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會後檢討 (喻葉)

  
  「葉領隊,會議室禁菸。」
 
  例行的戰術討論結束之後,眾人相繼離開了集訓中心的會議室。只留下仍在整理文件的新上任國家代表隊隊長喻文州,以及正將各種視頻做歸檔統整的領隊葉修。世界盃的賽事一天天靠緊了,鎮日的訓練和討論也愈加密集。好不容易一日的排程又落幕,葉修垂著肩膀一副懶洋洋的頹廢樣,一隻手隨意擺弄著鼠標,另一手才正準備往口袋裡摸去,眼睛都沒抬一下的喻文州這時卻掐準著時機開口了。
 
  「忍忍吧,葉領隊。瞧這集訓中心的設備都如此高檔次,看來火警系統想必也不馬虎。」喻文州慢悠悠地理著桌上的各種資料和文件,低垂著眉眼似乎在笑。「之後到國外參賽,人那場館八成也是不給吸菸的,到時你怎麼辦?」他把各種不同色彩的標籤貼紙分門別類地黏到了文件上,繼續道:「再說了,少抽點菸總是好的。」
  「行了,再說下去我都忍不住想喊你一聲喻媽媽了。」葉修最後只拍了拍褲口袋,頗不情願地打消了抽菸的念頭。他本來已想會議結束後東西收收直接走人的,待在這地方不能隨心所欲抽菸讓葉修著實難受。但喻文州說還有什麼事情要同他這領隊討論,現在戰術會議結束了卻也不趕緊說,還兀自在那兒悠哉整理資料,葉修實在等得都有些不耐煩。並不是葉修就這麼不情願和喻文州相處,畢竟他們甚至是早在更久以前便已有更深刻一層關係在的。葉修也就是懷疑對方心裡又在對自己打什麼鬼主意罷了。俗話說久病成良醫……哎好像哪裡不大對呀?
  反正,有時候葉修真覺得他在榮耀之外的領域上完全捉摸不著喻文州的思路。
 
 
  「我說喻隊長……你可否別葉領隊、葉領隊的喊,被你喊得我實在背脊發涼……」葉修接過喻文州遞來的一疊理好的資料,隨手翻看了起來。
  喻文州笑了笑,把手裡剩餘的文件放下,一手支著下巴側頭望向葉修。「葉領隊很緊張?」
  「說笑話呢文州。哥為什麼要緊張?」 
  「是呢,畢竟這會議室有攝影機的嘛。」說著,喻文州一個使力便把葉修的座椅拉向自己,滾輪發出了有些刺耳的摩擦聲。他又一個借力使力,整個人傾身壓向葉修,鼻尖往他耳廓湊得極近,從攝像頭的角度看來大概像是在說什麼悄悄話,然而某個鏡頭照不到的位置,只有葉修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臥槽!喻文州,把你的手拿開!!!」
  
 
  喻文州的手很有節奏地隔著衣料按上小葉修,不急切、不躁進,緩慢而輕柔,卻更讓人覺得情慾難耐頭皮發麻。而後他滿意地感受著手中的東西在自己的伺候下漸漸起著變化,如一株含苞待放的花,在葉萼展開的時刻準備為他盛放。
  葉修覺得很不好,非常不好。再不做點什麼,怕是真就逃不掉了。
  他們明明有寢室的。放著上好房間不用,倒是個準備在這做起來貌似不怎麼舒服的地方來上一發的節奏,怎麼想就怎麼的不合邏輯。況且,會議室抽菸不可以,難道度春宵就是允許的嗎?葉修感到忿忿不平。「你不是找我討論這個的嗎?速度進入重點,哥還要回去給大家排訓練表呢。」他把文件拍上了湊過來的喻文州的臉,試圖把人給推開。
 
  「當然,現在馬上就開始。」喻文州一把抽開了葉修手上那疊他剛交給對方的文件往桌上一放,接著非常順手、順手到像是先行經過模擬操演般地將葉修連同椅子推向了會議室深處某個角落,整個過程那叫一個流暢。自然而然,一氣呵成。喻文州屈起單腳將膝蓋蹭上了葉修兩腿間的縫隙,雙手也已開始流暢地解著他的襯衫扣子和褲頭拉鍊了。
  他微笑著低頭俯視葉修,邊說:「第一個問題,葉領隊知道攝影機的視野範圍是有死角的嗎?」
 
 
  「文州,我只有一個問題要問你……你有記得鎖門嗎?」 
  「你猜?^_^
  「……」
 
  國家隊兩大首腦的喻隊長和葉領隊,今天的會後檢討依舊只有會議室play成就達成。
 
  2014.04.2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