,有時候是小餐館、有時候是彼此在對方城市裡下榻的酒店房間。每次說得好像是賽後的隊長心得交流似的,其實喻文州心裡清楚,他倆實際上所想的壓根不是這回事──好吧,至少他自己絕對不可能那樣心思單純。
  
  正想著,屏幕一角的QQ小窗抖了一下,一行字跳入喻文州的眼裡。
  
  文州啊,來幫哥分析下唄。
  
  伴隨一個視頻的連結。
  喻文州幾乎能夠想像隔著螢幕遠在另座城市的葉修如何地叼著菸一臉慵懶敲出字句,然後好整以暇地等著拿自己的手速當成調侃的素材。喻文州也不覺惱怒,這麼多年來,他收過的來自葉修的嘲諷可也從沒少過,而喻文州到底不像黃少天那樣是個容易撩撥的人,反倒常常是葉修自己在他這兒碰灰鼻子自討沒趣,有時還會踢到鐵板。喻文州倒是對這樣的交鋒樂此不疲,絲毫不介意再把自己比賽以外的手速放得更慢一些。
  
  他盯著那條來自君莫笑的信息和鍵接思索半晌,故意停了些時間才在輸入框裡敲起句子來,慢條斯理地、像故意要讓對方有空當可抓似的。他說,「原來真是潛水啊,葉修前輩。」稍早之前黃少天那還嚷嚷著要找人PK呢,在職業選手的群裡叫了半天,也不見什麼回應。黃少天像把石子打入了池子裡,擾得漣漪陣陣,卻也沒引得什麼魚躍出水面。喻文州想,這人估計是潛水的,還潛得特深。
  
  「嗯?」
  「少天找你呢,分分鐘前的事而已。你要不陪他打幾輪,我趁這段時間給你分析分析?」
  「哥幹正經事來著,哪有什麼時間玩PK。」
  「你倒有時間同我這手殘打字聊天了,比較喜歡我?」
  「你今個兒不一樣了啊,文州。受了什麼刺激?」葉修這會兒是先感慨上了。
  「呵呵。」喻文州點開視頻隨意掃了幾眼,然後就把視窗收了下去。他盯著來自葉修的訊息小窗沉思。
  
  喜歡這情緒,要說的話是肯定怎麼也說不明白的。可這堪稱人類最為複雜的情感,到底連喻文州都沒能擺脫。像走著一條巍峨險峻的山路,每踏前一步,身後的來路就會崩塌,再無回返的可能。
  從最起初方方面面地觀察戰術運用和鑽研對手心思,到最後,喻文州發現自己也再移不開眼睛。好似只要他稍一分神,就會漏掉這人任何一絲一毫哪怕再微小的光芒。因為對手是葉修的緣故吧。這樣的人,光芒總難抵擋。
  
  
  早些年葉修還混在挑戰賽裡的時候,也曾經把他從睡眠中挖起來給他分析對手。喻文州不知道葉修是不是還找過其他人,可至少那時間,他可以肯定的是對方絕對沒法兒把張新傑給挖起來。而自己究竟怎麼個鬼使神差地真就給對方分析起了對手,喻文州也著實不明白。那個時候,他還沒能去理解和闡釋那些個尚未成熟成形的情感,只當作是一種對至高大神的尊敬。
  再後來的日子,葉修以不跌破眾人眼鏡誓不罷休似的氣勢滅掉了嘉世,重新殺回了職業圈,他們已是敵人。而後,葉修找他討論這些個事的頻率明顯就少了許多。
  
  其實喻文州一直清楚,葉修並不是非得只能找他討論不可。換作張新傑或肖時欽,肯定也不會因為對方是他隊敵人,就故意藏著掖著甚或扯些謊話。那是葉修才會做的事,他們最多也就只是保護自家戰隊的情報罷了,但倒不介意與人聊上幾句戰術知識的交流。何況,葉修自己也是個戰術大師,還是教科書級別的,實在沒道理巴著他一個後輩討教戰術。來嘲諷的還差不多。反倒是他們其他後輩要跟葉修討教才是。
  喻文州從不覺得自己在這人眼裡是如何特別的人,即便很久以前,葉修——當時還是葉秋——曾經評論過若是他也有了這樣的手速,其他人還用得著混嗎?喻文州卻不這麼覺得,畢竟在職業圈這樣生態的地方,太多太多是天賦異稟卻絕不怠惰的人,所以他一直都還是穩紮穩打地、在這個光獨獨靠努力未必就能有番成就的世界裡穩穩站住腳步。雖如此,喻文州還是把葉修這話當作稱讚給收下了。哪怕是再沒下限的葉修,要稱讚他人的榮耀技戰術時那也肯定是有點兒憑據的。而喻文州所期盼的,不過就是自己在對方眼中,能夠再更特別、更多一些榮耀之外的其他心思罷了。
  
  他把思緒重新拉回到屏幕上,順道問葉修:「你不是藉著要我分析這視頻順便找機會探我們底的吧?」
  「嘖嘖,難怪說你們這些玩戰術的心都髒。哥是這樣的人嗎?」顯然沒打算把自己也算進玩戰術的裡頭,是吧?
  「論心髒的話,葉神你這是謙虛了啊。」
  「哥真該找個時間也分析分析你,你的心臟和腦子裡真不知道都什麼做的。」
  「呵呵,恐怕跟前輩是一樣的組成吧。就是心髒什麼的還差你一截。」
  
  「……我說文州,你不是真喜歡我吧?」
  賓果!「是喜歡啊。」喻文州樂得幾乎要笑出聲了。
  
  直白有時也是一種玩曖昧的策略。甚至比拐彎抹角更能帶來些出其不意。尤是這種坦坦蕩蕩的赤裎相待,更讓聽的人難辨真偽。不意外屏幕上的小窗陷入了好陣子靜默。想來縱是無恥又沒下限如葉修,碰上這事兒時也有那麼些腦袋當機的時刻。
  
  「葉修,下回比賽的時候,在我們這兒多待幾天吧。」
  
  喻文州在心裡想像對方帶著熱度的色彩一路紅到耳根的模樣(即便很困難),邊想,揣懷已久的計畫看來可以準備進入下一個階段了。
  
  
  2014.04.2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