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來日方長 (喻葉)


 
 
01
 
  一屋子的吵嚷和喧鬧都沉澱下來的時候月亮已經攀得很高,掛在天頂兒兀自灑落一地溫柔的光。
 
  喻文州和葉修位在 G 市的住處現下一片狼藉,像被什麼狂風暴雨或猛禽野獸給捲過似的,沒一處空曠乾淨。飲料紙杯和夜宵袋子什麼的散了一地,藍雨眾人在客廳地上躺倒得橫七豎八,睡姿也沒怎麼講究,估計是真玩得累壞了。 
  那時雖已是五月,但端午都還沒過上呢,入夜之後溫度還是低涼。喻文州一臉兒苦笑地給每個人蓋上一條毛毯,回過頭時發現沒喝多但也被大家強灌下一小杯的葉修此刻正掛在沙發邊緣揉著太陽穴發懵,臉色比遊戲角色面無表情的系統臉還難看。喻文州的笑於是又更濃了,像涼茶一般略苦卻自帶餘韻。
 

 
02
 
  真要說起來龍去脈,時間還得拉回到一星期之前。
  本來是興欣那邊聯繫上了喻文州,說要給葉修慶祝生日來著,問問能不能搭把手給他們的計畫推波助瀾一下。 
  其實惡整葉修這事兒大家也不是沒幹過,但到底比不上專業的心髒,早先幾次被葉修揭過之後眾人都紛紛表示心累不會再愛。後來,更後來,也就普普通通地慶了生,連著幾回生日再沒發生過什麼喪病的悲劇。那時還是葉修剛離開職業圈的頭幾年。
  等他們這幾代都差不多要退役乾淨,該散的散了該淡的也淡了,偶有聯繫的也就剩下了自家戰隊以及當年一些比較相熟的選手。令人跌破眼鏡的是,葉修和喻文州住到了一起去了。熟悉葉修下限和生活習性的人紛紛在心裡默默為喻文州點蠟,而本人倒是不以為意。
 
  這次陳果雖然跟喻文州說是慶生計畫,最多也不過就是先跟人那家屬知會一聲罷了,具體要怎麼進行,他們這邊也還沒有想好。主要是若跟人家排定的行程撞了期,還可真就能被比作某種戰術漏洞了。G 市和 H 市雖算不上遠在天邊,但畢竟也沒有近在眼前。先給那邊確認下行程還是很必要的。
 
 
  「行,這好說。」喻文州在電話裡如此回答,聲音裡染著笑。
 
  本來陳果想,這特別節日打擾人家情人共度也實在不道德,還想著要和人打個商量借人借生日前一天的,沒想喻文州卻是答應得乾乾脆脆毫不猶豫。甚至還說,「這樣吧,乾脆你們都來我家。」
  「噯,這不會打擾到嗎?」
  「不會,」喻文州的語氣溫和有禮,卻又讓人感到某種盛情難卻的味道。「正好少天他們也要過來,就一起熱鬧吧。」他說。陳果懵懵懂懂地就應了好。
  ……啊,這倒是省去了什麼構思計畫的麻煩了。驚喜吧整人吧,反正是嚇不著葉修,指不定還會被這貨抓了個破綻嘲諷幾句,乾脆省了吧。真要搞出個感人肺腑的場面,先別提被當事人煞風景了,光是源頭就一整個違和得令人不寒而慄。
  反正有喻隊在,也不怕沒人來制住這傢伙的無恥。
 
  和喻文州的通話收了線後陳果轉而又給興欣其他幾位與葉修淵源甚深、同樣已經退了役的老隊員們撥起電話來了,一旁心細的喬一帆已經手腳利索地給陳果點開訂機票的網頁。
 
 
 
03
 
  他們的住處不大,佈置得簡簡單單俐落大方,卻也看得出按某種系統裝潢、別出心裁的設計巧思。很有退役之前以控場聞名的喻文州的風格。至於周邊生活機能倒是一應俱全,挺適合葉修這種現實生活散漫的人。
  興欣一干人到訪的時候是葉修應的門,叼了口菸沖著大家微笑,身後卻莫名其妙地是個頗為居家氣息的擺設,大夥兒就這麼看著都覺得眼前的畫風哪裡不對。
 
  「你變得很多啊。」與葉修相識最久的蘇沐橙先說上話了,笑瞇了杏眼兒拐著彎子稱讚起喻文州,順便暗裡調侃了下葉修那總給人平添麻煩的脾性。「只可惜了禍害人的骨子底還是老樣子。」如此說著,她們到底還是知道葉修這人從來都只給能交付信任的人添麻煩的,例如喻文州。這不當前就有個活生生的例子在麼?每回見到葉修又很沒下限地對喻文州任意支使或耍賴時,眾人就覺得分外同情起這人來。不過想來這也是種表達信任的方式吧,反正這些個心髒出名的戰術大師談起戀愛來估計也沒人懂。
 
  「就是就是!」方銳附和,「我還是給喻隊點蠟。」
  「敢情你們一來就是先損我呀,反了你們!也不想想當年誰給你們起家!」沒哥的話,今天可有興欣嗎?葉修說得大言不慚,順便朝方銳臉上噴了口烟,然後換來一記中指。
  沒我們的話也沒你冠軍興欣好嗎?耐不住的魏琛立即噴了回去。
  「哎,都別吵都別吵。」陳果真心覺得這麼多歲月過去了她依舊像在帶孩子似的,諸如此類的幼稚問題總也吵個沒完。「大家都重要的,少一個都不行。」
  「老板娘英明!」有人趁機喊了聲。
 
 
 
04
 
  從外頭回來的喻文州手裡拎了幾個袋子,上頭印著附近超市的圖案。身後跟著的昔日藍雨隊員們一個個手裡也是蛋糕飲料或者香氣四溢的食物,琳琅滿目無法逐一細數。見到興欣的人已經在了,倒也很是熟稔地打起招呼寒暄。
  黃少天的話癆威力這麼多年來依舊無人能出其右,也沒啥狀態下滑的跡象。見到老相識也是自然就湊上去刷起了語音版的文字泡攻擊。葉修頗有經驗地技術性迴避,遭殃的便成了魏琛和方銳了。其他幾個小年輕倒是因為沒比得上老將們彼此熟悉,某種程度算是幸免於難(雖然也還在技能的覆蓋範圍下)。
  魏琛搬出藍雨老隊長的身分叫人來管管,鄭軒老樣子喊著壓力山大,關鍵先生則表示這是黃少的通常運轉而不是關鍵時刻所以與他無關,至於其他人也沒幾個要管的意思。
 
  喻文州笑著說,我已經不是藍雨的隊長了,現在我只管一個人。
  呵,誰要你管了。葉修在一旁露出慣常的嘲諷表情。
 

  「這些年真辛苦你啊。」陳果這邊感嘆上了,喻文州卻是笑笑,回道,不會的,不辛苦。他說這話時彷彿笑意裡都自帶閃光似的,閃得陳果忽覺眼睛有些疼。而她不知道的是,自這兩人同居之後,被折騰到偶爾累感不愛的那個多半是葉修。
  「喂喂,妳搞錯可憐的對象了吧老板娘!」 
  「你滾!」陳果給一旁插話的葉修翻了個白眼。
 
  誰會相信呢。
 
 
 
05
 
  葉修其實沒怎麼變。
  如果喻文州早一些回來、聽到蘇沐橙給葉修的第一條評價的話,估計會這麼回答吧。
 
  他眼裡的葉修沒什麼轉變,還是那個葉修。就算這遙遙一路走來更了名姓、換了職業、改了頭銜,或者更後來,退了役、住了一起、聽他的勸而少抽了點菸,或甚至任由無可抵抗的時光流逝終於帶走了些他們所擁有並且賴以仰仗的東西,除此之外,他仍然是那個葉修。 
  不變的東西依舊不會改變。他所喜歡的那些,關乎榮耀的這人、或者關乎這人的榮耀,以及關乎他的喜歡,永遠都是歲月帶不走的。
 
 
 
06
 
  退役後沒了影響發揮的顧慮,自然也減了幾分對酒精拒於千里的堅持。饒是葉修都不如從前那般滴酒不沾了,只是他的酒量幾年下來依舊未見長進。
 
  不曉得誰帶來了酒,或者可能原本就混進了採買的食物飲料堆裡。總之,後來的情況就如所見到的那樣。喝得多的躺成一片不省人事,喝得少或甚至沒怎麼喝的倒也還清醒,但玩脫了之後也是各個都精疲力竭。 
  興欣那邊幾個打車回了附近的酒店,其他藍雨的常來給他們前隊長作客倒是當自己家一般,玩鬧得累了直接在客廳地板上或坐或臥睡得酣暢,好似直到天崩地裂都醒不過來。
 
  給地上那些橫屍似的老友們一一蓋上毯子後,喻文州彎腰收拾起空飲料罐和垃圾來了。以壽星之故被眾人灌了些酒的葉修靠在沙發上暈晃晃地難受得厲害,他看著喻文州來回巡梭的背影於是又更暈了,喊著要那人別轉了明天再收拾吧。
  喻文州輕聲笑了笑,擱下手裡的袋子便往葉修這邊的沙發坐上了。他攬過葉修的肩頭抵到自己身上,邊給人按摩起了太陽穴。剛握過飲料瓶子的雙手溫度微涼,帶著好聞的味道。稍微覺得舒服些的葉修閉上了眼睛。
 
 
  「高興什麼呢你?」他問。
 
  葉修可以感覺到喻文州今天心情很好,而且是出奇地好,好到令葉修都大感意外。也許是被慶祝的氛圍給感染了,但一直以來喻文州都不是個過分喜形於色的人。心緒起伏有那麼點波瀾的時候,不論好的壞的,喻文州向來都藏得很到位。對外態度始終如一。 
  哪怕後來他們在一起了,喻文州也從不介意在自己顯露於外的表面情緒上做些手腳讓葉修去揣測,而兩人倒也樂此不疲。反正他們自年輕時代起,從榮耀戰術到現實生活,各方面各層級自始至終都缺少不了相互猜忌彼此的思路和意圖。這已成了他們的娛樂,也是種情趣了。
 
  可喻文州今天的心情是真正的好,直直白白的,毫不掩飾的。
 
 
  「因為你生日嘛。」被問的人這回倒是大大方方地承認了,語氣溫文平淡又像水一樣清潤低涼。
  「哥的生日關你啥事?」 
  「我很感謝這天啊,因為你在這天來到世上了。」
 
  葉修嗆了一口,咳著都還能聞到從胃裡湧上的酒氣。這突然間走起愛情小說式風格的喻文州是怎麼一回事?新戰術嗎?這精神攻擊力挺大的呀!
 
  「……你今天角色設定不對了啊,文州。」相處這麼多年,雖然肉麻話也沒少聽(大部分心髒的意味要多一些),但今天就不知怎地令人頭皮發麻。他還正被人押著做頭皮按摩呢,突地都湧起一股想掙脫的衝動。「還有我說你呀,哥真沒想到你竟然還拉了這麼多人來……按過去經驗,我以為你會說希望咱倆多些獨處時間呢。」 
  「呵呵,不要緊。我們有很多時間。」喻文州猛然節奏一轉,順勢捏住葉修的下巴吻上了對方在酒精作用下微微發熱的唇,就沒再放開的打算似地。綿久悠長又難分難捨。
 
 
  哎,壓力山大啊……
 
  緊鄰茶几的鄭軒斷斷續續吐著破碎的夢囈,把正在接吻的兩人給震了下,乍然分開的雙唇如斷藕般牽連著細密的絲。 
  他倆相視對望了一會兒,葉修正張嘴想說些什麼,喻文州卻像是早預判到了他的意圖,手掌已經覆上了葉修的口鼻,同時溫熱濡濕的氣息附在他耳邊低吟著說:前輩可喊得輕聲些啊,不然會吵醒大家的。說完不忘嚙咬了下葉修的耳骨,另只手已利索地繞到了葉修身後便要朝衣擺裡頭鑽。
 
 
  「……哎,我說文州,」葉修的話語裡夾著低沉細碎的喘息,心想,這火是撲不滅了。「呼……咱們……回房裡做?」
  「大家估計都喝懵了,一時半刻不會醒過來的。」喻文州說。這話聽著咋就像是給酒水裡摻了藥似的自信,葉修直喊著喻文州你心夠髒啊。「見鬼了!你剛剛才不是這樣說的。以為哥不知道你打什麼主意呢……嗯唔……」他那本來就因難受而扭曲了的臉此刻更是皺成一團,還發紅發熱得厲害,也不知是喝了酒還是其他什麼緣故。 
  「反正葉修前輩不是第一天體會了吧?」 
  「回房裡做。哥是壽星,聽我的。」 
  「……好吧。」
 
  喻文州抱起葉修邁步回了臥室。
 
 
  沒關係。反正來日方長。
 
 
 
07
 
  生日快樂,葉修。
  謝謝你生在這世上。
 
 
2014.05.20
 
 
葉修生日賀第三發達陣!
哎唷這篇是在甜個屁wwwww【問誰
 
520 灑個糖 就算萌著喻葉很寂寞但我還是喜歡啊……我就寫著自嗨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