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無題 (喻葉/R18注意)

-
 
 
  葉修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被按到了牆上,雙手反扣在背後,額頭抵著牆。身後整個人貼上來的喻文州一手圈著葉修纖瘦的手腕,另一手穿過腰側繞到前方去解葉修的褲頭,解完後手也沒離開,直接是伸進裡頭探索去了。
  緩慢輕柔卻暗藏強硬氣勢的吻沿著耳骨一路延伸到後頸一個一個落著、嚙咬廝摩著,淺紅的牙印彷彿一排綻放在潔白田壤上的花,唾沫漾開的水光是瓣上停留的晨露。
 
  事實和經驗都證明,人真的不能玩火,要不最後肯定都會燒到自己。
 
 
  喂喂喻文州,我說你,太禁不住激了吧!這是那個被人說脾氣和心性都特別好的喻隊長嗎?
  呵呵,還行吧。喻文州的聲音平和愉悅,呼吸卻已變得濁重凌亂。不斷升溫的吐息浸著葉修的耳垂,喻文州壓沉了聲音笑著說,總得要給你些警惕。
 
 
  說完,他放開了原本被扣錮著的葉修的手腕,兩手並進齊齊往更深處去,可雙手獲釋的葉修並未因此變得比較自由,反倒因被對方膝蓋強制架開的雙腿在情潮湧漲間感到虛軟而不得不趕緊支著牆壁撐住自己。 
  下身的溫度還在持續灼燒,長褲已滑落到小腿位置都未能幫他紓解胯間被包裹的炙熱,尤其後頭又有個更加熾燙的巨大物體正抵著自己。

  喻文州手裡的節奏之慢,讓葉修在這般處境下都忍不住想冒著危險嘲諷他別連做這事兒都手殘得厲害,可喻文州的動作分明是好整以暇又有恃無恐似地,緩慢卻靈巧而深刻,彷彿能讓指紋和他手裡那器官的肌理嚴嚴實實地貼合,一遍又一遍按圖索驥尋得至深處。喻文州一手的指頭拐入了緊貼自己胯部的葉修的穴口拓殖著,另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捏著他前方的芽頂推擠摩挲,時不時用指甲尖端來來回回刮著。濁白黏稠的液體滑了出來,葉修腿間被他攪弄得已是一片潮濕,相連牽起的細絲像錯結纏繞的蛛網。分泌得多了,便沿著內側光滑的腿線順流而下,連綿成細密的涓流。 
  一個搔刮引得一個震顫,他全身都在微微發抖,喘息也變得黏膩粗重起來,卻在下一秒又一次被喻文州的指甲擦過頂端時無可抑遏地驚呼出聲。
 
 
  ……文州你沒修指甲?
 
  原本細碎奔竄的電流像突然之間加高了電壓數,酥麻伴隨著疼痛一起撞擊而來。銳利的指甲搔得他陣陣顫慄,時而挨著粗糙的牆面摩擦,水漬在潔白的牆壁上染了一片不規則的灰。
 
 
  嗯,想說要來見你,就先不修剪了,這長度也還不至於弄傷你。喻文州邊說邊動了動手指,甲片一劃便在葉修腿根內側肌膚上按出幾道淺紅的指痕。見葉修腿間紫紫紅紅的斑駁一片,喻文州覆又滿意地原本盤踞著的頂端撩撥。
 
  我去,說什麼給我警惕呢好像我的錯一樣,敢情你本來就預謀犯案啊!
 
  葉神這話就不對了,說得好似你就沒想過見面後會做呢?
 
  人再沒下限都還是要有點兒基本的矜持你說是不是啊文州同志……哈啊、啊啊……進來前說一聲能死嗎混蛋!!!啊、啊……文州……我說,心太髒可不好,以後會下地獄的……
 
  這不有葉修前輩陪著呢,不怕。
 
2014.06.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