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27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寫在你的手心上 (冰夏)


 
 
  那一天夏碎是掛著口罩來上課的,原本就沒太擅長透漏多少真實情緒的臉被遮掩了大半,此時更是令冰炎難以辨讀這位同班同學的表情。
  他去問他的時候,夏碎搖了搖頭,然後貌似艱難而語氣卻極其平淡地吐出了兩個字:感冒。
 
  啊,多麼理所當然。
  夏碎那雙露在外頭沒被遮住的漆黑瞳仁甚至流露出有些奇怪的神色,好像在困惑自家搭檔怎麼會問這種蠢問題。
 

 
  「原來你會感冒啊。」冰炎感嘆。他印象裡的藥師寺夏碎一直是個注意養生的人,生活品質也講究得很,簡直像是年紀輕輕就直接過上養老生活似地。
  噢,他當然會感冒。夏碎想,自己怎麼說也是人類啊。真要計較起來,冰與炎的殿下感冒才更像是轟動的新聞吧。
 
  夏碎偏了偏頭,看起來若有所思。
  爾後他攤開左手手掌,伸出右手指了指掌心。
 
  「吶、冰炎,手借我。」微啞的嗓音彷彿要證明自己方才所言不假一樣。

  「做什麼?」他揚起眉毛表示狐疑。
 
  冰炎不明白夏碎的用意,卻依舊下意識地仿著對方做出攤開手掌的動作,沒料卻被那人扼住了手腕,在他的手掌上寫起字來。冰炎感到夏碎的指腹在他掌心上彎彎繞繞地行走,指甲搔刮出淺淺的、令人難耐的癢意,這才發現對方的指節末梢是微涼的。他的手指纖長而細軟,好似此刻冰炎只要稍一收掌便能將之掐斷。
 

  「……啊喂,別在我的手上寫字。」冰炎掙了下,夏碎則無聲地笑著,繼續自顧自地屈展著指尖在對方手心上點水般地划行。他無奈,最後終是像平常一樣由著對方去,剛才象徵性的扯動手腕倒也沒真的使力要掙脫。
  他的搭檔總有許許多多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的行徑,而且異常執著。倒不是說奇怪(事實上有些還真的是挺奇怪的),就是不懂他那些行為背後的意義或思路罷了。
 

  夏碎的指尖是微涼的。手掌上被劃過的地方卻是一陣錯覺般的燙。
 
 


  一直到了高三,冰炎才偶然從同樣是國中部直升上來的班上女同學口中聽聞,國三時曾短暫在女生之間流行過的一些實際上並無作用的小魔法。
 
 
  『──據說在手心上寫字,心意就能傳達給對方。』
 

  後來,那天下午冰炎一直以一種奇怪的目光打量夏碎,而在他投來疑惑的眼神時,冰炎決定還是不要告訴那人,其實他都知道了。包含當時對方那個看似只是玩心興起的無聊舉動代表什麼意義,以及,那個時候夏碎在他手心上寫下了些什麼。
 
 
 2015.04.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