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Would you marry me? (喻葉)

 
  「哥這場冠軍賽打得如何呀?文州你說說。」
  「很厲害。」
 
  甫踏出浴室、迎面而來就是這麼一個問題,被指名回答的喻文州笑了笑,點評間省略了主語但他知道對方肯定能夠解讀。要不,以葉修這人沒下限的程度,估計也能自我解釋成是在稱讚他吧。
 
  「那是。這會兒總該是要尊敬我一下了吧!」將喻文州下訂的酒店房間那張 king size 大床毫不客氣當自己家似的葉修一個翻身,仰起臉兒朝剛從浴室跨開氤氳霧氣走出來的喻文州揚起了個頗有些欠扁的得意神色。
  「葉神多慮了,我可從來都沒有不尊敬你過呢。」喻文州走到床邊坐下,掛在肩頸還帶著些濕熱水氣的毛巾隨意一披便落到了葉修臉上。喻文州滿意地聽床上那人罵了聲“操”,也沒阻止對方把毛巾從臉面扯下來往回扔自己身上。他慢悠悠地將葉修丟回來的毛巾往旁邊椅背上一晾,邊說:「除了藍雨之外,我第二個就是粉你了。」 
  「你敢給哥排亞軍,那張佳樂豈不是要排孫山外了?」 
  「這排名是排我所愛,哪兒還有再排其他人的道理呢?」喻文州也不再與他繼續這拿張佳樂挖苦的話題,畢竟本人沒聽見的嘲諷,倒反而像是小學生背地裡說人家壞話似的。「還是說,你希望我多排一些?」喻文州話鋒一轉,卻是故意與他玩起了吊人醋勁的曖昧遊戲。
  「喻文州你很貪心吶?」
  「怎麼會呢?我都有你了。」喻文州執起葉修那保養極好的手,指頭靈巧地就要把他戴著的戒指給摘下。「比賽辛苦了,葉修。」他不著痕跡地換了個稱呼,聲音低低柔柔的,彷彿有某種安神的效果。半低垂著眸笑得很是好看。葉修差點兒以為眼前這傢伙其實會些什麼迷惑人心的巫術,或者會催眠,要把自己的魂魄給勾去個三五分。
  「我說文州,冠軍戒指啥的你也有一個了,不至於覬覦哥的吧?」葉修默默地看著原本圈在自己手指上的戒指滾落到喻文州的掌心裡,被那人悉心捧著細細端詳,就好像自己也在對方視線覆蓋下被赤裸裸地觀察。他覺得全身都不對勁了起來。
  「那自然。」喻文州笑意盈盈,把取下的戒指往床頭櫃上一擱,但也沒放開他的手,倒是細心地給葉修按摩起手指來了。動作輕輕緩緩的、極富技巧地按壓著,好似要把指骨都給揉得軟化散開,比賽時爆發操作後產生的疲勞也給一起搓散了一樣。葉修發出舒服的呼嚕聲,閉上眼睛覺得自己幾乎能夠直接睡著。喻文州邊很有節奏地按揉著葉修的手指,邊湊近他耳緣低吟:「反正你這裡總是要戴上我的婚戒的。」然後他冷不防地把葉修的手舉起到唇邊,頗為憐愛似地從原本戴著指環的地方親吻起來。

  「……唔,很自信啊文州。」 葉修感受到對方溫熱的唇貼近自己的指根,但他依舊沒有睜開眼睛。喻文州的動作還是那麼輕柔,不具什麼威脅性般地緩慢將一個個吻落在他的手上。他感覺像是有什麼細小的電流從喻文州的吻落下之處無聲地竄出,沿著自己的神經往全身傳導跳躍,酥酥麻麻的,不致命、但卻有那麼丁點兒隱晦又危險的味道。
  「當然了。」喻文州的親吻已經來到了葉修的掌心根處,偶爾還會碰觸到那人濕熱的舌細細舔過,他覺得整隻手都像是有螻蟻橫行或電流交織。葉修反射性地想要把手抽回,卻發現對方將自己的手腕扣得穩穩牢牢的,像不知何時被套了個陷阱扣。
  「明年再給你個冠軍戒指,不過會是藍雨的,前輩不會嫌棄吧?」
  「說得好像你們穩贏一樣,哥想要個冠軍戒指那還需要靠你嗎?」別的暫且不提,冠軍戒指什麼的,我可有四個呢!葉修說。
  「拿冠軍戒指結婚,聽來是個不錯的主意呀。」聯盟那幫主事的若是知道,估計會對這世界累感不愛了吧。「真想看看馮主席的表情。」
 
  「……喻文州你是不是越來越憤世了……這已經不是心髒足以形容的程度而已了啊。」
  「呵。」
  「靠!文州你突然變換節奏是安啥心眼?不帶你這樣的吧!」葉修被突然爆起手速的喻文州翻過身來按在床上動彈不得,忍不住飆了粗口。這傢伙真是心髒得可以,趁他被慢節奏的按摩伺候得昏昏沉沉毫無防備之際,一個快攻便得手了。
 
  「葉神過獎。」喻文州笑得更好看了,只可惜被翻過身壓制著的葉修是沒那閒心思回過頭欣賞的。身後那人已是順勢整個人貼上了葉修的背脊,手也開始不安分地往禁地游移開來,秒秒鐘功夫便已是襟扣脫落敞胸露懷。「拼操作的,我自是趕不過你們。但我是玩控場的,前輩沒忘吧?」他的聲音和舉措還是那麼溫柔,然而葉修卻從中嗅到了某種風雨欲來的味道。
 
  足夠翻天覆地。
  
  喻文州所鋪開的網或許並非沒法可破,但葉修至今始終未能解開的原因,或許是他自己也從未認真想要脫逃的緣故。
  
-
  
  風風雨雨過後的葉修躺在床上半闔著眼,聽著仍趴在自己身上的喻文州在耳邊低聲輕喃地說:「葉修,你要嫁給我嗎?」鼻息撲在耳垂連接頸側的肌膚上有些癢,用來戴婚戒的那隻指頭被對方捏著輕輕搓揉。他說,你要嫁給我嗎?
  這是開玩笑的吧?喻文州所說的每每都讓他辨不清是真話還是假話。葉修想。
 
  墜入夢鄉徹底失去意識之前,他記得自己似乎模模糊糊地應了聲好。
 
 
 
 
 
2014.04.26
 
 
 
哎哎你們就結婚吧 ()
1726之後滿世界的戒指梗,怎麼喻葉的就沒見著......還是我沒刷到QQ
本來想寫個肉,但最近那啥大家知道的←
順便說,我喜歡殺人不見血的喻隊長!(沒人要知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