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8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誰も (冰夏)




 
  他後來才慢慢明白,能夠讓人與人之間越走越遠的理由,從來都並非單純地僅只因為不再喜歡而已。
  也有一些情況是,你還喜歡,比誰都要還要深深地喜歡,卻沒能、或者不打算繼續在一起了。

  而其實也沒有什麼多壯烈淒美的理由。
  關於為什麼不繼續在一起。
 


  「我覺得你不大對勁,發生什麼事?」
  「沒有吧,」夏碎聳了聳肩,在燃起的爐火上擱了個茶壺,斟了八分滿水。「大概是你的錯覺?」一邊說,他又起身去櫥櫃取茶葉。赭紅色的罐子看起來有些舊,茶葉卻很新。冰炎在夏碎屋裡的矮桃木櫃中翻出了茶杯。它們還放在同一個地方,所以冰炎找起來一點兒也不費力。

  可稍顯尖銳的話題依舊沒有中斷。

  「喔,那你要不要先解釋一下這陣子老是推掉跟我一起出任務的理由?」
  「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夏碎終於抬起了眼睛看他,神色裡卻不見一絲歉疚。太過平靜,反倒添了股渺遠的淡然。可他明明是笑著的,和平常一樣。「我沒去也沒關係吧,你能做得很好的。」說的話倒像安撫小孩。
  「鬧什麼脾氣啊你。」冰炎一聽就知道這是對方無理取鬧的藉口,然而同時他是那麼的瞭解夏碎這個人,以至於當對方以此作為遮掩真正原因的藉口時他就知道,這人心裡所想的,肯定沒有口中所說的那樣簡單。夏碎並不是個會介懷這種雞毛蒜皮小事的人,他會這麼說,只是因為他是有意地要讓冰炎自己意識到而已。
 
  「如果你是在意這種事情,」夏碎拿出手機分別點開行事曆和收件夾各掃了幾回,然後說,「之後的任務我會跟你一起去。」他頓了一頓,又補上一句,只要你想的話。
  「你真的介意自己對我來說重不重要?」冰炎覺得難以接受。就結果看來,彷彿他強迫夏碎跟他一起似地。雖如此,他也不確定自己的提問究竟有沒有切中夏碎意圖藏起來的那個核心。即使他自認足夠瞭解夏碎,然而自家搭檔心裡想些什麼,一直都是他這麼多年來無可逃避的課題。正當冰炎覺得夏碎估計是不打算認真回答的時候,他卻又突然開口了。

  「我當然會跟你一起去,如果你希望。」他說,語氣不能更平淡地。「可是對你而言,並不是非我不可吧?只要能夠達成預定的目標,誰來做、跟誰一起,都無所謂吧。」
  「你想說什──」
  「所以說啊、」

  茶壺裡的熱水滾了,發出劇烈翻騰湧動一般的聲響。
  冰炎忽然就安靜下來。而夏碎知道,他是在等他的回答。

  他本來不想說的。


  「我只是這些年來體會到了一件事,」夏碎把熱水壺移開爐火,在另外一個陶茶壺裡放入茶葉後又添了熱水,然後笑著繼續說,「大概那個人不是我也沒關係吧。」




  好像很長又似乎很短的一個片刻裡,兩人都不說話了。冰炎沉默地看著夏碎動作流暢地沏好茶推到他面前,依舊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他只是不懂罷了,可對方也沒繼續解釋了。

  他看了一眼那杯茶,心想,夏碎一直都記得自己喝茶偏好的濃淡。

  那之後又過了很多很多年,夏碎還是記得。
  而他也依稀記得,那個時候夏碎用一種近似憂傷卻又遙遠得捉摸不定的眼神望著他,說:相信我,對你而言,在你身邊的不是我也沒關係對吧。


  你呀、從來都不是因為喜歡我啊。



2014.11.06


看懂了的話那大概就是那個樣子了w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