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30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秋夕 (王葉)


-
  
 
  萬里無雲。
 
  王杰希找了個離機場出入口稍遠的停車格把愛車停了進去,這兒的曝曬沒那麼直接,即便熄了空調,估計裡頭滯留的冷空氣仍能撐到他等來自己要接的人。他坐在車裡,白燦燦的烈陽烤得外頭柏油路都要冒煙一樣,遠方路面的黑色瀝青被曬出一片眩目的金邊,空氣熱騰騰隱約都能看到建築物的輪廓被扭曲得搖搖晃晃,像沙漠裡的蜃樓。
 
  好熱。彷彿自我安慰般地,他轉念一想,至少天氣這麼好、晚上應該能看得見清晰的銀河吧。古時杜牧詩題了個秋夕,不曉得是否是全球暖化的緣故,千來年後的今日,換成西曆也明明無庸置疑是個炎熱的盛夏,哪來什麼天階夜色涼如水,簡直要命。
  瞥了一眼車上液晶顯示屏的電子鐘,班機沒誤的話,人應該快到了才對。如此想著,這才沒過去多久,擺在一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帶著一點兒催促般的急躁。王杰希看了一眼上頭的來電顯示,也不接,嘴角卻不自覺揚了揚。他發動車子,稍微等冷氣運轉過幾分鐘,然後才慢悠悠地開到機場的接駁口。
 
 
 
  「你咋不接我電話啊?」葉修甫上車就劈頭一頓指責,說出口的話活像是女友抱怨男友不體貼……好吧,某種程度上要這麼說也不是不行,就是放葉神這兒便顯得畫風不對。「這鬼玩意兒還你唄,說實話哥也用不太到。」他把王杰希去年給他辦的手機扔進副駕駛座前方的置物櫃。
  「這不你一打我馬上就來了麼?少鬧這種無聊脾氣,再裝就不像了。」王杰希聳著肩淡然道,卻也沒勸人把東西拿回去。他想,反正接下來幾天活人都住他這兒了,手機的確暫時沒必要,估計興欣那邊急事要找的話也從來都是先撥他號碼的,至於不急的事嘛那就不管了罷。王杰希難得自私幾回,這方面倒是一點兒罪惡感也沒有。
  他傾著身子一手將葉修按穩進皮椅的凹陷,另一手拉過安全帶給他繫上,臉頰差一點就要擦上對方的鼻尖。葉修在那兒裝模作樣地嚷嚷哎唷王大眼你做什麼呀大白天的在車上做麼看不出你這麼開放,遭來一陣白眼也不見有一絲安分,王杰希於是真就著這姿勢吻了上去,不過沒消多久就放開了。他們畢竟還在機場外人來人往的接駁口,就算車窗玻璃上貼了褐色的遮光紙,到底還是不妥。

  王杰希在對方耳邊拋下一句耐人尋味的「回家再說。」然後就退回駕駛座去,轉頭看到葉修還在警戒地瞪著他,突地覺得有些好笑。他發動引擎準備把車駛離機場。
 
  「行李呢?」
  「要啥行李?」葉修反問。他又不是沒上對方家裡住過,生活所需都早準備著好好的,衣服也留了幾件足夠替換的在人那兒,基本也沒缺什麼非帶不可的東西──除了他的帳號卡和菸。葉修在王杰希的眼神恫嚇下乖乖地把叼上嘴邊的菸放下來,只能夾在靈巧的指頭間把玩著,然後默默搖上了車窗,邊說,哥來會情人難不成你還真要我牽條牛過鵲橋不成?
  言下之意,一輩子都放你那兒了,還需要帶什麼行李嗎?不過葉修當然不會這麼說。
 
  「算了,當我沒問吧。」王杰希懶得繼續跟他垃圾話,直接開車往回家路上去了。都說把牛牽到北京還是牛,換成他的情況,那便是把葉修牽到北京還是葉修。

  本性難移。可沒辦法,誰叫他喜歡。
 
 
 -
 

 
  「喂,」
 
  王杰希對於自己烏鴉嘴的本事感到有些頭疼,即便他並沒有真的說出來,稱之為烏鴉腦又覺得一股子噁心感。魔道學者又不是預言師,現在卻是真真實實地承受到報應了。「你特地跑那麼遠過來,就為了來我這打榮耀麼?」雖然是意料之內的事,並且也不是現在才如此。每次葉修來的時候,總要這麼上演幾回,正如王杰希所說,即便到了北京,葉修還是那個葉修。而那個葉修現在正吊起一雙慵懶的眼睛望過來,完全不為所動。「哥可是特地來陪你過七夕情人節,菸不給抽,現在連遊戲都不給打了?趕我回家不成?」說的話卻全然不著邊際。這貨才剛在他家安頓沒多久,幾個眨眼功夫就蹭上他的電腦了,簡直就像他來會的情人實際上是這部電腦似地。
  王杰希不過就吃醋吧。吃自己電腦的醋卻又聽著小家子氣又怪莫名其妙,一方面對於葉修此舉表示無奈。
 
  「既然是來過節的,那就把遊戲給關了。」
  「哎唷大眼你快來瞧瞧這捉喜鵲的榜單前十名都給興欣包了八個去,厲害不?」
  比較大的那隻眼睛貌似抽了一抽。「這段期間禁止碰菸。」
  「……你狠啊王大眼。」
 
 
  葉修默默地退出遊戲。雖然他可以繼續耍賴,不過畢竟還是挺瞭解王杰希這個人的。大部分時候這人對他頗為寬容,包括葉修對他外貌的嘲諷或者其他任何半刁難似的無理要求,這人基本上沒什麼怨言,甚至有時也會同他開些玩笑。不過葉修知道王杰希什麼時候是認真的,而這男人認真起來比誰都要固執,固執起來比誰都要難纏。他說再玩遊戲就禁止抽菸,那麼他就真的會說到做到。與其說是深諳對方性格,不如說是來自血淚教訓。
  其實葉修也並非真的就不打榮耀會死,但人嘛,總有那麼點兒犯賤作死的習性在,他不過就想逗逗王杰希、看他無奈地簇起眉頭,然後藉機拿他大小眼的缺陷說說事罷了。不過,用自己這幾天的民生必需(他指的當然是菸)來作賭注,這未免賭得特麼的大了點。聰明如葉修,決定還是別去挑撥王杰希的理性。
 
 
  「咱們一年才見幾次面,你忍心?」
  「常規賽主客場各一,打進季後的話還能再多添幾次。每年兩次表定情人節,一次聖誕節,另外加上春節和夏休。」以及葉修偶爾毫無計畫地突然造訪。
  「……你算得可真清啊王杰希同志,嫌太常見面就對了?」
  「當然不是。」王杰希呵笑了一聲,「這不是正在嫌少順便問你要不要乾脆搬過來跟我住麼?省得每年喜鵲們還要撐你那發福的體重。」
  「士別三日……不對,是三個月,你這張嘴倒越來越可惡了啊。」跟那雙眼睛有得拚。葉修不忘吐槽。
  「還越來越懂得怎麼取悅你,要不要試試?」王杰希挑起單邊眉毛,輕輕淺淺地一笑。
 
  葉修呸了聲表示否定。哪來的取悅,不管是言詞本身還是話中有話的另一種意涵,葉修都只覺得說是折騰他還來得比較合乎實際情況。正要回嘴,那邊王杰希已經走過來了,忽略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的話,光瞧這走來的氣勢倒是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有話好說啊君子動口不動手……呃、」又忽覺好像哪裡不對。正停頓,鋪天蓋地的溫度已經壟罩下來了。
 
 
  觀星的行程估計要泡湯。
 
  這不能怪他。王杰希在心裡暗暗地想,天上的神祇和眾星都尚且解不了相思,更何況他們身為凡人呢。
 
 
 
2014.08.0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