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584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一個驚喜 (王葉)


-
 
 
 
  「喂大眼兒,今年生日想要什麼驚喜?」坐在電腦前的葉修伸了伸懶腰往後傾仰,臉面朝上,吊起一雙略顯慵懶神態的眼睛沖著王杰希笑。他的電腦屏幕上開著淘寶頁面,毫不遮掩。
  「用詞不對吧?都給你問出來了還叫驚喜麼?」剛從廚房踱出來的王杰希答得平緩沉靜,兩手一邊一個端著兩只馬克杯,經過電腦邊時故意胡鬧似地把其中一杯作勢便要往葉修仰起的額頭上擱,結果被那人眼明手快地輕巧避過,嘴裡喃喃嘀咕了聲幹什麼呢你?還順便責備似地拍打了下王杰希的手背(也不顧裡頭的茶水是否差點兒溢灑出來)。王杰希頗不在乎地聳了聳肩,把馬克杯塞進了葉修拍過來後還未及離開的手掌裡。
  他低下頭,注視著淺褐色的茶面反光中映出自己的倒影,忍住沒去問王杰希這杯子裡頭裝的究竟是什麼玩意兒。
 
  作為在場上被稱頌如魔術師的男人,王杰希給葉修帶來過非常多的驚喜;而作為一個彼此相熟到幾乎每一寸髮膚每一門心思都瞭若通透的情人兼同居人,他所帶來的,就不僅僅只是驚喜而已了。
  同樣的,每次舉措都總是足以令全聯盟為之震撼的葉修,那可也是不遑多讓。或許他並不是個長於鋪就浪漫的人,但驚喜呢,重的不過是心意罷了。
 
  「參考著唄,又沒說百分百按你意思做。」葉修啜了口茶,溫度恰到好處地令他忍不住要懷疑王杰希還拿溫度計去量過了水溫──當然,只是比喻。那人畢竟不是張新傑。
  「……那還問做什麼?」
  「參考啊。」
  「……」王杰希沉默地盯著葉修,揣想對方究竟心裡頭打什麼鬼主意。小的那只兒眼睛彷彿在問你有什麼陰謀,比較大的那只則別具深意地說,既然你都開口問了,那我就直言無妨了吧。「──那麼,」王杰希幾不可察地輕輕勾了下唇角,不著痕跡地笑。他說,「想要你。」
  「……」這回換葉修沉默上了。多老梗啊王杰希大大!有點兒新意好麼?「你開玩笑呀?認真點,創意呢創意!號稱變化莫測的魔術師不帶這麼食古不化的吧?」
  「就要你。」王杰希淡淡地說,然後舉起杯子湊到唇邊,藉著喝茶的動作順便不動聲色地遮掩住嘴角無法抑止渲染開來的笑意。「參考著吧,我會期待。」說完,沒等葉修反駁什麼,他便轉過身緩步又踱回廚房去了。
 
  王杰希所言其實不算假,也並非玩笑或誇張,甚至不是敷衍。事實上,早在與葉修確定關係後頭一次兩人一起度過他生日那時,王杰希便針對葉修所問的相同問題給出了一樣的答案。他說,他已經沒有什麼其他想要的了。聯盟冠軍拿過,世界冠軍拿過,連全榮耀最最兇殘的BOSS都給拿下了。王杰希流露出淺淺的笑,說,他還有什麼遺憾呢?曾經想像著、夢著、努力追求著的,如今都擁有了。現在他唯一的願望也不過就是能繼續看著未來微草的茁壯,以及自己所重視的所有人都平安快樂,如此罷了。
 
 
 
  
 
 
 
  暖白的晨曦穿透簾子闖進來跌落在床緣,爾後躡手躡腳地爬上了王杰希的臉,他模模糊糊地轉醒,沒睜眼睛,意識還在夢和現實的邊境神遊。隱隱約約錯覺著彷彿睡了一世紀那樣長久,卻又似是才剛入睡。他仍在犯睏。
  前一晚十二點剛過,王杰希就用索要生日禮物為由,把葉修按著折騰了一晚上──其實也算是雙方都恰有此意,生日禮物不過是個讓他們暢行無阻需索無度的漂亮的包裝。他們戰到近乎彈盡糧絕才方止歇,甚至顧不上清理,相擁著便雙雙昏睡過去。葉修尤其難得,這回連事後菸也沒抽。
 
  王杰希向來起得早,可今天是真的累得厲害,正打算再睡會兒的,一陣炒蛋和油煎培根的香氣悄無聲息地摸進房裡,飄到臉上與他鼻息交纏時竟突地像是聲勢浩大的交響樂,分分鐘便要把王杰希擾得瞬間清醒。
  他本以為自己仍在做夢,一個因為與現實情況過分相悖而令人難以信服的夢。他轉身往床的另一側探去卻只捉到了一片冷清。
 
  葉修不在。
 
  王杰希翻身而起,瞇起眼兒打量這個理應不會在翻雲覆雨一夜過後的隔天出現的情況。前一晚胡亂四處散扔的衣服內衣褲等等都收拾乾淨了,遠處房門外陽臺的方向傳來洗衣機運轉中那種規律枯燥的聲響。床的半邊是空的,甚至已經微涼,可見那人起來已有好一段時間了。
 
  照理講,或者說按經驗,葉修這時辰應該還在賴床的。平常時候尚且如此,尤其昨晚又毫無節制地大戰好幾回合,枕邊人比自己起得早(還整理了房間,甚至可能正在外頭張羅早餐),這怎麼想都不科學。
  他大概還在作夢吧?王杰希晃了晃腦袋準備乾脆躺回去繼續睡,這念頭才一興起,馬上又被自己逐漸明晰的理智給搧醒。他又一次細細打量自己所處的空間,並且側耳聆聽門外廚房那頭傳來的疑似正料理早餐的聲音。
 
 
  重點是,葉修不在。
 
 
  王杰希這回是真要徹徹底底地清醒了,他努力回想著昨晚究竟是做得不夠賣力以至於葉修一早還有這樣的精力和閒心給他來一記精神攻擊,抑或者因為做得太賣力太激烈而讓對方不小心撞到了頭順便撞出個人格驟變。
  他草草梳洗完畢套上乾淨衣服便出去了,甚至不必循著食物香味便徑直往廚房邁去。
 

 
  「……你沒事吧?」王杰希皺著眉頭看向眼前這幅打同居以來他從沒見過的光景,剛睡醒的一雙大小眼於是差異又更明顯了。他交抱起雙臂站在廚房門口,語氣不見玩笑地問,「昨晚不小心撞了腦袋了怎麼也不說?」──呃、好啦,還是有點玩笑成分在的。
  「這說法過份了啊,你是在意有所指什麼嗎?」葉修繫著平常幾乎是王杰希在使用的圍裙,手裡俐落地翻著鍋鏟,帶起黃澄澄的炒蛋在平底鍋中央跳起一支輕快的舞蹈。「哥特地幫你準備的驚喜呀王大眼,稍微感動下?」他邊說邊轉過頭朝王杰希擠了擠眉眼,笑容像調侃又像真誠得好似能夠讓人動容……總之很複雜。如果不是這般足以令人嚇掉下巴的程度,怎麼叫做驚喜呢?
 
  譬如葉修對人的體貼其實一直都安靜細密,從不華麗鋪張或刻意屈就,又譬如像他的榮耀風格那般將計就計,遇什麼就反應什麼,彷彿沒有形體的風似地隨著碰上的地形調整、穿梭,順其自然地貼合融入在天地間。你未必會立即發現,可它就是存在。一直都在。
 
  而王杰希忽地瞭然,只要跟這個人在一起,日子裡每個哪怕再平淡的片段,都將是充滿驚奇。
  不是一個驚喜,而是千千萬萬個驚喜。
 
  一生的驚喜。
 
 
 
  生日快樂。
  我的魔術師。
 
 

 
寫於2014.07.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