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Too drunk to tell the truth (葉黃)


 
 - - -
 
 
  黃少天覺得鬱悶透了。他一個人回到了臨時在 H 市下訂的酒店,甩房門的時候嚇著了對門正準備外出的夫妻,還引來了樓梯間打掃大嬸的側目。黃少天顯然沒那多餘心思去在意,關上門甩了行李箱,輕便包隨意往床邊一扔,人便撲上床把自己埋進了枕頭裡。
 
  葉修這個大笨蛋!!!
  難得夏休期他特地大老遠飛來杭州找葉修,結果這會兒人雖是見到了,卻老只會喊他去下本搶王,活脫脫把他當廉價……不對,是無薪勞工來著。不解風情便罷,可葉修這貨何止於此,根本是個這輩子只打算與他的榮耀女神共度的模樣。
  黃少天雖也是深愛著榮耀,作為職業選手的沒有一個不是深深地愛著,可終沒有同葉修這般喪心病狂。……好吧,你說他這是敬愛自己的天職,可黃少天喊他去競技場PK卻也只是落得被調戲的下場,打槍打臉不下數十次。這還能忍嗎?
 
  一陣氣結,黃少天頭也不回地賭著氣離開了興欣。
 
 -
 
  冰涼的觸感貼上手臂惹得他一顫,伸手抓起滾來的物體側過頭去望,發現是一瓶包裝寫滿外文字的罐裝飲料。大概是剛剛在興欣那兒被葉修鬧得氣忿之下一個沒注意便不小心帶走了,隨手一撈塞進包裡的。
  也不知裡頭裝的是啥。黃少天端詳著瓶身上的天書好陣子,明明同是英文字母卻愣是拼湊不出半個熟悉的單字,可罐子上的幾種熱帶水果圖案看著也不像是什麼不能入口下肚的東西,就是不曉得是不是真有普通果汁那樣單純。
  管它那麼多呢!先喝了再說吧,正好他口也渴得厲害。興欣那兒拿到的東西應該不至於有太大問題吧?頂多過了期鬧肚子疼罷了。
  黃少天在床上坐了起來,啵地一聲拉開易開罐,水果的香甜氣味瞬即溢散出來。他仰頭喝了一大口,味道還不錯,甜醇清潤,他沒消多久便飲得一滴不剩。
 
-
 
  意識逐漸變得模糊的過程是他無所知覺的,他只感到房裡似乎空氣都黏膩燥熱起來,腦袋脹得生疼,張口呼吸也覺窒礙,衫子彷彿要被汗水浸個透濕。也不知是不是空調壞了,他整個人都熱得難受,好似進了桑拿浴的包間——實際上也沒那麼誇張。
  他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想了想便更加覺得惱怒。這一趟 H 市之行實在來得他滿肚子憋屈,一股兒怨氣怎麼也散不掉。
 
  ……明早就回去吧。他想,好歹讓葉修生點兒罪惡感(縱使很難)。
 
  朦朧間聽見有人敲門的聲響,已經醉得有些恍惚卻還保有意識的黃少天搖搖晃晃地起身應門。他忘記先從門板上嵌著的窺視孔去察看來者何人了。
 
 
  「臥槽——老葉你來幹嘛?!!!」
 
  這門一開,魂魄都先給嚇掉了一半。葉修好整以暇地站在門外,難得地沒有抽菸,估計是被酒店入口大廳的服務員給攔了,要不這老煙槍幾時這麼安分守己過。
  「被老板娘趕出來了。」葉修平淡從容地答道,沒等黃少天開口邀請便已大剌剌地擠進門。
  「活該被趕呢吧你!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喂喂那誰,自己開個房去,這裡不收留你……嗝!」黃少天大聲嚷嚷著沒料打了個酒嗝,一股酒勁從胃裡沿著食道沖上來,嗆得他險些嘔吐。
  「你這是咋了啊少天……發燒?還是喝酒了?」
  「我去,發你個燒!我好得很!!!!這看起來像有事嗎?你才沒事的話就快滾吧!」
  「這不都臉紅成這樣了還說沒事……喔,那不是老魏和包子昨兒帶回來的東西嗎?」葉修眉頭皺了起來。這一老一少的搭檔也不曉哪兒弄來了水果調味的進口烈酒,喝著沒啥高度數酒精的嗆氣,卻分分鐘能讓不勝酒力的人醉去。葉修自然是一滴都不碰的,隨手擱在電腦旁也不知怎地就被黃少天給帶回來了他也沒發現。
 
  葉修嘖嘖了兩聲。「太沒警覺心了吧,老師沒教你陌生人的東西別亂吃亂喝的麼?」
  「靠,也不想想是誰家的東西!喝出問題來你可得負責啊!」
  「唷,這不還是挺精神的麼。」
  「唔……」黃少天語塞,酒勁突地沖上腦門似兒他晃著腦袋也晃不去脹疼感,意識模模糊糊的,也沒能再去細想些深刻事。後來就連說出來的話語都變得支離破碎毫無邏輯,活生生醉漢模樣。
 
 
  「嗝……我說老葉……你這人啊……」什麼都好又什麼都不好。認真起來比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耀眼帥氣,亮晃晃的像是要逼得人看不清也碰不著;懶散敷衍起來卻也是世界級的可惡,可惡到誰都恨不得掐死這貨。
  明知是這麼個討人嫌的傢伙,可怎就還是那麼喜歡呢?怎就這麼令人又愛又憎?
 
 
  「少天,你這是醉話還是真心表白呢?」葉修把昏沉沉的黃少天扶回到床上躺好,坐在床緣好笑地看著對方繼續用那醉了卻依舊威力未減的話癆技能刷著破碎的呢喃,飄忽的神智也再沒能接收到葉修的提問了。
 
 
  是真心話呢?
  人總說酒後吐真言,如若不假,他今天可就是聽得了一個不得了的告白,估計本人要是知曉,定是要羞恥地搧自己幾個耳光吧。
  應該要錄起來讓少天酒醒後聽聽的,可惜他沒有手機。
 
 
  你這個人也是什麼都好又什麼都不好。
  若是逼著彼此說出對方幾個優點,便要像是被教鞭架在檯前的學生,詞窮了般半天也吱不出一聲,卻可暗自在心裡頭大氣恢宏地論述個沒完;要提缺點的話在情人眼中那是雞蛋裡挑骨頭,但也總能洋洋灑灑說上個好半天。明明缺點一大堆,可都能包容。
  天地之大,而你就剛好遇上了這麼個什麼都好又什麼都不好的人,偏偏又那麼喜歡。
 
 
  葉修拿起空了的酒罐,在殘餘甜味酒香的瓶口處輕輕舔了一口,點滴酒液在舌尖輕巧地化開。
 
 
  今天就當是醉了吧,總有一天終會坦誠相待。
  下次,再有下次,可得要清醒著好好說一遍啊。
 

2014.06.01
 
最近真是卯起來還債XD
在冗長又沉悶的南北往返中不知不覺就碼完了,寫得不好還請見諒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