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深處

關於部落格
  • 22584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Your present (喻葉/R18)

  
喻葉 / Your present
 
 
  喻文州今天提前結束了工作,比往常早了半個鐘頭打卡下班。同事問起的時候他笑著答,因為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他一整天都心情很好的模樣,幾個女同事嘰哩呱啦地說,是什麼結婚紀念日或老婆生日吧。喻文州喊了聲賓果,眉目溫柔。辦公室裡登時哀嘆聲此起彼落,喻文州也沒放在心上。
  回家前他繞路去了趟電子用品專門店。前幾天葉修說他的鍵盤好像有幾個鍵兒按起來不是那麼順暢,害他在競技場不小心被黃少天砍掉了幾滴血皮。其實也不是多大點兒事,估計向喻文州告狀好陷害黃少天的動機要更多一些。堂堂葉神,哪能被區區鍵盤卡殼給限制住。虐菜還是沒問題的,他單手就能扛住,一邊還能做其他事情。而即使對手是黃少天,也不過就是應付起來辛苦了些,不至於真的完全束手無策沒力抗衡。
  雖然鍵盤的事只是隨口一提的,細心如喻文州依舊記了下來。另一個層面來說,算是順便給葉修下點兒心理暗示吧。最近他老覺得越來越無法忍受看到或聽到葉修和其他人太過相好,即便葉修本人並沒那個意思,但放喻文州眼裡自然是有些吃味的。

  當年差不多時期的選手相偕退役,各自有了其他工作或生活,去到了不同地方,但偶爾也會回頭打打遊戲。像喻文州這樣退役後被聯盟延攬作開發或行政的畢竟少數,也不是人人都能同葉修那樣每年被徵召去帶隊出國征戰。沒了職業比賽,網遊就是這些還留戀榮耀的退役選手們最後的歸處。
 

 
  你昨天很晚睡呀,刷紀錄還是野圖?某次喻文州邊張羅晚餐一邊漫不經心地問。他白天要工作,朝九晚五偶而加班,時常是比葉修早睡下,隔天又早早起床出門上工。規律是必須的。雖如此,枕邊人的生活作息他還是相當清楚。喻文州也有試著強制葉修調整為較正常的作息時間,成功的機率大抵一週三天——那已經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功績了。
  喔,昨天看到王杰希在線,就喊他一起帶新人下本,後來老韓和張佳樂他們也上了,大夥兒一起去了jjc。葉修不以為意地說,邊幫著把蘿蔓葉剝開來泡進了滿水的菜盆裡。然後沐橙她……喻文州你在不高興什麼啊?葉修感覺到旁邊那人停滯的動作以及拋過來的安靜目光,頓時覺得有些好笑。
 
  我只是在想我是不是太少陪你了,稍微自我反省了一下。喻文州淡淡地說,伸手關滅了瓦斯爐。
 
  察覺身後有熱度靠近,葉修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按在了流理台上無路可退,原本濺在台子邊的水漬攀上了他的長褲,弄得深深淺淺一片。之後自然是很落俗套地幹了個爽。
 
  媽蛋!
  再也不要跟喻文州一起煮晚餐了。
 

  這是題外話。
 

 
  -
 


 
  華燈在夕陽徹底褪去前陸續綻放。
  喻文州到家的時候在玄關發現一雙有些眼熟的男鞋,然後屋裡就傳來黃少天的聲音。他的說話方式太有鑑別度了,哪怕不是曾在藍雨同他朝夕相處過多年的喻文州也任誰都能輕易認出來。
 
  少天。他轉進客廳打了聲招呼。
 
  隊長你回來啦!正等你呢。老葉生日我來快遞個禮物順便看看隊長你過得好不好,沒被這傢伙氣掉半條命吧?——啊喂,那邊那個骷髏是我先看上的啊葉修你混帳!!!
  葉修沒理會黃少天的怒目瞪視,轉過頭對喻文州說喲回來啦,旋即又專注回遊戲裡。

  嗯,回來了。喻文州到房間脫了外套掛妥後才又拎著提袋走出來,沒幾步遠的距離而已,還是能把那些小學生似的吵鬧都收進耳朵裡。正好,葉修,我給你買了個新鍵盤當禮物。

  哎唷隊長你對這貨也太好了吧!黃少天插話。——臥槽,S牌的啊!連本劍聖都還沒用過!

  上次葉神說他鍵盤不大好使所以和你pk不是那麼痛快,要不現在就換上打一局?喻文州顯得比收禮的葉修本人還要躍躍欲試。

  我靠葉修你也太無恥!隊長你信我呀絕對是老葉那傢伙不安好心陷害我來著!大人務必明察啊!!!黃少天哀號。葉修涼涼地接話,說哥就是按鍵鈍了照樣能虐你。

  來一局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喻文州微笑。
 
 
 
 


 
  善書者不擇筆。
  事實證明鍵盤確實並不能削弱葉修本身的實力,也畢竟不是高強度的職業賽場合,沒必要太過分講究。倒是換上了喻文州帶回來的新鍵盤以後,葉修還真的以如虎添翼之勢狠狠地虐了黃少天一把,逗得喻文州格外開心。前藍雨副隊長一把一鼻涕一把眼淚地表示心寒。
 
 
  文州我服了你了,居然真搞了個鍵盤回來。我那時隨便說說的你當真呀?
  送走黃少天後葉修點了根菸深吸一口。平常喻文州管得緊,今天倒沒怎麼表現出要阻止的態度。想來是生日壽星最大的緣故吧,偶爾的縱容是可以被寬恕的。

  嗯?不是你說之前那個有點兒卡的麼。如何?S牌的新產品,喜歡嗎?喻文州從葉修取出一支菸後就奪走了整個菸盒,收下對方怨氣橫溢的眼神時一邊說:這是今天的第六根吧?已經超額了。
  我去,你怎麼知道!裝了攝影機哈?葉修一陣惡寒。
 
 
  對了,鍵盤什麼的,下次別浪費這個錢了吧。
  又沒有多少錢。喻文州笑。不如收下我怎麼樣?無價。

  ……。葉修保持沉默未置可否。
 
 

  喂——你強迫推銷啊我沒有說好吧!
  售後不退啊。喻文州再次奪走他抽不到半截的菸,捏住他下巴準確地吻上去。
  菸灰缸距離得太遠了,在茶几上以他現在姿勢也伸手無法觸及的位置。算了。他想,隨後直接把菸蒂扔進了剛才給黃少天盛茶的紙杯裡。
 

 
  你剛剛有沒有放水啊?用舊鍵盤的時候。喻文州離開他唇邊後轉戰到耳緣,濕熱的氣息吐在脆弱單薄的頸側皮膚上。唔——葉修微微抖了一下,咬著下唇回答:放水屁,哥是有職業素質的……啊。喻文州在耳邊輕聲笑著。
  葉修身上有很多敏感的地方,這點在他們多年前第一次滾上床單的時候喻文州就彷彿研究對戰地圖一樣把他全身給探查得七七八八了,甚至在之後的幾年裡不斷開發新的領域,像埋戰術伏筆或打理自家環境一樣把他的身體整得更符合期待。喻文州的手探進葉修褲裡撫上他大腿根,不直接進行重點攻擊,而是繞著周邊不緊不慢地磨,感受自己的每一個舉動從對方身上所帶出的震顫與喘息,最後化作細密黏稠的水流從山頂的谷口溢出。
  喻文州以跪著的姿態俯身去親吻葉修的私處,虔誠裡隱約又帶了點背德的煽情。葉修整個腦袋卡進了沙發椅墊和扶手之間的夾縫,好在材質足夠柔軟,他難受地使勁往上蹭也不至於傷到頭。只有在喻文州冷不防地含著頂端重重吸了一口時,他才沒忍住地用力嗑得額角發疼。
 
  嘶……你輕點……
 
  葉修不滿地發出抗議,雖然和著甜膩呻吟的警告並沒有達到多少嚇阻作用。喻文州撐起身子回到上頭,手卻仍在下方作怪,勾著指節搔刮某處的裂口,漫流而出的液體幾乎把他的手指給打濕。電流一般的快感此刻又像千萬螻蟻,在喻文州的一個指令下便四處騷動肆虐,不只在他下腹,甚至沿著脊髓柱大舉攀爬至腦腔,把他的理智給啃食殆盡,留下密密麻麻的癢和空虛。
  喻文州的手還摁在葉修其中一個敏感點上搓揉,時而前後擦動時而又繞著圓心畫圈,有時使力戳壓有時則力道輕得更加折磨人。被他拉開來按在兩頭的腿大張成令人倍感羞恥的姿勢,小腿肚則時不時蹭上喻文州的腰,腳趾蜷曲著在沙發上軋出深深的凹陷。喻文州俯視著身下的葉修,他張著口呼吸時聲音帶喘,眉頭幾乎皺成一團,眼神籠了層氤氳,繃著的頸線上喉結微幅滾動,全身一抽一抽地,最後在小腿太過使力掙扎而突然痙攣的過程中不可自制地叫出了聲,分明是菸嗓卻柔軟又帶甜。
 
 
  舒服對吧。喻文州再次俯身到葉修頸窩,唇齒流連於潔白卻散佈零星牙印的鎖骨,同時間在下方的洞口放入了第三隻手指。親愛的葉修前輩,沒有人比我更懂你了,只有我能夠讓你這麼舒服呀。他無比自信地說。
 
  ……你敢就這麼進來,以後就都休想。葉修仰頭瞪著壓住自己的男人,眼角發紅。
  潤滑的話上次做完後就放在浴室裡,忘拿了。我想咱們現在的情況是撐不到那裡的,不如你再更濕一點?
 
  ……
 
  沒問題的,別擔心,不會疼到你。交給我就行了。
 
 
  ……個屁。葉修悔恨不已。在他打算踢擊對方腹部的時候被輕而易舉地捉住了腳踝,抬到了那人肩上架著。到這裡就沒法兒回頭了,喻文州的東西已經堵在了他上頭。其實早就沒辦法回頭了啊。葉修在意識恍惚間突然想。不論怎麼疼痛,他終究是甘之如飴的。
 

 
  放鬆點,葉修,我要進來了。喻文州柔聲地安撫他。
 
  你今年的生日禮物,現在馬上全部交代給你。
 

 
 
2015.5.23 End?
 
 
 
考完英文檢定覺得累die,即使如此還是在回家的過程中割了腿肉(X
原諒我爛尾,我真的相當不擅長QQ
 
 
 
※補個後話:
 
  前輩喜不喜歡今年的禮物?
  是在說鍵盤還是你?
  我。
  嗯,鍵盤還不錯。
 
  ……
 
 
  ——靠,喻文州你滾一邊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